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陸勞教所不法幹警也將面臨海外刑事訴訟

附被告人之一北京新安勞教所第三大隊長焦學先部份犯罪事實

|

【明慧網2003年12月21日】近日一批中國大陸勞教所的幹警被告上德國法庭。這是大陸勞教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不法幹警首次面臨海外刑事訴訟。

柏林時間2003年11月21日,德國柏林刑事律師沃爾夫崗-卡萊克(Wolfgang Kaleck)受德國法輪大法協會及來自德國、中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及愛爾蘭的40位法輪功學員的委託,向德國聯邦檢察院總檢察長提交了對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等中國官員針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虐殺罪及嚴重人身傷害罪等的刑事控訴。被告人名單由「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提供。

這次在德國的訴訟有如下幾個主要特點:

一,此次為刑事訴訟,如被告的罪行被判成立,那麼所涉及到的就不是金錢賠償的問題,而是德國法庭發逮捕令,如被告來到德國,就將面臨坐牢的命運。如果罪名成立,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面臨的裁決可能會是無期徒刑。

二,此次原告的人數頗多,且具有不同背景,其中有曾去天安門請願,被中國警察虐待的法輪功西人學員,有在中國勞教所親身受到迫害的中國學員,也有為在中國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關押的親朋好友提出訴訟的在德國生活的中國及德國學員。各原告對所提訴訟均有確鑿證據。

三,這是1999年7月迫害發生後法輪功學員首次在海外控訴具體實施犯罪行為的中國勞教所的管教人員。在該刑事訴訟中被控犯罪的除江澤民、羅幹等發動迫害的主要責任人外,也包括具體實施犯罪的如北京新安勞教所第三大隊隊長焦學先(女)等勞教所的管教人員。

四,原告還向聯邦檢察院提交了818個在中國因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每一個都有被迫害致死的詳細經過及直接責任人的姓名。每一個案例法院都可能進行追查;所有參與的直接兇手都可能受到刑事追訴。

對於此訴訟案,德國法輪功學員鄭女士表示,很多中國大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認為他們所做的事是遵從上級的指令,因而不需承擔責任。但事實上,除了迫害元凶江澤民,那些不遺餘力的追隨者們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們的罪行都有詳細的記錄,不可能永遠逍遙法外。本次訴訟也是對所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追隨者們的一個警鐘,如果不及早懸崖勒馬的話,他們遲早要面臨法律的制裁。

為法輪功學員代理此訴訟的律師沃爾夫崗-卡萊克因曾為受阿根廷軍事獨裁迫害的德國受害者辯護而聞名。那個案件經德國檢察院偵察,德國紐倫堡地方法院已對包括阿根廷前國家主席在內的三名阿根廷前獨裁者發出逮捕令。

隨著海外各國訴訟案的開展和深入,將有更多的具體執行迫害的人員被告上海外法庭以至中國法庭。


附錄:被告人之一北京新安勞教所第三大隊隊長焦學先(女)部份犯罪事實

據信,曾在德國學習六年,後於2001年1月在北京因散發法輪功傳單而被判兩年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熊偉目前就被關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第三大隊。下面是一部份在明慧網上披露的被告人之一焦學先所在的北京新安勞教所第三大隊和她本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例。

人身侮辱,酷刑折磨
2001年2月20日左右,鄭立彬、周根正、鐘洋等10餘人在北京學法交流時被特務跟蹤,警察開來多輛警車將他們強行拖上車,套上頭罩,秘密押入安全局看守所,用殘酷的暴行逼迫大法弟子說出所謂的組織者。警察們將大法弟子互相隔離,每人一屋,24小時捆綁在椅子上,並從北京市女子(新安)勞教所調來幾名警察(勞教所所長李靜(男)、隊長焦學先(女)等三人)和幾名「幫教人員」。白天,焦學先身為女性人民警察,不知廉恥地命令「幫教人員」往大法弟子的身上、衣服裏、鞋裏、屁股下等處塞污衊大法的紙條,進行精神刺激,從早到晚逼迫大法弟子聽造謠的鬼話,不聽就拿書抽打。焦學先經常對男大法弟子說一些不堪入耳的流氓話;晚上,李靜喝得醉醺醺的,手提數根電棍,開始電擊大法弟子,慘叫聲不絕於耳。連續很多晚上都是如此。酷刑使包括鄭立彬在內的許多學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助長邪惡,正邪不分
2002年的一天上午,天氣很冷,焦學先,把三大隊的學員全拉到操場上織毛衣。將近四個鐘頭後回宿舍,看到三大隊三班的房間裏一片狼籍,滿地雞骨頭,滿地都是水,五個叛徒圍打陶學玲,暖氣被打漏。學員陶學玲的胸腹部被打壞,不敢呼吸;陰部嚴重損傷,長時間上廁所困難。但是打人的張述、張翠芬、韓繼偉、姚明明等人都被勞教所「表彰」,減刑提前解除教養。

