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風難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六)

吉林省法輪功受迫害情況紀實

【明慧網2003年12月17日】法輪功自1992年5月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吉林首次面向社會傳出,短短幾年,使千百萬修煉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中獲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歸正,給社會帶來了新的生機和希望。而這樣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卻因江澤民個人的妒嫉而遭到了迫害,酷刑及虐殺遍及大陸各地。

本報導旨在真實、客觀地報導發生在吉林省的迫害事實,使公眾對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義共同制止這場對無辜百姓的殘害。

本文內容:
1. 吉祥之地 殊瑞之光──法輪功從吉林省長春市首次公開傳出(圖)
2. 風雲突變 吉林遭劫──10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3. 省委官員親臨督陣 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大開殺戒(圖)
4. 117名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 一對姐妹相繼被迫害致死(圖)
5. 野蠻灌食在吉林省被普遍使用
6. 長春第三看守所獄醫施酷刑 舒蘭警察雇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
7. 可憐吉林孤兒淚──年輕父母被殺害(圖)
8. 二級殘疾人修大法重獲新生 戢景昌被長春警察迫害致死(圖)
9. 有江澤民密令仗膽和省委「轉化率」指標 吉林警察行兇殺人毫無顧忌(圖)
10. 衝破黎明前的黑暗──長春首次成功播放法輪功真相電視片(圖)

* * * * * *

(接上文)

9. 有江氏密令仗膽和省委「轉化率」指標 吉林警察行兇殺人毫無顧忌

四年迫害中,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一貫實行「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緊跟江的吉林省委書記王雲坤,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而下達了不惜採取任何手段和代價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的95%的高「轉化率」指標,吉林警察因此行兇殺人毫無顧忌,善良無辜的老百姓慘死在酷刑之下。

* 付春生,男,51歲,吉林省吉林市水工機械廠職工。因進京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和勞教。


付春生

2001年12月28日晚,吉林市豐滿區大長屯派出所管段片警張淵仁等三人,強行綁架付春生,家中的法輪功資料被抄。29日送到豐滿區分局,當天晚上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2002年元月3日,警察通知家屬付春生死亡。死因是所謂的「突發性心臟病」,時間是元月1日23點50分。5日家屬看到死者遺體,遺體慘不忍睹。身體和耳朵青紫,頭側歪,胳膊外翻(捆綁姿勢),頭和臉都已變形,口淌血水,肚子上有劃痕,身上有淤血,雙目睜著。家人證明付春生本人自修煉以來身體健康,從未得過心臟病。付春生曾於1999年被非法勞教,勞教期間多次體檢,心臟、血壓全部正常。面對付春生遺體以及警察種種無理的做法,家屬出質問:死於心臟病,為甚麼身上多處有傷?既然正常死亡,為甚麼遺體不歸還給家屬?為甚麼不允許家屬拍照? 警方無言以對。

* 劉海波,男,34歲,長春市綠園區醫院CT室醫生。劉海波被多次非法關押、抄家和酷刑迫害。

2002年3月11日晚,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七、八各警察,闖進劉海波家,將劉海波及其妻子還有在場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寬城區分局,並將劉海波家裏的幾千元現金及一些財物掠走。在長春市寬城分局,惡警們對劉海波進行了滅絕人性的摧殘,幾名惡警同時用電棍電他,進行刑訊逼供,並逼迫劉海波放棄修煉法輪功。由於劉海波不配合,被施以酷刑至次日凌晨1點多,發現其心跳停止,才住了手。送120急救中心,但人已經死亡。(時間:2002年3月12日)

事後,長春市寬城區分局將遺體秘密火化,並嚴密封鎖消息。

* 李再亟,男,48歲,家住吉林市青島街城鄉10號樓,夫妻都修煉法輪功。因上訪於1999年10月被判勞教1年。2000年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李再亟的家屬去醫院護理,李再亟的母親到醫院後發現兒子已死。家屬看到李再亟死後一隻眼睛閉著,一隻眼睛睜著,身體到處是傷,眼睛裏還有藥布。7月14日上午九點,在二百多名公安人員嚴密看護下,李再亟的遺體被火化。


李再亟

* 王秀芬,女,36歲,家住吉林市船營區左家鎮。於2001年12月21日上午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一同去九台市土門嶺鎮發送真相資料時被惡警非法抓走。10天後,公安才通知其家人。


