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12月16日)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
  • 要點文章

  • 迫害真相

  • 弟子切磋

  • 海外綜合

  • 正念正行

  • 人心與因果

  • 大陸綜合

  • 資料彙編

  • 要點文章

    上訴申請被駁回 華僑時報同時面對藐視法庭及誹謗兩案。2003年12月11日,加拿大最高法院駁回華僑時報就魁省高等法院上訴法庭關於繼續審理藐視法庭案的判決提出的上訴申請。誹謗案始於2001年11月,華僑時報連續刊出文章攻擊法輪功,被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告上魁北克省高等法院。法院隨即下令禁止該報和何兵發表任何類似誣蔑法輪功的文章。然而,華僑時報繼續在2002年2月2日發表長達12頁的特刊誹謗法輪功,衍生出的藐視法庭案。藐視法庭案在2002年4月15日開庭時,承審法官以原禁制保護令用詞模糊為由撤銷案件訴訟。法輪功學員提出上訴。魁省高等法院上訴法庭資深法官於2003年6月27日作出裁決,推翻了撤消該案的原先判決,下令法院審理藐視法庭案。2003年9月,華僑時報提出上訴。2003年12月11日,加拿大最高法院駁回華僑時報的上訴,使後者不能避免魁省高等法院對藐視法庭案的審理。


    迫害真相

    湖南懷化大法弟子陳楚君,女,大學學歷。因7次上訪證實大法,遭受嚴重迫害。被單位強行送廣州「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洗腦。後被勞教於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在那裏她因堅持修煉,拒絕轉化被殘酷迫害。在她絕食抵抗迫害期間被注射破壞腦中樞神經的「冬眠靈」、「冬眠一號」。致使她大腦嚴重受損,記憶減退。十六大期間她再次進京上訪,被關押於鐵路看守所,後被湖南懷鐵運輸法院非法判刑3年。在法庭上,陳楚君已說不出話來。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血雨腥風難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五):◇長春第三看守所獄醫施酷刑 舒蘭警察雇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長春第三看守所獄醫尹某、郭晶用針扎十指、腐蝕液滴鼻摧殘法輪功學員,◇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和、政保科科長肖勇派警察雇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法輪功學員。◇可憐吉林孤兒淚──年輕父母被殺害。◇二級殘疾人修大法重獲新生 戢景昌被長春警察迫害致死。

    龐思媛,女,黑龍江省雙城市雙城鎮長勇村大法弟子。2002年11月份開法會時被抓,被非法關押在雙城第二看守所,身心遭到嚴重的摧殘,三個多月放回家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於2003年5月含冤去世。

    2002年9月,大慶市讓區法輪功學員盛曉雲與她的丈夫戴益在家被警察非法劫持,關押近一個月後被送到哈爾濱戒毒所。惡徒指使刑事犯掐她大腿的內側,將內側全部掐壞後再粘上膠布。後來又往她被打壞的傷口處洒鹽。當時她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違心地妥協了。今年10月左右,惡徒又讓她填表格,逼她說「是自己轉化,沒有人強迫」。她說出自己所受迫害的真實情況後,又受到殘酷折磨。11月下旬,哈爾濱戒毒所讓她家人交700元錢的體檢費給盛曉雲檢查身體,說她可能得了「抑鬱症」。盛曉雲的丈夫戴益現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勞教所。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2003年12月,被五常市「610」非法洗腦的有近百人次,被非法判刑的有7人,其中:孫紹民10年,欒紅英8年,王文麗11年,孫亞芳3年,還有兩名姓名不詳的大法弟子均被判10年以上。被法勞教的超70人次,其中:孫淑華、王廣仁、張玉紅,魏亞雲、邊XX(志廣)、劉XX(志廣)許連芝、袁榮、許長青(安家)、張鳳珍、鄒志遠(山河)、許淑坤一家四口(拉林)、張延超妻子關XX(紅旗)、關延平(拉林)等分別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和長林子勞教所。被非法迫害致死2人,還有一人死因不詳。

    我媽媽是法輪大法學員,99年的8月份,媽媽去北京上訪被送到瀋陽龍山教養所,非法關押3個月之久,被勒索8000元錢才放回。2000 年,媽媽被抓到瀋陽看守所,非法判刑四年,暴徒用盡各種刑法,用塑料袋套腦袋,用煙頭燙臉頰,導致媽媽整個臉都腫起來,還把1寸多長的大頭針扎進媽媽的身體,連耳朵都扎了10多根,還有手尖、腳尖、大腿也被打的青紫,走路都困難。媽媽抗議,絕食一個月後監獄人員通知家人說:「XX已病危,來領人吧!」於是我們家被迫又交了所謂的2700元的醫療費。目前因遭到邪惡之徒的迫害,我們家現在已經流離失所。

