遼寧省撫順教養院吳偉等歹徒的犯罪事實(圖)



惡警吳偉
【明慧網2003年12月21日】吳偉,男,46歲。2000年底至2002年6月撫順教養院非法關押了40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女隊200多人。在此期間院長黃煒指使他對大法弟子只要能達到轉化的目的,使用甚麼手段、酷刑都行(後得知黃是接到了江澤民的「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一時間撫順教養院陰雲密布,種種人間慘劇在這裏上演,大法弟子以血肉之軀堅強不屈,吳偉等惡徒製造了一幕幕慘絕人寰的悲劇。

2001年2月的一天,剛剛被關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齊彩梅抵制灌食,這時正趕上吳偉上班,他見狀氣急敗壞地撲上來,對其進行電炮襲擊,左右開弓,齊的左眼眶當時就青腫起來,眼裏充滿了淤血,嘴唇被牙墊破,冒出鮮血,隨之嚴管班女惡警石青雲等三人蜂擁而上,將其打倒在地。

2001年4月末已絕食80多天的劉豔芹被吳偉叫出去,逼迫她吃飯,劉不吃,吳惱羞成怒,把劉打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劉的頭部,把劉踢出十多米遠,劉被踢得鼻青臉腫,這還不夠,他又指使陳凌華(女隊指導員)找來十二名背叛大法的惡人用板條輪番打劉豔芹。劉豔芹先後兩次被綁架進教養院。第一次迫害很重,在女號六班不讓她睡覺,把她兩胳臂背過去使手、臂、朝上背貼牆, 頭朝下倒控靠腳、胸緊貼腿, 兩腿繃直靠緊。(稱為「開飛機」)劉豔芹共被飛了六天六夜,被打得遍體鱗傷。第二次劉豔芹遭受灌食的迫害。

2001年4月,在惡警吳偉的迫害下,望花大法弟子回麗娟被罰蹲一宿,第二天又把回麗娟雙腿雙盤用繩子綁上,整整捆十二小時。見其不妥協,又叫來兩惡徒把回的雙腿用皮帶勒緊,同時把頭按下使上身和腿貼緊,再用椅子把她的腿和上身擠在牆上,雙手直立貼牆。用人摁住,十幾分鐘後回的胃水都嘔了出來。兩天後見回麗娟仍不放棄信仰,惡警陳凌華先唆使三十多惡徒毆打她,並唆使惡徒宋長女用鋼針猛紮回麗娟的十個手指和腳趾。最後惡警陳凌華拿三根高壓電棍,一根電胸前,一根架在脖子上不拿下來,一根電全身。就這樣回麗娟在撫順教養院被酷刑折磨十五天。

2001年4月,葫蘆島大法弟子姚彥會,27歲,大學畢業,遭酷刑折磨。在李永梅分管的六班,天天被長時間體罰,在迫害的第四天,被勒著雙腿懸空吊在二層床上四個多小時後致殘。被人背回男隊。從此以後姚彥會在院裏架著雙拐走路。

大法弟子梁素雲,三十多歲,未得法前愛人在單位一次意外事故中身亡,梁承受不了失去親人的痛苦而精神失常,在這種情況下得法,身心受益,精神恢復了正常,與女兒相依為命,靠拾破爛生活。大法受到迫害後,當地派出所幹警以翻書為名進屋抄家,見床下有3800元錢,拿著就走,至今未還,去要也不給。2001年4月 把梁送到教養院強制洗腦。梁被送到王凱分管的二班,有二十多人用帶釘子的木板打她一宿,打到之處,血流如注。手臂全部青腫,頸椎不能動,長髮被揪得凌凌亂亂,第二天惡徒向惡警請示彙報迫害進展情況,惡警請示吳偉,吳偉聲稱要一鼓作氣「拿下」梁。第二天晚上又開始對梁瘋狂迫害,不往好的地方打,專門對著腫得老高的手臂、手背上打 。梁素雲後又去北京證實大法,最終在撫順拘留所被迫害致死。

同年四月,大法弟子宋秀香被三樓嚴管班惡徒騎在身上亂掐亂擰,有撓腳心的,有擰腳的,全身擰個遍,在宋休克後,惡徒還在迫害他。同時大法弟子李淑英、葉旭霞、王紅、季亞宣、金桂珍、肖會葉等都遭到同樣的迫害。王紅因和外地學員說了一句話被管教趙素芹抽了十幾個耳光,罰了二天二夜面壁站著。殷豔娟因絕食抗議對其迫害,被惡警用鐵鏈索抽得體無完膚。大法學員們制止,他們卻說:「打你們隨便,上邊有令,怎麼打不算錯。」一些二十出頭的小幹警剛結束學生時代,卻親眼目睹惡警們的言傳身教,也跟著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2001年11月大法弟子史金玲開始了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吳偉拉到庫房用電棍電她的雙唇,邊電邊問:「吃不吃?」直到把史的嘴唇四週電起泡為止。為了掩蓋其惡行,把史送到男刑事犯的小號進行封閉式的迫害。把史的雙手扣在鐵欄杆上,被迫站了幾天幾宿每天還拉出去強制灌食,第一次左上大牙被刑事犯用螺絲刀撬掉,第二次灌食刑事犯怯手,教養院獄醫羅大夫開始撬,把右上大牙撬掉。灌食期間五、六個刑事犯罩住她的頭抬出去。11月的東北天寒地凍,站了幾天幾宿的史金玲被刑事犯用涼水順著脖子往身上倒,全身從裏到外濕透了,這時男惡警又用高壓電棍電擊他。