王秀芬

2002年1月1日晚5點多公安局又電話通知其家屬給王秀芬辦理保外就醫,家屬來到九台市公安局要求見人,卻被告知人在醫院。當家人來到九台市人民醫院時看到的卻是奄奄一息的王秀芬,大約十分鐘後,王秀芬離開了人世。當時王秀芬下身沒有穿任何衣物,左腳脖子腫大,右腿部份青色,後背至臀部、肋部淤紫、呈血黑色,眼眉部有傷,另據知情人說當時嘴、眼部有血,後被擦去。

家屬看出王秀芬是被折磨死的,就在屍檢時錄了像,作為證據。當九台市公安局知道被錄了像時,威脅在場的家屬,不許他們離開,並將他們扣留做人質,強迫錄像的親屬交出錄像帶,待該親屬交出錄像帶後,公安又非法扣留了攝像機。

事後,九台市公安局封鎖消息並威脅恐嚇王秀芬的親人,使王秀芬的親人整日處於驚恐之中。

* 孔繁榮,女,現年56歲,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2003年5月11日中午,孔繁榮在舒蘭市醫院含冤去世。

孔繁榮於1997年7月得法幾個月後,多年的各種疾病都好了。不但身體強壯了,心靈更是得到了昇華,使她不再為名、利而去爭鬥了,真是受益無窮,她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喜悅,她為了使更多的人受益,到處洪法,還在自己的家組建了學法小組。99年7.20開始,法輪功被江氏流氓集團誣陷打壓後,她曾兩次進京上訪,以自己受益的實際情況證實法輪大法好,但卻遭到舒蘭政府非法拘留30天。

孔繁榮的家原本是一個幸福的家庭,和丈夫開了一家冰淇淋店,生意做得非常紅火,可是只因為夫妻學了法輪功,當地政府和警察就加緊迫害,經常去她家騷擾,擾亂了她們的正常生活,於2000年1月28日,丈夫被非法勞教,從此使一個好端端的家被迫害得妻離子散,買賣不能做,斷絕了經濟來源。2001年7月8日她參加法輪功修煉交流會,被當地政府懸賞萬元非法通緝,從此而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有生意不能做,使89歲的老人無人贍養。

2003年1月4日孔繁榮在長春市汽車城花窯租住處,又被長春市錦程區公安分局、安慶路派出所所長劉強、史永良、黃會臣等一群惡警野蠻地撞開門鎖,搶走了一萬五千多元錢的財物,其中包括:3000多元現金、2個手機、BP機、兩塊手錶、單放機、錄音機、書籍、紙張、磁帶、衣物、一台複印機、一台製版機、6個掌上讀,還有其它物品,惡警還把房東的倉房撬開,把人家的電暖氣偷走。在江氏迫害法輪功運動中,警察的土匪行為竟猖獗到如此地步。

惡警們把孔繁榮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後,就對這位56歲的老人拳打腳踢,逼問姓名、逼她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沒能得逞, 警察就用電棍電,用穿著皮鞋的腳踢她頭部、身上,當時腦袋就被打出血了,打了好大一陣子,為了去吃飯,就把她綁在老虎凳上,過會又進來一個年輕警察,進屋就罵,逼問,她不吱聲,小警察就用皮鞋使勁地擰著踩她的腳趾頭,踢她的腿,邊打邊罵,直到他們吃飯回來才住手。

這時派出所的惡警又逼她照相,她不照,使勁低著頭,閉著眼睛,其中一個惡警竟抻出兩個手指,對著她的眼睛使勁摳,並說:「你不睜眼,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接著又把她從老虎凳上放下來,這時她的腿已經不好使了,他們就拽著她的頭髮使勁往牆上、窗戶上撞,把她摔在床上,又從床上摔在地上,他們嘴裏還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逼她承認一些沒有的事,她不配合,就把她打得昏死過去。

之後,把她非法送進長春大廣看守所、雙陽看守所,幾天後,又被轉送到舒蘭市看守所。在舒蘭市看守所又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僅僅三個多月的時間,就在看守所所長趙群昌的主謀之下被活活打死!

孔繁榮去世的頭兩天,87歲的婆婆一步一步挪到醫院看望她,仍在求看守放了好兒媳,可是沒有人理她!