    河南省新鄉市一三四廠退休工人王開英於1999年和2000年12月兩次去北京證實大法,都被非法關押,遭殘酷迫害。王開英在毒打下沒有屈服,被非法判三年勞教,送到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在勞教所,法輪功學員被長期關押,被犯人看著,不准說話,違反了他們的「規定」就折磨你,輕者打、用繩捆,重者用「約束衣」等酷刑。王開英遭受了同樣的迫害,由於不放棄信仰,最近被加期迫害。

    自2003年11月份以來,赤峰市610、市公安局牽頭,建昌營鎮派出所、元寶山派出所、元寶山發電廠公安處、風水溝礦雙峰派出所,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元寶山區已達26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

    2003年1月末,佳木斯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施「大背劍」酷刑,警察自己說他們一分鐘都承受不了,可大法弟子至少都被他們銬半小時以上。人痛的撕心裂肺,汗流浹背,濕透全身。大法弟子胡啟麗竟被銬7個多小時!2002年10月「十六大」期間7、8、9女中隊全體大法弟子被迫害,每天坐「空心凳」,從早5:30到晚11:30,全天看污衊大法的錄像,不放棄修煉的都被銬「大背劍」。佳木斯勞教所對大法弟子實行每天每頓飯前背警訓,不背者不准吃飯。強制大法弟子幹活,被迫害嚴重生活不能自理的也抬到幹活地點,扔在地上。原所長任世才曾邪惡的說:「不能幹活的加期勞教!」

    黑龍江省尚志市葦河鎮大法弟子李秀琴被惡警綁架後,又被秘密捏造判三年勞教,李秀琴相依為命的唯一親人:一個十一歲的女孩,被強行綁架送一家私人開的敬老院,而開敬老院的那家還有個孫子,這個女孩還很受氣。而李秀琴被送到勞教所檢查身體時因嚴重的心肌炎,勞教所拒收,拉回本地後本應該立即釋放,然而610辦公室和國保科又要李秀琴交出在敬老院孩子的費用,當時僅20多天,共計四百元,李秀琴本人還被勒索鉅款,不交惡警們就不放她們母女。

    據悉大慶市讓區公安分局的邪惡之徒日前又開會研究迫害法輪功的有關問題。會上強調從現在開始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以後再抓到大法弟子要「從重、從嚴」處理。最近讓區公安分局所轄範圍內發生兩起大法弟子在家被綁架的事情。

    2003年12月14日,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公安局新任大隊長李樹華等4人,上門騷擾大法弟子馬楠,企圖綁架,但遭大法弟子指斥,未遂。其間兩個警察公然在馬楠家東翻西找,搶走師父法像一張、磁帶一盒、真象卡片4張。

    武漢何灣勞教所二大隊惡警採取一切手段對大法修煉者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唆使、慫恿、暗示、威脅吸毒人員和其它服刑人員對大法學員進行監視、不准睡覺、罰站、面壁、瞪跪、挖牆、毒打、野蠻灌食,使「服刑者」變成「執法者」。

    我是2001年8月被關進黑嘴子勞教所的。我曾被長期罰站10來個月,從早上5點到晚上12點,有時更晚。管教指使那些猶大隨時看管我的一舉一動,她們可以任意打罵我,而管教更加兇狠,隨時使用電棍。我的四肢都曾經被電成醬紫色,目的就是逼迫我放棄修煉。後來她們使用更卑鄙的手段連續十幾天不許睡覺,一直罰站,兩隻腳都變腫了,而且每到下半夜就是動刑的時候,又踢又打又搧嘴巴子。

    我在檢察院工作。修煉法輪大法前曾長期患有膽總管結石,做過膽囊切除。不久又突然得了一種名叫「美尼爾氏眩暈症」的病,1996年8月末,我有幸看了李洪志師父的九講講法後,神奇出現了,這些病症不翼而飛了。然而,這麼好的功法,一夜之間被誣陷。我在2000年11月21日走上了天安門,因此被市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監獄一個半月,通過絕食闖了出來。邪惡之徒對我進行24小時監視居住,致使我的家庭正常生活被打亂,給我的妻子和孩子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壓力。為了不讓邪惡之徒非法抓去送勞教,2001年1月11日我被迫離家,流離失所至今。

    山東省武城縣公安局於12月10-11日開會,安排在元旦前對全縣大法弟子進行再一次迫害,逐個詢問、搜查。10月份,武城縣就有10餘名大法弟子被判勞教,是迫害嚴重的地區,望大法弟子行動起來,廣泛向當地民眾講真象。

    我是一個退休醫務工作者,得法前身患二十多種疾病,生不如死。得法後不到一個月我一身病神奇地全好了。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1999年9月26日,因為壞人的舉報,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抄了我的家,這段時間當地電台天天對我人身污辱,說我「對抗黨中央」等罪名,並給我錄了像,天天在電視裏播放。街道和派出所三天兩頭到我家干擾我,市公安局把我列入黑名單。2001年1月27日,610惡警非法劫持了我,又抄了我的家。在拘留所裏不到三天,他們卻要了我十五天的伙食費,一共五百多元。

