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讓恐怖成為大眾文化


【明慧網2003年12月13日】今年10月初,台灣法輪功學員林曉凱被上海國安局非法秘密拘禁,20天後才獲釋,返台見到妻子的第一句話竟是「我可以相信你嗎?」

這讓我想起8年前看過的一個電視連續劇,叫「Nowhere Man」(中文譯成「全面封殺」)。

這個故事是由一張照片的底片引出來的。一名叫托馬斯(Thomas Veil)的專業攝影師,在展出了一張偶然拍到的軍隊處死平民的照片不久,他同太太出去吃晚飯,中間去了一趟洗手間,回到坐位時,太太不見了。回到家,太太打開門,卻根本不認識他,還從房間裏面走出一個男人,說是她丈夫。托馬斯的朋友、親戚,沒有一個人再認識他,他去查詢檔案,赫然發現他所有的記錄都已被刪除!他被強行帶到精神病院,很快,他發現這個醫院也是整個陰謀的一部份。他帶著那張照片的底片的秘密,逃出了醫院,開始了恐怖大逃亡。

「Nowhere Man」這個節目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恐怖片,但是,那種人與人之間突然不再信任而造成的內心深處的震撼,才是真正應該引起世人警覺的。多少年了,看過了多少的暴力鬼怪的恐怖片,唯有這部不是恐怖片的「Nowhere Man」造成的「恐怖」,讓人記憶猶新。就連扮演托馬斯的演員布魯斯(Bruce Greenwood)也心有餘悸地說,「突然,當我看著鏡子時,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我自己認為的我自己,或者,我認為發生過的事真的發生過。」

這正是台灣人林曉凱返台見到妻子說出「我可以相信你嗎?」這種感覺的真實寫照。

林曉凱回憶:

「回到台灣第一天不敢回到家,因為我怕家裏電話被竊聽,或一些不好的東西,所以去住旅館也不敢跟人家說我回來了,第二天我才回到家,也不敢隨便亂接電話,因為我擔心他們(大陸)給我電話,不知道叫我幹甚麼。」

「我回來在澳門機場遇到一個台商,尋求我幫忙他處理一些機票的問題,可是那時我卻有點懼怕,我怕他是不是大陸派來要監控我的,我一邊幫他們,陪他吃飯,一直到上飛機,下飛機,可是我是很痛苦。我會很不自覺的去觀察他,是不是特務?是不是來監控我的?」

「我有一封信E-MAIL在我的電腦裏面,寄往明慧網沒有被登出來,可是他們怎麼拿到這一封信的,我真的想不透。」

「在那種環境特別是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他們精細的計劃,我是受不了的,我真的不知道該相信誰。在整個過程中,也很疑惑,我不曉得我要不要相信他們所講的每一句話,或者他們下一步又要怎麼樣對待我。」

與「Nowhere Man」不同的是,一個是虛構的故事, 另一個是發生在上海國安局的真實經歷;一個讓熟人都不認識你,另一個是人們都認識你,而讓你不敢認他們;一個是盡力把恐怖侷限於托馬斯一個人,另一個是要把這種恐怖通過林曉凱擴散到所有人。

江澤民集團的恐怖手段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林曉凱回到台灣後,相信中共特務在台灣已經滲透到非常嚴重的地步,至少八成法輪功學員在其掌控之中。

這正是上海國安局對林曉凱實施20天的精神恐怖的真實意圖:想讓林曉凱把這種精心策劃的恐怖氣氛傳播給外界。

江澤民集團為甚麼要對法輪功學員耍這種手段呢?

這實際上是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大勢已去的客觀反映。

看看前兩年江澤民最猖獗時,在國內是無理抓人、判刑、洗腦、燒書、株連、下崗、失學、栽贓自殺殺人、製造自焚騙局,全國上下一片「憤怒聲討」;在國外是砸玻璃、燒汽車、發恐嚇信、竊聽電話、破門偷資料、煽動壞人打人罵人、攻擊法輪功網站、發垃圾郵件……那個猖狂,真是邪氣十足。

可是,它每一次做惡,都是在世人面前暴露它的邪惡的機會。幾年下來,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的和平抗爭和講真相,使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江澤民的邪惡。

江澤民的新伎倆就是,借用「個體的恐怖」的手段來製造「全局的恐怖氣氛」。

這種手法雖然更邪惡陰毒,卻顯示出江澤民集團在總體上已經失敗,在運作上,搞大面積的「恐怖行動」已經力不從心了。

在林曉凱事件中,它的手法不過是先讓一個上海的特務偽裝學員,盯上了向大陸人民講真相的林曉凱,進一步掌握他的各種情況,利用台灣法輪功學員單純與善良,誘騙林曉凱到上海,突然拘捕他,抖出掌握的各種細節,使得林曉凱身心恐懼,特別是認為自己平時並不太拋頭露面,江澤民集團都能瞭如指掌,還不可怕?他也就相信了八成台灣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特務掌控的謊話。

然而,林曉凱被嚇住,主要是因為他從小生長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環境中,沒有經歷過大陸鬥爭文化的浸泡,更沒想到中共幾十年搞整人運動積累的種種整人手段即便拿出一點也能達到那樣邪惡的程度。但是,上海國安提供的反面教育,同時也提供了一個好機會,讓林曉凱和過去與他有類似心態的台灣人士迅速對大陸迫害的邪惡程度有個直觀印象,從而越來越清醒、理性地努力向國際社會揭露迫害、呼籲譴責和制止江澤民小集團的恐怖主義行徑。

最近,邪惡還發動了用病毒攻擊法輪功學員的電腦,製造網絡恐怖;更有特務在網上散布小道消息,甚麼能如何輕易地監控法輪功學員的手機、如何輕易地打入法輪功學員內部等等。

事實上,當從昔日大張旗鼓的攻擊轉為如今的小偷小摸,唱虛張聲勢的「空城計」,圖一時之自慰時,已經表明江澤民集團是強弩之末了。

上一次我寫了一篇「當仇恨成為一種政治文化」,是說江澤民集團製造謊言散布仇恨,這是想從外部製造壓力,讓大家仇恨法輪功,來為維持鎮壓找藉口;

而江澤民集團這種製造「恐怖氣氛」的作法,則是想在法輪功內部製造壓力,讓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然後把這種氛圍蔓延到整個社會,既讓法輪功學員害怕而不敢出來,更讓他人不敢為法輪功說話,讓恐怖吞噬人們的良心和道德,泯滅人們對正義的嚮往與支持。

可以說,江澤民是在製造「恐怖文化」,企圖在「恐怖文化」中達到控制人們精神、制止人們獨立思考,進而控制人們行為的目的。

中國有5千年的文明,仁義禮智信,「和為貴」。

江澤民集團為鎮壓「真善忍」而全力製造的「仇恨文化」和「恐怖文化」,就如同給中國文化的血脈裏添加慢性毒素,這是在真正變異我們民族的精神。

暴行可以摧毀一個時代,而融進文化中的毒劑卻會毒害世世代代。願所有的炎黃子孫及時警醒,不要對「恐怖文化」的製造者和推行者存有任何幻想。社會環境能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權和生存安全,是每個社會一員是否選擇良心的結果彙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