* 周文傑,女,40多歲,遼源市東豐縣二中英語教師。得法前患有嚴重糖尿病。得法後,不治而癒。她時刻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拒收學生家長的饋贈。1998年中國江南遭遇大洪水,她把自己家的一所房子賣了2萬5千元人民幣全部捐獻給國家。


周文傑

99年7.20邪惡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進行迫害。她為了說句真話,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進京上訪,卻遭到迫害。99年10月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她堅持自己的信仰,抵制洗腦,被加期一年。於2001年9月被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

2002年5月20日左右,她在講真相時,被長春鐵路派出所綁架。由於她抵制迫害,堅決不報姓名、住址,並絕食抗議對她的關押,於2002年5月26日被迫害致死。

周文傑的屍體頸部、腋下、胳膊等處都有明顯的勒痕。而且公安一處領導承認對於周文傑的死亡他們負有責任。她的屍體被存放在白求恩醫大三院並進行冰凍處理。幾天後警察通知其家屬。由長春市公安一處吳某等三名負責人處理此事。他們謊稱周文傑絕食心臟病突發在送往醫院途中死亡。

* 佟振天,男,22歲,吉林省舒蘭市南城街法輪功學員。2000年元旦,進京上訪,被劫持回舒蘭市看守所,被剝光衣服,澆涼水一百多盆,並被暴打。後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在吉林市勞教所,由於堅決不寫決裂書,佟振天受到電棍等非人折磨,身心受到了嚴重摧殘,生命垂危。


佟振天

勞教所為推卸責任,於2001年4月20日深夜2點(因怕曝光)將其送回家。佟振天回家後身體狀況很不好。就這樣勞教所還不放過,到家逼其寫決裂書,否則帶回勞教所。佟振天誓死不寫。由於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佟振天於2001年7月4日離開了人世。

這些案例是吉林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突破層層封鎖送到明慧網曝光中的一小部份,只是冰山一角。

一個政府的整部國家機器被用來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本國老百姓,江xx一方面向世界承諾在中國減少酷刑折磨,效仿希特勒提供假象讓部份海外主流媒體記者參觀勞教所的「文明環境」,一方面中國的酷刑個案卻越來越多,尤其是在迫害法輪功群眾上更是不擇手段,使用酷刑至少達40種以上,令人髮指。這是江澤民集團利用竊取的政權屠殺人民,這是對中國和中華民族的侮辱,是在從根本上摧毀中華民族的文明與道德。

10.衝破黎明前的黑暗──吉林長春首次成功播放法輪功真相電視片

為了徹底揭穿江氏集團的謊言,制止這場殘酷的迫害,在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了一切講真話的權利,官方媒體被鉗控成為江氏集團的喉舌,老百姓無法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的情況下,衝破輿論封鎖,讓老百姓在家裏能看到真相,不再被江氏謊言欺騙和毒害,具有了必要性和緊迫性。

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同時無間隙播出法輪功電視片《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播放時間達四、五十分鐘。自此,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在全國範圍鋪開。江澤民集團的彌天大謊正在一一被擊穿。

電視插播的壯舉使江澤民集團膽寒,產生的效果更令江氏集團恐懼,江暗中密令「殺無赦」。隨後吉林大開殺戒,抓捕了5000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其中多人被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

* 侯明凱,男,35歲,「610辦公室」懸賞五萬元並以晉升二級官職為條件(據公安內部透露),對侯明凱進行大肆搜捕。在2002年8月21日(農曆七月十三),侯明凱被抓,警察聲稱其跳樓「自殺」,這是大陸惡警執行江氏政策「打死算自殺」的常用藉口。8月23日侯明凱遺體被秘密火化。

* 長春法輪功學員(姓名不詳),男,30多歲,工商銀行員工。2002年3月16日,因抵制有關當局借長春有線電視播放法輪功真相一事加劇迫害,被長春錦程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活活打死。據知情者透露,該法輪功學員身體多處受傷,內臟被打得破裂多處,身體已經嚴重變形。

* 劉義,男,34歲,家住長春市綠園區青年路。2002年3月18日被當地公安,即長春綠園區公安分局刑警隊,打死在該刑警大隊辦公室裏。據舉報,劉義的遺體後停放在解放軍208醫院裏,警察24小時監控死者家屬並嚴密封鎖消息。

* 李容(音),女,長春市法輪功學員。李容(音)在2002年3月被當地警察以參與電視插播為由抓捕,在3月末4月初極短的時間內被迫害致死。長春市公安指揮中心一警察承認了李容死亡的事實。長春市公安一處(431-8924896)一警察也不否認此事。

* 劉成軍,男,被非法判刑19年。據10月26日明慧網報導,當時吉林監獄內關押的100多名法輪功學員多數在絕食,抗議對自己和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其中已確認長春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已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已經很困難,生命隨時處於危險之中。