    2000年5月24日,村長沒收了我全部法輪功書籍和煉功磁帶。6月7日鄉派出所把我和我爸一同抓進鄉政府無故非法關押3天。7月9日,我去北京證實法。在路途被警察非法拘留一個晚上。7月11日,市公安局接人,非法搜身拿走我們身上錢物總計700多元。之後,把我送進監獄關押。7 月13日,鄉里惡人到我家進行瘋狂抄家,造成直接經濟損失 3000多元。我出獄時,市公安局又向我家索要1500元保證金。


    弟子切磋

    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間。現在發正念的時候,看到魔已經很少了,原來在地球上面有個罩,使外面的生命進不來,裏面的生命跑不出去,現在這個罩已經沒有了,三界外的空間都已經徹底清理乾淨了。現在剩下的魔不是外部的,都是大法弟子自己空間場裏的了。大法弟子發正念如果前五分鐘清理得很好,後面的時間裏功就特別強大。現在這段正法修煉時間,已不屬於舊宇宙,舊宇宙已經基本上不存在了,因為舊勢力安排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時間是慈悲的師父創造出來的,是為給我們弟子們修煉的。很多沒做好的大法弟子的世界原來是枯燥空曠的,只有山和水,當師父說給他們時間修煉彌補以後就不一樣了。大法弟子如果沒有好好發正念,那麼他世界裏的花草樹木和生命就會死掉;直到他又能重新認真發正念的時候,花草樹木才又會長出來,生命也才會活過來。

    近期營口市610已在營口教養院開辦洗腦班,揚言要辦90人的班,每期15天,目前已辦完一期,抓了20人。現在又辦起第二期。12月7日晚5-7點,熊岳鎮有7名大法弟子同時被抓往營口教養院洗腦。同修們啊,面對同修的迫害,我們決不能熟視無睹。如果縱容洗腦班一期期的開辦下去,都被抓進去洗腦,誰還來做正法之事,又何談救度眾生?快些行動起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方式,揭露洗腦班及610的邪惡。向他們講清真象,告訴他們的犯罪惡行已在國際媒體曝光,姓名已被排在了惡人榜上,若不立即懸崖勒馬,停止犯罪,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同時我們一定要重視發正念,除全球集體發正念外,營口地區每晚9點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必須保證,有條件的同修可多增加幾個時間。同修們,這一切就是我們應該做的,相信我們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的境界上做好!

    和大陸學員談一談錢的問題。不同地區和不同階段都出現了與錢有關的問題,因此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諸如出現集資等破壞大法的事;一些做資料的學員習慣了別人給錢和用別人的錢,自己也被「做資料就是自己證實大法的全部」的錯誤認識等等現象。修煉就是嚴肅的,我們不能用大法工作和自己過不去的心性關作為掩蓋,而在不知不覺中起著破壞法的作用。更不能認為這些小事不嚴重。給錢的學員也應該用法好好衡量一下,是不是同修做大法工作了,經濟上短時間出現困難(原因是自己的執著造成的),我們就可以像常人一樣「好心」幫助,而置法於不顧了呢?是不是因為我們處於被迫害的狀況下,就可以放鬆自己,給自己一個藉口呢?是不是我們對於某個學員很信任,就可以忽視其執著而給法帶來的負面影響呢?是不是學員曾經面對邪惡,正念闖關,他就有了不按法的要求做的資本和條件了呢?那麼給錢的學員是在幫助學員,還是助長了學員的執著並激化了矛盾?在給錢的時候是否也想過是否符合法的要求,是否考慮了大法的流傳形式?如果我們今天這樣做,那麼後人就會參照我們今天的所作所為,這樣的問題能不嚴肅嗎?我們每一個學員都應該好好地對照自己想一想。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針對揭露當地惡人的倡議:
    ◇搜集整理自己知道的迫害大法的實例、惡人及其親友資料。
    ◇把搜集資料整理、彙編,注意內容的搭配和文字的選用,發到明慧網。
    ◇同修之間形成堅不可摧、金剛不破的整體,互相配合默契,彌補完善。
    ◇對做的不好的同修要互相幫助,同修之間相互切磋,共同提高。
    ◇有能力的同修可根據網上共享資料,編輯多種小冊子、傳單、橫幅、光盤等等,內容還要結合國際上的正法形勢及有關大事件。形式不拘一格,一切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救度眾生。

    由夢境見聞所想到的:我到了另一個社會環境當中,見到了許多著古代裝束的人,都靜靜地躺在地上,有斷了上肢的,有缺了下肢的,問其何故?回曰:「方才一條惡狗咬多人而去,一會兒還要回來咬我們。」這群人都沒有一絲反抗、除惡之心,無奈地躺著,任惡狗撕咬。又問其以何物為食?一人掀開一方形盒,內盛未吃盡的腐肉樣的食物,腐臭噁心,令人作嘔。心裏難受至極,忽然醒來。想到:對自己的放任,不能正常學法、煉功、講真象等,使自己對應的天體中的眾生麻木、無耐地忍受著不該承受的痛苦,意識到不能使邪惡再延續下去了,應嚴格要求自己,除惡正法,救度世人和眾生,才對得起對自己曾寄託厚望的眾生。