性侵犯,禽獸不如
2002年4月的一天半夜一點鐘,管教人員關閉了所有樓道的鐵門,焦學先和霍秀雲及五六個打手毒打女大法弟子郎東月,它們扒光郎東月的衣服,拳打腳踢,棍棒交加;並用牙刷對郎東月進行性摧殘,把牙刷捅進陰道,亂挖亂鑽,極盡使郎東月痛苦;警察吃著餅乾把渣滓吐在郎東月身上,焦學先穿著高跟鞋拼命的跺郎東月;它們還在郎東月的身上寫滿了辱罵大法弟子的髒話。

利用同性戀的普教對大法弟子耍流氓,大法弟子反抗呼喊,卻要大法弟子出錢賠驚嚇費。

傳播疾病,摧毀意志
不給得了疥瘡的學員隔離和消毒,反而扣留新關押進來的學員的床單和被罩,警察們利用這種形式從中謀取利益。出所勞教人員的舊的已感染各種皮膚病的被罩床單和勞教服在所裏反覆使用,使得嚴重的疥瘡在隊裏蔓延。同時警察又利用這種不至於傷及生命但卻能折磨人的手段,達到精神意志上的摧毀。有的班有半數以上的人得了疥瘡,深夜刮皮膚的聲音此起彼伏,渾身像爬滿了蟲子般夜不能眠。

威脅恐嚇,強制轉化
2001年2至3月間,中國科學院地理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李寶慶,64歲,被中國科學院地理所黨委綁架去北京市新安勞動教養所,被迫參加中共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簡稱黨工委,下同)非法舉辦的第三,四期洗腦班。中隊長焦學先2001年2月6日威脅他:「進了這個班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對拒不轉化的可以直接送勞教所、送監獄;被勞教、蹲大牢也必須轉化,不轉化別想出去,沒有刑滿釋放那一說;法律和程序對法輪功不起作用,國家對法輪功實行特殊政策等等。」

精神折磨,強制洗腦
陳穎,原北京法輪功學員,現在法國學習,她在明慧網中發表的兩篇文章中透露了從2000年11月到2001年11月,她在北京新安勞教所三大隊所經歷的真實情況。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8/58393.html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7/54469.html
在題為「見證人談電視劇《生命無罪》顛倒黑白─ 我所經歷的北京新安勞教所的真實情況」的文章中陳說:三隊……普遍採用「熬鷹」的刑罰剝奪睡眠。剛被綁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只要不妥協就休想睡覺……不轉化不讓她們進入寢室,多少天一直待在大廳、筒道或水房裏……。再不放棄信仰,就罰蹲、罰站、罰飛,或讓被洗腦的邪惡幫教打她們;還不妥協就讓吸毒或賣淫的犯人毆打,犯人們打人很黑,都往要害部位打。最後警察就把堅定不屈的大法弟子送進集訓隊(籠子)。」

在題為「北京新安勞教所在野蠻洗腦中助長假惡鬥─ 一名曾被洗腦的學員的懺悔」中陳敘述了其目睹的三隊迫害大法弟子張亦潔的具體過程。「當時專門騰出一間房間,警察為了讓張亦潔失去時間概念,把窗簾關閉,房間門上的窗戶用報紙糊上,不得見光。用不停的洗腦、剝奪睡眠折磨摧殘大法弟子張亦潔。警察讓張晝夜坐在小板凳上,並輪流排班讓不同的因洗腦而背叛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不分晝夜的和張亦潔談話或陪她看錄像,目的是不讓她睡覺。這種看似非暴力卻非常殘酷的精神摧殘,是生死不如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由於張長時間坐著,使雙腿水腫,按下去有坑。張實在是太疲倦了,坐在小板凳上睡著了,警察就讓我們把她叫醒,不讓她睡。目的就是要在她迷迷糊糊的情況下強迫寫保證決裂。而且值班警察每隔15分鐘過來看一看。」