2001年12月大法弟子在教養院集體煉功,喝酒喝得搖搖晃晃東倒西歪的吳偉,進屋就把張志芹從二層床上拉下來,拽進辦公室,用板凳砸張志芹的頭部、腰部,直到把凳子腿打折了,一旁的小幹警嚇壞了,怕出人命擔責任,上來拉。失了控的吳偉仍然邊打邊說:「我瞅你就來氣,就你帶的頭,我今天非把你打到太平房去,看誰能把我怎樣。」體格健壯的農村婦女張志芹被打得暈死過去,後被送到第二醫院拍片、治療,治療半個月後,張志芹腦部有軟塊,人總是精神不起來,目光呆滯。腰部被打得直不起來。此事引起全體大法弟子絕食抗議,驚動了司法局。心虛的吳偉說:「以後再也不打大法弟子,個個堅硬似鋼。」

盤錦六名女學員在撫順教養院七天之內被以種種酷刑折磨,違心妥協後,才被允許睡覺,第二天又全體聲明不轉化,氣得吳偉發瘋地猛踢正在受體罰的石亞琴:「我叫你反彈」。接下來她們面臨的又是新一輪的迫害。當她們轉押回盤錦的時候,盤錦來的管教看到她們被折磨的慘相,都止不住地流淚了。

2001年2月在撫順教養院男隊,惡警姜永楓唆使張國清等惡徒對大法弟子袁鵬進行瘋狂迫害,強迫其「飛」。同時摳肋骨、抓小便、毒打、撓腳心。

2001年12月吳偉把男號「轉化」不了的朝陽大法弟子60來歲的高級工程師賈清貴劫持到女號,用各種酷刑折磨7天,頭腫的很大,滿臉青紫,眼睛腫的成一條縫,甚至連續24小時行刑(受吳偉唆使的主要兇手陳桂鳳,吳偉曾當眾許願,答應陳解教後雇佣她,每月500-600元,陳已遭惡報,於2002年10月暴死其朋友家)。男隊隊長惡警姜永楓見賈在酷刑下未放棄信仰, 認為是其撈取政治資本的機會來了。下狠心想在一夜間將賈「拿下」,專門找一房間,安排一群惡徒對賈進行迫害,。姜永楓安排後就與其他惡警們去喝酒。賈被打的吐血,一幹警見狀怕出人命上前制止,惡徒們仍不罷手。

2002年5月大法弟子劉敏煉功,被吳偉從三樓一直拖到一樓嚴管班。

2002年五一長假期間,30歲的大法弟子張傳文等三人準備越獄,當時是晚上十點多鐘,地上又是亂石一堆,三位大法弟子一個接一個跳下來,牆外還有一個兩米多高的圍牆,此時只有一個跳出圍牆,張傳文、楊玉琛來不及走,被管教發現,吳偉逮住張傳文把她的雙腿一字劈開,只聽「喀」的一聲,此後她的腿不能行走。管教還用電棍猛擊張的頭部,頭被電得不停地往起彈,下巴往下流血水。其狀慘不忍睹。她和李力被雙扣在一起,沒有被褥,睡板條,在陰冷終日不見陽光的小平房整整凍了一個月。提審一次打一次。李力、張素迎在這次迫害中也遭遇了和張一樣的迫害。李力說:「蒙上眼睛,不知有多少腳在踢,不知有幾根電棍在電,不知臉上挨了多少電炮,就連羅大夫還上來給兩拳,正中眼睛。」

張素迎,女、59歲、被男管教打倒在地,惡警把衣服揭開,露出肚皮,用電棍在肚子上劃格,另一男管教電擊臉部,電得像大頭人似的。把她雙手背扣用繩子五花大綁捆在椅子上,一夜之間手腕被扣子勒進一個深深的大坑,嚴管班四平方米的小屋,沒有窗戶,南北兩個監控器,吃飯、大小便都在屋裏。嚴管班的隊長是流氓惡棍劉寶才,這人邪惡狠毒,毫無人性,秦清芳、關豔、王洪、李力、馬雲香等人多次被他酷刑折磨。

吳偉還把他的流氓哥們王軍叫來充當打手,擔任副隊長,再加上劉寶才、劉鳳彬等人為虎作倀。吳偉不僅在工作中嗜酒成性,在生活上也腐化墮落。

吳偉現當上撫順羅台山莊洗腦基地主任。遼寧省劫持了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基地封閉式的洗腦迫害。吳偉又以每月400多元的工資及轉化獎金為誘餌,網羅了一些幫兇每兩小時一換班,晝夜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

目前,江澤民在多個國家被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 告上國際法庭,其幫兇中的劉淇、趙志飛和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已被國際法庭宣判有罪,現出國隨時可以被逮捕。在此正告吳偉及其幫兇停止犯罪行為,不要做江氏集團的殉葬品,殘害自己的家鄉父老。

吳偉:0413-2640713(宅)
吳志興(吳偉父):0413-2625629(宅)
曲級紅(吳偉妻)工作單位:撫順發電廠計劃處
發電廠總機 0413-2507777
曲級紅計劃處電話:04132507611
地址:撫順市新撫區西三街19號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1/62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