    對身邊發生的任何事都要正念對待。某個外地與我們有聯繫的資料點的協調人被抓,後來承受不住,說出了與之聯繫的一些資料點的情況,造成了別的同修也被抓。痛心之餘總想一個問題,就是因這個協調人被抓,被牽扯的同修為甚麼也被抓,這是否是偶然事故。直到那個被牽扯抓進去的同修正念闖出來了,回來後說也是自己有漏,其實已經搬出了那個房子,只是事發前一晚要回去拿衣服才被抓。我們這才對這個看似偶然事故的問題有了更深的認識,表面看好像是偶然被牽扯的,其實都有自己的問題,有的隱蔽更深的執著外人很難發現。在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發生的事情,有些是因為自己的執著心而被舊勢力鑽空子演化的好像是「實實在在」的事情,有些事情只要我們做的正,就不會發生的,或者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損失的。其實我們只要正念正行,對身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正念正行,但又不執著於任何事情,也包括不執著師尊點化,才能在我們修煉的路上走的又穩又好。


    海外綜合

    美國加州爾灣市長萊瑞-阿格蘭12月9日寫信給美國駐華大使蘭德,請他幫助制止中國政府對人權的侵犯,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美國公民查爾斯-李醫生及其他所有的良心犯。阿格蘭市長說,我收到大量關於成千上萬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未經審判送入勞教所及精神病院的報告。同時還有許多有關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到酷刑折磨和其它殘忍的,有辱人格的,非人的待遇的可靠報告。這種形式的迫害構成了對信仰、言論及集會自由等基本人權的嚴重侵犯。

    英國大倫敦議會議員布雷-考曼在國際人權日寫信給法輪功學員表示他的支持。他說,"我知道中國人民熱愛和平,隱忍賢德,而這正是法輪功及其修煉者所代表的美德。在這些美德的映襯下,中國的××黨獨裁政權系統化、有組織地侵害人權的行為,更令人不可接受。"

    美國喬治亞州第五選區國會議員約翰-劉易斯11月29日致信法輪功學員,祝在亞特蘭大舉行的2003年美東南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圓滿成功。劉易斯議員在信中說,中國政府對那些行使宗教和言論自由權利的人們的迫害是一個道義上的暴行,必須受到全世界的譴責。信仰自由是一項基本人權,應受到保護。我堅決支持並捍衛法輪功學員們的人權。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制止這場迫害和不公正。

    2003年第四十屆的金馬獎頒獎典禮於12月13日在台南藝術中心舉行,海內外演藝工作人員齊聚。台灣南區學員大集合,在來賓將前往參觀的各個景點做功法演示、發正念及真相資料的展示和說明。典禮會場外圍四處可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高舉著。一般民眾對於簽名支持審江活動反應良好。


    正念正行

    把真象標語寫遍十里八鄉。我家附近有兩條國道,車流量很大,我就在十字路口噴寫「法輪大法好」,一共噴了七條「法輪大法好」。白天,我去十字路口,聽見很多人都在議論,還有兩個4、5歲的小孩一邊玩一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第三天,標語被人塗抹,第四天,法輪大法好再次出現,這次是幾十條了,也不只是十字路口了,而是向四週擴展了幾公里,兩天後,又被塗抹了,這天夜裏,我們全家一起行動,而且噴得更多,距離更遠。就這樣,寫了抹,抹了再寫,我們不斷的把做真象的距離拉大,形成南北9公里,東西4公里,不斷變換地方。此後,一些塗抹真象標語的人開始遭惡報,一個人騎摩托車出了車禍,多處骨折。一個無故喝農藥住院,還一個得了腦血栓,癱瘓不能上班…….同時社會也傳出了奇聞,有的說看到三個小伙寫的,有的說看到來了一車人寫的,一次在我家親戚家門前寫的,他們說看到好幾個人,都穿著紅衣服的人寫的。後來我跟他們說就我一個人寫的,他們還不相信。2003年7月我們全家開始在路邊的大樹上寫真相,十幾天的時間,3、4公里的公路兩旁的每個樹上都有「法輪大法好」,遠遠地看上去,紅紅的一片,非常壯觀,惡警每天都在「法輪大法好」中穿行巡邏,老百姓都說法輪功還有人煉,沒有被打垮。一次,我女兒把真相放到了學校每個教師的辦公桌的抽屜裏。教師看後,還拿給學生們傳看。很多小學生因此明白了真相,一個小學生在老師講到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時,他卻說,「法輪大法是根本大法」。