種植仇恨,毀滅人性
關於勞教期間被強制洗腦,陳穎寫到:「在欺騙的宣傳和強制的灌輸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編造的欺世謊言的一幅幅血淋淋的圖片的洗腦過程中,我的精神崩潰了,變成了邪惡利用的工具。我在整個勞教期間被強制洗腦灌輸的全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憎恨「真善忍」的邪惡思想:如「和法輪功的鬥爭是一場長期的艱鉅的你死我活的鬥爭。我們要把這場鬥爭進行到底。來到勞教所『轉化』了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強行『轉化』。」等等。殘酷洗腦後,我的思想中充斥著邪惡編造的謊言,××黨採取一貫在歷次運動中運用的挑起群眾鬥群眾,利用我們內心僅存的愛國情緒,在我內心強制種植下了仇恨。樹立靶子、樹立敵對對像,利用我們心中的善念,排除異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用強制洗腦給我們灌輸打人、殺人的思想,讓我們去迫害自己的同胞,他們所謂的「春風化雨」其實都是毀滅人性的「血雨腥風」。 我和張亦潔無怨無恨沒有過節,當時我怎麼會恨她呢?這正是邪惡洗腦、強制灌輸的結果。洗腦造成我整個人格、心靈的扭曲,行為受到魔性思想的控制,可怕至極!」

挑撥是非,造謠恐嚇
一個班如果有「反覆的」(被迫妥協後又聲明重新修煉的),這個班就要單獨延長洗腦時間,並強迫班裏每個人說出對這事的看法。警察焦學先懷疑每一個人,並在其中挑撥是非、造謠恐嚇,讓學員之間互相不信任,促使每一個人都孤立起來,巨大的壓力、隨時的逼迫,使得大家極少敢互訴心聲,哪怕是悄悄的。

利用親情,顛倒黑白:
焦學先利用學員張亦潔的一對雙胞胎兒女的來信和探視逼迫張。焦學先利用她女兒在學校的壓力、同學的不理解和學校不讓家裏有煉法輪功的學生當幹部和入黨,以及她女兒心裏對母親的不解和困惑,來打擊張亦潔。還有張亦潔的兒子因母親非法勞教壓力很大,情緒低落,學習也受到影響等等因素來對張亦潔施加壓力。焦把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而產生的後果說成是張亦潔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造成的,從而強迫張改變信仰。

經濟迫害,是非顛倒
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有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黑屋子裏(門被報紙糊的嚴嚴實實的),並被猶大和吸毒人員殘酷折磨。一天中午黑屋子裏突然傳來一聲慘叫。這一聲突然的慘叫使得一位原本被迫害身體虛弱的大法學員齊××精神上受到刺激住進了醫院。焦學先不僅不懲罰打人者,反而在大會上宣布,讓荷花的母親付齊××的住院費。

勞動剝削,精神控制
在三大隊,一有上邊來檢查就要迅速把給警察賺錢幹的活藏起來,可見這活是見不得人的東西。長時間的強迫勞動和洗腦,讓人始終保持緊張和疲勞狀態,沒時間思考。

掩蓋事實,厚顏無恥
三大隊還經常把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關進勞教所團聚樓進行非人的折磨。警察焦學先、霍秀雲、槐姓警察指使吸毒犯人以及猶大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而它們則在旁邊發出狂笑,說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它們還強迫大法弟子長時間圍著操場跑步,長時間不讓睡覺,長時間站立或者蹲著等。焦學先無恥的聲稱「這不叫體罰,是讓她們過分的勞累,大腦得到充份的休息,不胡思亂想。」

外國記者來參觀時,挑了高壓下妥協的人破天荒上了一次地理課,而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藏在了集訓隊。三隊還拆走了三分之二的床位以顯得宿舍寬敞整齊,那三分之二沒床的人被臨時關在了四樓。樓道及室內的地面讓學員趴在地上用洗滌靈和布擦得比吃飯碗還乾淨。現買了金魚和鮮花,參觀後沒幾天魚就幾乎死光了。

瞞天過海,心虛氣短
三大隊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各種各樣身心的迫害。但是在上級單位來檢查工作時,警察就威脅大法弟子要在調查表上填寫「好」、「文明執法」、「不體罰」等等。這時,它們的眼睛就賊溜溜的盯著每個人手上的表格,心中充滿恐懼。即使這樣,它們的一切惡事也在不斷的被曝光,不管勞教所表面的一切美化的再好,也掩蓋不住它們醜惡的行徑和它們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的事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