另據明慧網2003年11月6日報導,劉成軍繼在吉林市中心醫院下病危通知後轉移到長春勞改醫院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據醫生稱,劉成軍目前已被確診為尿毒症,生命垂危。吉林監獄11月4日為劉成軍辦理了保外就醫的手續,但還需要當地農安縣德彪派出所蓋章;派出所以怕承擔責任為名不肯蓋章,並於11月5日報到農安縣公安局;最後,農安縣610辦公室作出決定,拒絕蓋章,置劉成軍生死於不顧。最近得到消息,劉成軍已被劫持回吉林監獄。


中新網2002年4月1日的圖片顯示,關押的房間內血跡斑斑,劉成軍顯然已無力保持自然坐姿。

明慧網上述消息發出後,海外各國大法弟子紛紛發起聲援和營救活動。一些人權組織也伸出援手。其中「瑞士基督教反酷刑組織」11月7日曾致信胡錦濤、吉林省公安廳長趙永吉(譯音)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駐伯爾尼大使館,「此強烈呼籲吉林省公安廳長立即著手調查吉林省監獄和長春公安醫院的情況,採取必要措施有效地保護被關押的人不再受獄警的非法酷刑。」

吉林3.05電視播真相的壯舉震驚了海內外,許多正義人士對此給與了高度評價。

* 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希女士所說,在大陸看電視上成天說法輪功的事情,老百姓煩也煩死了,在那兒的人想想也會知道裏面肯定有假,但是沒有正面消息澄清,到這裏才知道假得這麼離譜。她說,「如果在那裏電視節目和這裏的法輪功真象節目可以選擇,我會比較想看法輪功的真象節目。」希女士還舉《水滸傳》中「智取生辰綱」一節的例子說,其實很多人還是沒有意識到對法輪功迫害的殘酷程度,和大陸電視節目造假的程度,否則更多人會去要回看自己想看的節目這個權利。

她說,「媒體傳播工具本應為民所用,結果像那個生辰綱一樣,被貪官從人民手裏掠奪來,成為專制工具,老百姓當然想把它要回來。」

* 王小姐來自中國大陸,現在美國加州硅谷一家高科技公司任部門經理。她說,法輪功學員利用有線電視插播真象片,是大智大勇的行為。她說,「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在海外可以了解到一些,十分殘酷,但是中國大陸廣播電視報紙都是政府控制的一言堂,那種新聞封鎖的蠻橫是到了海外有了對比才體會出來。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做這樣的事情一定很不容易。他們能這樣突破專制宣傳喉舌的封鎖,讓老百姓在家裏能看到真象,不但是勇敢,而且智慧。」

* 鄒先生現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做生物學研究。他說,「中國過去這幾十年很多人因為說真話受到各式各樣的迫害,冤獄無數,卻很少有人能像法輪功這樣成功地堅持不懈地把事實真象傳出來。敢於冒著個人風險把真象傳出來,這種精神,等於是給所有想說真話的人都鼓了勁。可能有人因此不喜歡,那可能是因為電視插播恰恰戳到了它的痛處或者習慣於擔心自己會失去甚麼吧。」

* 某下崗職工:過去是,只許江澤民放火,不許老百姓點燈。這次法輪功幫咱老百姓點了次燈,為咱老百姓出了口氣。

* 某網吧老闆:江氏父子把美國之音、聯合早報、BBC、路透社等50萬海外網站內定為非法網站,百般封鎖和破壞。這才是違反國際法和破壞公共信息安全。

* 某農民:法輪功真相電視節目,我們很愛看,歡迎法輪功多播幾次。

* 海外一些媒體以「電視插播的緊迫性和正當性」、「電視插播 大智大勇」等為題對電視插播真相給與了肯定和支持。

* * * * * *

善良的吉林父老鄉親們,同胞們,一宗宗慘無人道的迫害就發生在您的身邊,在對這樣一群因信仰「真、善、忍」而走上道德回歸之路的善良民眾的迫害中,虐殺的不僅僅是人們的血肉之身,還有社會穩定、國家昌盛的根本──道德與人心。法輪功學員們為了揭穿江氏集團的彌天謊言,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所有的人們,承受著難以想像的巨大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他們因在法輪功中獲益無窮,而想把這美好的一切帶給每一位同胞,讓每個人都能擁有美好的未來。法輪功學員們這種無私無我的崇高境界,天地為之震撼。鄉親們,讓我們用善良和理智,客觀現實地看一看法輪功被殘酷迫害的真相,用正義和良知來共同制止這場滅絕人寰的對無辜人民的迫害吧。

(明慧記者黎鳴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