    講好、講清真象的經歷和體會。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利用各種機緣講真相,同時不斷地摸索經驗,在講清和講好上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取得了一些好的效果。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我更加體會到,多學法、多背師父的經文、多記師父的法理是講清真相、證實大法的根本保證。我們講只是一種形式,而師父的法理才能真正改變人心。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確實感到了師父無處不在的幫助和大法的威力。當我們出現甚麼問題時,通過學法,師父都會給我們指出來。師父講的法理使我看到了自己不善的一面,以後再講時我基本上能做到始終保持平和心態,笑呵呵的講。

    歷史畫面──長春大法弟子在勞教所中抵制迫害:

    ◇一次走隊列,惡警讓我們跟著喊「加速轉化」,說誰不喊就站出來。當時邪惡氣燄很囂張,站出來很可能要面臨被毒打、電棍電擊等酷刑,他們以為這樣一來就沒人敢抵制了。第一排,劉成軍第一個站出來,第二排又站出一個人,第三排輪到我這排了。我從小就沒受過皮肉之苦,但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惡警有甚麼資格來「轉化」我們!「我不喊!」我也站了出來。第四排又有一個同修堅定地站了出來。我們的正念在恩師的加持下起了作用,惡警非但沒敢把我們幾個如何,而且最終不得不在隊列訓練中取消了這個口號。

    ◇一次,惡警找來女猶大準備做報告,把全所的大法弟子都帶到一個大禮堂,會場上安排了很多惡警,帶著電棍和手銬。猶大站在台上剛說幾句話,劉成軍立即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怒斥猶大。劉成軍話音還未落,四、五個惡警一起撲上來,將劉成軍掀翻在地上兇狠地毒打,然後把他拖出禮堂,一直到很遠還能聽到他被毒打時發出淒慘的喊聲。其實劉成軍意志非常堅強,他是為了喚醒其他同修麻木已久的心。緊接著又有幾個大法弟子站出來,都被連打帶拖拉出會場,禮堂裏又恢復死一般的安靜,猶大仍無恥地往下說著。「你給我住嘴!不許誹謗師父!不許誹謗大法!」又一個大法弟子不顧一切地站了出來,六、七個惡警一起撲上去,對這位大法弟子毫無人性地拳打腳踢。整個會場籠罩著恐怖的氣氛,空氣好像都凝固住了。又是片刻的沉寂,猶大還要往下說。但是大法弟子一個接著一個地往出站著,嚴厲質問猶大,堅定衛護著大法。正法之聲響徹會場,震徹整個宇宙!

    歷史畫面──在四川省綿陽新華勞教所證實大法抵制邪惡:

    ◇2001年5月13日,新華勞教所的所謂的學習室裏坐著160多人,其中有40多個大法弟子,一排大法弟子一排犯人。早上八點鐘,大法弟子們為紀念大法日開始集體煉第五套功法,個個盤腿結印,面容慈悲祥和。雖然前排的犯人氣急敗壞地拖抬拉打,惡警們哇哇大叫,上下亂竄,但是大法弟子們金剛不動,堅如磐石。有九位大法弟子被抬到辦公室,被高壓電棍電擊後捆著,但個個表情祥和、尊嚴,沒一個向邪惡妥協的。

    ◇在所謂學習室,四週掛滿了誹謗大法的畫刊,160多人整齊站立。突然,大法弟子們不約而同地將所有畫刊撕下,在手裏再撕爛,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身邊的犯人被驚呆了,一時無反應。

    ◇2001年9月中旬,兩千多人坐在操場上,對面坐著兩排警察,四週站著各中隊的管教。三個人一組的三組護衛隊員頭戴白色頭盔,腰上掛著手銬和打人的膠棍,手裏提著長型高壓電棍和對講機,在隊與隊的間隔中穿來穿去。誹謗大法的大會剛一開始,中間一名大法弟子呼地一下站起來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接著站起兩名、三名……,前面的被犯人按倒,後面的又站起來,聲音響徹雲霄,震撼宇宙!

    我們幹啥來了?昨日白天坐車去當地教養院看了一下地勢,定好在何處噴法輪功真象標語。吃完晚飯後我騎車前往,東北冬天下雪後路很滑,路上連續摔跤多次每次摔跤後腦子中都有一個想法:是不是師父點化我這次危險不讓我去了?是不是師父告訴我前面的路陰暗容易被抓?但是每次摔倒後,我都告訴自己即使前途再艱險我也要去證實法、揭露邪惡,我要以法為師,我是幹甚麼來了?我不是助師正法來了嗎?我是來受常人苦難嗎?我是去看守所教養院建立威德承受考驗來了嗎?理智告訴自己,我要前進,不要退縮。就這樣到了目的地。我拿著噴壺就開始噴。因為字寫的很大,每一筆都加重了墨水重複噴多次,剛開始心態不是很穩,後來心態逐漸穩了,把「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噴在了牆上。然後就騎車往回走,剛騎上車子對面就來了一個摩托,打著燈迎著我開過來。我當時心裏也很平靜沒想那麼多,就迎著騎過去了,就這麼離開了教養院。回來的途中沒有摔一次跟頭。我心中感謝師尊慈悲呵護,順利而返。

