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這位警察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聰明人」?


【明慧網2003年11月9日】由於找不到一個同修,我無法與別人交流,未免有些孤單。為了了解更多情況,也為了講清真象,一天我去了一位警察家裏。他這一方面的情況知道很多,我們過去就認識,只是,從不談工作。

我一坐下就開門見山地告訴他自己學法輪功了,還講了我母親的情況,我兒子的情況,為了更有說服力,我帶上了所有的病歷及化驗檢查報告。

我說:「如果我不學法輪功,我永遠不會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儘管我不會跟隨你們落井下石,也會認為你們鎮壓誰與我無關。可是,現在這件事與我有關。」

「你們說法輪功是一個嚴密的組織,可我也是法輪功的一員,我非常清楚,這個功法你想學就學,不學就走,沒人拉你,也沒人留你,哪來的組織?如果幾個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說說話也算組織,就該鎮壓,那麼,十二億人口早該殺絕了。」

「你們說法輪功斂財,可是,我學了這麼久,沒人要過我一分錢,相反,所有的資料在網上免費下載。」

「你們說法輪功擾亂社會治安,顛覆國家政權,可是你們抓了那麼多的刑事罪犯、治安罪犯,有哪一個是學法輪功的?只有真正學法輪功的人才知道,我們不想要甚麼權力,別說國家政權,你就是把全世界都給我,我也不想要。」

「你們說學法輪功的自焚、殺人,更是荒唐可笑。法輪功禁止殺生,更不會允許去殺人。幾個瘋子來表演你們就往法輪功身上推,全國每年自殺殺人的何止成百上千,其中許多人就是共產黨員,那麼,為甚麼不取締共產黨?」

「你是真正接觸法輪功的人,你去看看,他們一個個都誠實善良,與世無爭,只是早晨到公園煉煉功,為了有一個好的身體,就值得這樣不擇手段來鎮壓、往死裏整嗎?做這些事情你從來沒感到良心不安嗎?」

這位警察一直耐心地聽我述說,開始是微笑,然後是沉默,最後不住地搖頭:「我們不談這個問題好嗎?」

「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問題。我不是來質問你,其實我更想來求教,我誰都不認識,而你接觸了那麼多人,應該有所了解,我只想聽你一句真心話。」

警察想了想,說:「看你那麼辛苦講了一個晚上,我就說一句吧,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聰明人。」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原想著跟他來個唇槍舌劍,誰知一句話讓我啞口無言。一個警察,在如此的環境壓力下,會說出這樣的話,是我萬萬沒想到的。

如果他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我不會在意,好人也有傻的,好人也會幹蠢事。可他說是聰明人,這讓我難以理解。他的話,不僅肯定了學員,更重要的是,他肯定了法輪功。

那麼,他為甚麼會這樣說呢?

警察的故事

在我的一再追問下,又過了幾天,這位警察給我講了他親眼所見的兩個故事。

一位老太太,七十多歲了,駝背二十幾年,身體幾乎呈九十度彎曲,還身患多種疾病。一天不知誰給了她一本《轉法輪》,書還沒看完,她就放下來興奮地說:「我全明白了,我甚麼病都沒有,我所有的痛苦和磨難都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現在就開始還業。」

於是她認認真真的學法,煉功,完全按照書上要求的去做。三個月後,一天在公園裏,十幾個人同時煉功,當時是早晨四、五點鐘,很安靜,在做抱輪動作時,她背上的骨頭突然「叭叭叭」地響,在場的人都聽到了那骨頭聲響,接著,那一邊響著老太太身子就一邊慢慢地立起來,幾分鐘後,駝背消失了,整個人直挺挺地站那裏。十幾個人看到了那驚天動地的一幕,眼淚不住地流了下來,老太太當即跪在地上,叩謝師父大恩。

九九年的時候,老太太也被抓了進來,要她寫保證書,她說:「你一刀把我給殺了,一槍把我斃了,我也不會寫。」

她說:「我患病駝背幾十年,活得人模狗樣,共產黨關心過我嗎?共產黨能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嗎?我的師父無條件地把我病給治好了,讓我過上了好日子,你讓我背叛師父,寫那些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話,可能嗎?」

另一個故事的主人是位小伙子,一個公司的業務員。身患白血病,已經到了晚期,無藥可救了。公司為了他欠了醫院十幾萬,最後醫生動員他出院,讓他回家,藥也停了。對家屬說,想吃甚麼玩甚麼的,就順著他吧,反正沒幾天好活了。

這位小伙子的姐姐當時剛學了法輪功,就拿書給弟弟看,說,這是最後一線希望了。幾天過去,幾個月過去了,他不但沒死,病情反而有了好轉,到九九年被抓進派出所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個完全健康的人了。

這兩個人最後結果怎樣,近況如何,警察沒告訴我。他只是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