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出馬三家 處處用心救眾生


【明慧網2003年12月11日】大法弟子楊帆(化名),女,53歲,98年10月份得法。2000年10月17日第一次進京上訪,10月28日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宣武區看守所7天,接著再次去天安門正法被關押北京前門分局,之後被轉押到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因抵制迫害不報姓名,12月30日被轉到瀋陽市看守所,行政拘留1個月後,轉刑拘在瀋陽看守所非法關押4個月,期間受盡各種毒打,連頭髮都被惡警拽掉。

2001年5月,楊帆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送至遼寧龍山教養院。在當時龍山教養院殘酷迫害的情況下,楊帆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最後龍山教養院惡人無奈又把她送遼陽市看守所,楊帆絕食10天後,於6月被送往當時中國最邪惡的黑窩──馬三家女子勞教所。

在馬三家勞教所,楊帆不但自己抵制迫害,還主動利用各種時機揭露惡警的偽善,清除其背後邪惡因素,證實大法並帶動其他同修共同抵制,期間幾次絕食抵制迫害。曾被送瀋陽醫大搶救,惡人們給她野蠻灌食時,連牙都撬掉了,她曾大口吐血,被迫害得頭髮都白了,身體幾乎癱瘓。但楊帆始終有一念:堅決不向邪惡妥協,只要活著我就要證實大法,一定要等到在人間正法的最後。在她強大的正念和絕食抵制下,惡人對她無計可施。最後一次在馬三家勞教所絕食抗議100天後,2002年7月堂堂正正闖出魔窟。

回到家後的楊帆身體極度虛弱,幾乎癱瘓在床,但楊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整點發正念。身體迅速恢復,幾天以後便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她無論是嚴寒酷暑,還是冰天雪地。她都一如既往的向世人講清真象,她說:只要正法一天沒有結束,我就要兌現自己隨師正法的誓約。她不管走到哪裏,口袋裏都揣著真象資料和光盤及不乾膠等,有時面對緣份很大的人,就把自身遭受的迫害告訴他們。因她時時心存正念,心懷慈悲,經過她講真象明白的人無計其數。下面就是她抓住機緣講真象的幾個故事:

(一)一次楊帆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邊去某商場買菜。和她非常熟悉的售貨員看她帶著耳塞就問她:你在聽甚麼?因為當時商場人很多,楊帆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回來後越想越覺得不對,我應該在甚麼時候都堂堂正正證實大法,如果下次再有這樣的機會我一定不能錯過。

過了幾天,偏巧又到了那個商場,那個熟悉的售貨員又一次問她:你上次聽的是甚麼?這回楊帆放穩了心態,平靜地告訴她:我在聽李老師講法錄音帶呢!並當著商場許多人的面給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真象……。

(二)有一次到了當地所謂的敏感日,聽說惡人準備在當天抓捕大法弟子。有些學員躲了起來。楊帆悟到,邪惡雖表面瘋狂,但落到實處卻是很虛弱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就可以銷毀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我要主動清除邪惡。

那天恰巧下著大雨,她口袋裏揣著不乾膠和真象資料來到了當地最邪惡的某公安分局。她一邊發正念,一邊在分局周圍貼了大量的不乾膠,還發了不少真象傳單。因她心態純正,有些不乾膠在公安分局的對面電線桿上幾個月還留在上面。

(三)2003年9月中旬,在本地有兩位大法弟子被迫害後,因要弄清楚某派出所的惡警名單和不明真象的樓長家的電話號碼,楊帆為了使惡人惡行儘快被曝光,機智地到派出所記錄下幾個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的名字,並面對面問清了那個不明真象的居委員會樓長的家庭電話號碼。過後其他的大法弟子把電話打到了那個不明真象的舉報者家中,使其明白了真象,並使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名單和電話號碼及時在全世界曝光。

(四)2003年11月的一天,楊帆和十幾位同修開完法會後,因東北的天冷路滑,大街上的路像鏡子一樣。無法騎車,而她離家又很遠,她一邊推著自行車一邊沿著馬路在走,因天黑路途不熟悉,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本市的另外一個區。這時她沒有著急,心中暗想,也許走錯路不是偶然的,可能有有緣的人在等待救度。就一邊向路旁的人問路,一邊發真象資料和光盤。

這時恰巧問了一個路邊的年輕人,那個年輕人操著南方口音說:我是湖南人,在這裏打工,也不太熟悉路。我明天就準備回家。楊帆聽完後非常高興,就對那個年輕人說,你和我今天太有緣了,你知道法輪功的事嗎?那個小伙子說:我知道一點,電視上說的一樣,你們說的一樣,我不知道誰說的對。楊帆耐心的給她講自己被迫害的經過和法輪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的盛況及江××在海外被起訴等。最後說的那個年輕人頻頻點頭,說:我相信你說的話。並要了真象資料和光盤。在這一晚上走錯路的幾個小時裏,楊帆一路向有緣人講真象,有五、六個人從中明白了大法的真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