    大法弟子的善行感化了跟蹤者。每到敏感日子,居委會派上好幾個人監視我,就是上集買菜也有人跟蹤。一天,當我走到一個暗中跟蹤的人家門口時,她跟我說,她給孫子做棉襖裁錯了布料。以前我幾次想跟她講真相沒有機會,這時我就想我要用我的善行改變她,就叫她拿來我看看。我照著她的布料又買來一塊,說來也怪,這會兒我的手真巧,做出的衣服板板整整的,真漂亮。我拿著衣服去送,她高興的不知怎麼好,一連串的說我是個好人。她老頭說:「快找錢給嫂子。」我說:「我也不要錢,我也不要物,我要告訴你法輪大法好。可千萬別聽電視上那些謊言,那是毒害人的。」我就一個個把那些栽贓案揭穿講給她聽。她說:「俺這回明白了。我再不管了,我也不去彙報了。你們這也是個信仰,沒有說公道話的地方,逼得你們才這樣做的。俺不能做那個沒良心的事,謝謝你,這回我都明白了。我家還有一本《轉法輪》,等孫子上了幼兒園我也學,嫂子我真佩服你。」在走時我告訴她:「你不要謝我,是師父教我做好人。你心中記著‘真善忍’,善待大法,你會有個美好的未來。」

    瀋陽市大法弟子99年720護法紀實:

    ◇全國及瀋陽市的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在7月19日凌晨左右均相繼被警察抓走了。不同年齡、不同崗位的學員請過假後,相繼來到遼寧省委或省信訪辦上訪。這些部門的周圍都布滿了大量警力。上午九點鐘,警察連打帶拽,不斷地把學員推上車,拉到瀋陽市體育場,那裏有幾千被抓來的學員。有的學法,有的向在場的警察反映情況。警察逐個登記著學員的姓名、單位、地址、電話。晚上,各區警察又用汽車把學員拉到荒郊野外,扔在那兒不管了。

    ◇次日,學員繼續上訪。大街小巷到處是警察。遼寧省政府門前警察封鎖了路口,警察把上訪學員全部強行拉到皇姑區體育場,逐個登記。客車不斷送來新抓的同修,大家都鼓掌或合十,互相鼓勵。因為大家齊聲背法,警察抓打領頭的學員,大家齊聲道:「不許警察打人」。一夜過去,太陽露出了曙光,光芒中無數的小法輪徐徐從天而降,大家小聲歡叫「法輪!法輪!」一位外地小姑娘站起來,手捧寶書,開始讀《轉法輪》。一些同修流下了眼淚。七點多鐘,鐵欄杆外面的大法弟子開始給裏面的同修送食物。小姑娘又拿著塑料袋收大家手裏的廢棄物,地面很乾淨,秩序井然。八點鐘過後,警察越來越多,開始一個地區一台車往外拉人,場上的同修漸漸地少了。看看時間已經九點多了,大家還要上班,我們幾個本地同修決定一起往外走。一男警察吼叫:「你們幹甚麼?」我們說:「回家」。「不行。」一同修說:「不用你們車送,我們自己走不是更好嗎?」一個女警察說:「走把,走吧,讓他們走吧。」這樣我們走出皇姑區體育場。


    人心與因果

    短篇紀實:在列車遠去的時候

    表姐講了一個故事,本家一嫂子仗著丈夫是支書,橫行鄉里,看到別人家的東西,能拿就拿,整天罵這個,吵那個,經常給婆婆氣受。鄉親們恨透了她。幾個月前,不知誰介紹,這位嫂子煉了法輪功,整個人全變了。她到每家去承認錯誤,還把以前拿過的人家的東西還給人家,誰家有困難她都主動地去幫助,對婆婆更是孝敬有加。老人逢人就說:法輪功真好啊,我媳婦就是煉法輪功變好了。

    我是單位有名的老病號,肺結核、心血管硬化、十二指腸球部潰瘍、慢性腸炎、胃炎加胃下垂、嚴重萎縮性鼻炎、血小板減少症、嚴重貧血、低血壓、神經衰弱經常整夜不能入睡、經常感冒不斷。整天泡在藥湯裏,艱難地生活著。1997年6月,我遇到一位二十多年沒見面的朋友,她告訴我去學"法輪功"。每天不停學法和煉功,我感到越來越有勁。不知不覺中,身上所有的病都不見了,人人都說我長胖了。我有幸得了這個大法,我好幸運啊!

    我的西人婆婆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今年整八十。近十年來我們之間雖然沒有甚麼直接衝突,卻有一個無法逾越的種族鴻溝,致使我們的關係外觀客氣有禮,內心卻冷淡。自從我修煉以後,我對她的客氣有禮變成了真誠的問候,內心的冷淡轉變成了對一個長輩人的關心和照顧的責任感。慢慢地我們有了一些溝通,她對我的洪法和講真相行為都能夠理解和認同。後來她開始看《轉法輪》,每天看幾頁,她跟我學著試做了第一套功法和結印打坐。臨告別時叮嚀了三次說,給她也複製一個煉功音樂光盤。今年的聖誕節她破例要在家中度過,我給她的聖誕禮物是一個CD隨身聽,專門為了放煉功音樂光盤用的。


    大陸綜合

    2003年12月14日大陸綜合消息:

    ◇遼寧瀋陽大法弟子張亞萍被瀋陽大北監獄迫害得喪失記憶。目前被保外就醫,由她的80歲的父母照顧。她的弟弟從澳洲寄給家人的信被不法之徒非法扣押。

    ◇據悉,保定市610辦公室在保定市毛紡廠浴池旁兩層的小白樓上非法關押著一些保定地區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610辦公室從全保定各地調來自99年7-20以來各縣迫害大法最賣力的歹徒,把大法弟子一個人關一個屋,整天放誹謗大法的電視,不讓睡覺,用電棍電、打,銬大銬等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強迫洗腦。

    ◇大法弟子樊玉霞於2003年6月11日被清苑縣公安局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

    ◇安徽省合肥市有關電話,略。

    ◇12月7日,廣東省郵電職業技術學院學生翁海瓊與另一同修鄧菲在廣州市白雲區一住宅小區發真相材料時被保安人員舉報,後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有個人資料被竊取,可能涉及其他同修的情況。請有聯繫的同修注意安全。

    ◇目前,內蒙古自治區牙克石市惡人正在對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輪的迫害,無理騷擾大法弟子,強迫大法弟子寫「保證」、「簽字」等,不寫就綁架到洗腦班。這些惡人在當地的烤膠廠和市政府等地建了三處洗腦班,對大法弟子加緊迫害。

    ◇栗紅濤,男,60歲,原在南陽市檢察院工作,自2000年起下派到南陽市看守一所,一直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現已退休,可仍到一所繼續作惡。栗紅濤家電:0377-3312338。

    ◇四年以來,山東省青島市大法弟子不斷進京上訪,走出來講真相,令青島市的邪惡之徒大為惱火。青島市610基地副主任耿世驤多次在610洗腦班上指責基層官員辦事不力。因為大多數基層幹部在接觸大法弟子之後,也都明白了真象,但是青島市市委610的惡毒的株連無辜,逼著他們在幹壞事,耿世驤多次揚言要把青島市基層負責迫害大法弟子的官員送進青島610裏,給他們再辦專門的洗腦班。

    ◇廣州鐵路集團公司所謂的「兩論」教育辦公室勾結地方文字打手,撰寫所謂的「百問圖書」。全書採取以「一言堂」的官方報紙上剪裁收集或從李洪志老師的書中斷章取義、或主觀臆斷,胡編亂造了120問。2000年由廣東經濟出版社出版,廣東新華書店經銷,印刷11萬冊。「兩論」即唯物論,無神論。

    ◇湖南省委文字打手胡彪作序編寫所謂「學習資料彙編」一書(內部讀物)。該書收集了文件、社論、評論、揭批文章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所謂「轉化工作經驗」共69篇。2000年8月出版內部發行。

    ◇據悉,近日福建部份(很可能是全省統一下達)地區公安,黨委傳達所謂「千人要去北京上訪」,加強對大法弟子的非法監控。在這之前歹徒們先摸底登記大法弟子的電話號碼。看起來這像一次有計劃、有預謀的迫害。

    ◇福建漳平市鐵路地區大法弟子馬梅花於去年十六大前夕,被漳平市610、公安綁架,非法關押於漳平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勞教一年,於兩個月前到期,但勞教所因其堅定信仰至今不予釋放。馬梅花在這之前曾於2001年被非法判勞教一年。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市民孫賓將自己的親姪女(17歲,大法弟子)舉報,致使她被非法判有期徒刑3年。孫賓的母親在自己親孫女的「判決書」上簽字。孫賓家裏電話:0469-4279697。

    ◇黑龍江省集賢縣太平鎮大法弟子劉亞坤、劉亞林姐弟倆於2002年「十六大」期間進京上訪,在京被惡警綁架,至今下落不明。姐弟倆的母親於淑娟2002年4.25在家被太平鎮惡警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集賢縣看守所。

    ◇煙台公安局國保部門於今年十月把佳木斯勞教所解教的大法學員孫然接走,想利用其當誘餌。請煙台地區大法弟子看到此消息引起重視,廣泛相傳,注意安全。

    ◇2003年12月8號,邯鄲市化林派出所惡警非法劫持胡憲生、王燕夫婦,兩天後他們把王燕押送回家,有兩個派出所的人晝夜看守。丈夫胡憲生被送到了邯鄲市陵西路上的國鑫飯店四樓,在那裏有專門人看管,輪番給他洗腦。

    ◇2003 年5月,天津市大港區公安局無理抓捕了王運才、馬秀容、王文秀、趙淑蘭、郭永紅等六名大法弟子。除郭永紅被釋放外,其餘5名均被非法判勞教,其中王運才還被打成重傷(王運才被抓之前已經在保外就醫),至今仍在天津市的公安局醫院裏。

    ◇大連市金石灘國家旅遊渡假區陳家村惡人及電話:書記王文君:辦公室電話:0411-7900203;村長陳久振:家電:7900266;會計許維東:家電:7900934;村委員於善寶:家電:7900315;滿家灘村治保主任:張希保,辦公室電話:7900346。

    ◇大連金石灘旅遊度假區「610辦公室」因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現已更名為「大連金石灘旅遊度假區管委會穩定辦公室」

    ◇哈爾濱市平房區大法弟子谷雲鵬因在單位網上發有關法輪功的郵件,現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鐵路公安處。谷雲鵬拒寫「三書」,已開始絕食抗議。

    ◇哈爾濱市平房區新疆派出所已非法抓捕幾十位大法弟子。犯罪惡人名單如下:
    新疆派出所電話:0451-86119110;所長:劉樹文;教導員:林濱(主謀迫害);警察:周軍、趙國春、周振華、趙文華等。

    ◇哈爾濱市大法弟子黃向微,現被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五隊。據消息證實,由於同修們不斷的發正念和打電話到萬家勞教所醫院,醫院方面壓力太大,讓長林子勞教所提人,長林子不提。後來是勞教局硬讓長林子把人提回來。據說黃向微已絕食抗議15天,身體極度虛弱,長林子已給他灌食迫害六次。

    ◇長春一汽迎春路派出所所長李曉光自99年7.20以後一直追隨江XX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經他手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送勞教。2002年3 月又充當邪惡工具,帶領多人多次闖入大法弟子家進行非法抄家,致使多名大法弟子下崗失去工作。

    ◇長春綠園區民主小學老師陳某某,原來身體不好,曾動過心臟大手術,在煉法輪功後病全消,2000年10月她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抓捕拘留。後來經駐京辦事處送回長春拘留迫害。學校和教育局把她非法開除,現已四年。

    ◇遼寧省凌源勞改分局局長李元偉99年7.20以來,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先後在熱水湯,朝陽教養院,凌源聯合中學,凌源發電廠辦洗腦班,指使凌河公安分局抄大法弟子家,綁架,勒索錢財,拘留教養大法弟子,刑訊逼供等。

    ◇凌河公安分局局長劉慶臣賣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抄家綁架拘留關押大法弟子,刑訊逼供,勒索錢財,指使犯人毆打大法弟子,非法關押50多人次,勒索錢財10多萬元。凌河公安分局副局長馬振江99年7.20以來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非法綁架大法弟子送拘留所關押,監控大法弟子行蹤,電話騷擾,張貼污衊大法的標語,設監控器抓捕大法弟子,用老虎凳上刑,逼供毆打。凌源市萬元店鎮派出所所長楊春林指使惡警綁架大法弟子,抄家罰款,刑訊逼供。

    ◇遼寧省蓋州市宋淑豔被營口洗腦班劫持。

    ◇遼寧省蓋州市猶大王然在馬三家勞教所邪悟,回到當地後到處騷擾,並多次配合當地610 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犯下重罪,影響極壞。王然電話0417-7810962。

    ◇工作於蘇州長征-欣凱製藥有限公司(原蘇州長征製藥廠)化驗室的大法弟子陳琳瑜,女,24歲,因為向世人派發真相材料,於今年11月15日左右被當地惡警秘密綁架。

    ◇雲浮市看守所曾關押了20多個大法弟子,並對賴珍賢等大法弟子進行酷刑迫害。

    ◇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部份獄警電話,略。

    ◇使用激光打印機,如果碳粉含有雜質的話,會對打印機硒鼓有很大傷害,這時就需要用細篩籮把碳粉篩一下。可是市場上很少有這種細篩籮,我使用的篩籮就比較粗,後來我們用細紗布把篩底換下來(雙層更好),效果很好,大大提高了利用率。惠普激光打印機剩的殘墨篩後可重新用。

    今日39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我的功友是東北某市的大法弟子,老倆口都修煉大法。2001年和2002年兩次都是在家裏被綁架走的,並被送進了拘留所。這兩次他們家共被勒索去兩萬三千元錢。朋友們:法輪功學員煉功來去自由,一切活動免費,從開始到現在始終如此。可不願放棄煉功,就要被公安綁架並勒索數萬元,請您分析,到底誰在斂財,這幾年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勒索的錢不知有多少,到底誰在斂財。


    資料彙編

    真相傳單:《給石家莊父老鄉親》(1)
    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