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的大法弟子李忠民

【明慧網2003年11月8日】關於李忠民生前的證法歷程,在明慧網上曾有多次報導,在這裏僅僅記敘的是我與他一起生活修煉中的一些所見所聞及我個人在修煉中走過的路,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勉。

在2000年7月以前,我曾先後三次與李忠民住在一起。李忠民為了洪法付出了很多,同時他對自己的修煉很嚴格,要求很高,而且非常能吃苦,承受力很大。我們曾在一起打坐煉功,往往在別人腿疼忍受不了的時候,他都能堅持到最後,而且臉上總是掛著笑意。有一次我問他打坐時為甚麼要笑呢?他說:「每當我臉上掛著笑容的時候,就是腿最疼的時候。有的人在腿疼時臉上是痛苦的表情,我覺得那不應該是大法弟子的表現和形像。面對痛苦,我就是要笑臉相迎。」也許就是這種認識為他以後的證法歷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面對無數痛苦的魔難與生死的考驗,他都能坦然對之,堂堂正正地走了過來。

在99年7.20邪惡開始迫害大法時,在大連的人民廣場李忠民與其他年青的大法弟子被惡警暴打,隨後他便被開發區哈爾濱路派出所抓回關押在開發區看守所。在99年末李忠民又上天安門上訪被關押在北京看守所,因他不說姓名住址,惡警與犯人每天都毒打折磨他,他體重原有一百五、六十斤,一個月後出來時被折磨得只有一百斤左右。他告訴我那段時期是他感覺最苦、最難過的一段日子,不只是肉體上的,他說最苦的是沒有同修可以交流,他只是憑著對法的正信挺了過來。回來後又被瓦房店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在2000年4月份我又和他住在一起,這段時期也正是他走彎路的時期。我曾對他說:「我不想與你爭論甚麼,叫我看你只是誤在一個層次中了,將來當你明白時,你會體會到你在法中昇華的那一大步,那時對法堅定的心是甚麼都改變不了的。」正如我所說的,在師父新經文《走向圓滿》發表出來後,他徹底醒悟了,他並沒有趴在原地不起來,也沒有陷在深深的自責與悔恨中,他對我說:「我知道錯了,我一定要在今後做好。」隨後便進京為大法討公道。他曾數次被抓,數次正念闖出,並回來鼓勵其他同修走出來。我問他是怎麼出來的,他說有次警察圍了一圈讓他們坐在中間準備將他們帶走,當時他就想:我不能被抓進去,還有那麼多的同修沒有走出來,我的事還沒有做完,我得出去。想到這兒他站起來從人群中走了出去,那些警察都像沒看見他一樣。每次他都是憑著這種無私無畏的正念闖出來的。「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

李忠民在2000年7月中旬在北京被抓時,我也被派出所綁架。他們讓我拿錢保釋我的妻子(也因上訪被抓)。我告訴他們我不會給他們一分錢的,這分明就是勒索。他們就扣押我不放。我質問他們為甚麼抓我,他們就說因為你煉法輪功。我說哪條法律規定不讓煉法輪功?又有哪條法律規定煉功就抓人?他們也說,還真沒有這樣的法律,但是上面讓抓我們就抓,只要你寫保證不煉了就放了你。我堅決地對他們說保證我不寫,我就是煉。就這樣他們強行將我拘留半個月,並在拘留票上寫:利用××門搞迷信。這多可笑。因為他們找不到關押我的相關法律條文。我說你們在騙人,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是甚麼××門,也不搞迷信。當時那個警察笑了說:本來就是騙人嘛。半個月後,我從看守所出來到派出所要身份證,他們又將我扣押,非讓我交5000元錢。我問這是甚麼錢?他們就逼我寫保證,我不寫也不拿錢。最後他們討價還價:5000沒有3000也行,3000沒有2000也行。一看我不給,所長親自找我談。我對他說:「我現在明白了,你們不管我煉不煉,反正就是要錢。」那個所長惱羞成怒,站起來咆哮著:「你就是反××黨。」就這樣,我又被非法關押了半個月。他們到裏面問我煉不煉了,我說天天都在煉(在裏面的一個月基本上我都堅持煉動、靜功)。最後他們沒有辦法,只好對我說:我們也不管你煉不煉了,只要你離開我們的管區就行了。在看守所,有些警察公開就說:「還是煉法輪功的人哪,就是好人!」因他對大法弟子絕食抗議有些不理解,曾找我問這個問題,我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在任何時候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麼面對這麼殘酷的鎮壓和迫害,我們只能採取和平的方式抗爭,而絕食只是我們抗議的一種方式。如果沒有天大的冤屈,誰也不會採取這種最痛苦的方式抗議。」

就在我被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又接觸到了李忠民。他在北京被抓後就絕食抗議,回到大連就被送到戒毒所,當天晚上惡警逼他和其他同修看攻擊大法的錄像。他站起來就煉第一套功法。幾個惡警嚎叫著撲上來,將他拖到四樓進行毒打、電擊。他的左半邊臉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打橫幅時被武警打得烏紫,這次又被惡警打得臉變形,左眼出血,然後第二天就將他送到開發區看守所。他繼續絕食半個月,曾兩次被強行灌食。當他第二次被灌食回來後,我看到他嘴裏都是血。我不忍心看到他遭受這樣的痛苦,就勸他說:「你吃飯吧。」他說:「我不吃,我沒有錯。」他在絕食期間,惡警逼他幹體力活,指使犯人毒打他。在我11月份再次被關進看守所時曾遇到打過他的一個犯人,我問他為甚麼打李忠民?他說:因他不吃飯,警察讓打的,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根本就不想打。他們都很佩服李忠民。後來李忠民被非法勞教,又在2000年12月31日堂堂正正走出大連教養院。之後直到他被迫害致死,我一直沒有再見到他。 

在我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期間,不斷地聽到李忠民在外面正念正行、講清真象的消息,這鼓舞著我們每個人。而邪惡們對他愈加惶恐,發出通緝令全國追捕他。在2001年下半年市局來人找到我了解他的情況,想找抓捕他的線索。我一概回答不知道。最後他們走時問我:你認為李忠民做得怎麼樣,你們是不是都把他當作榜樣。我回答:「李忠民做得非常好,這是肯定的,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但是我們的法中講,修煉是沒有榜樣的,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是的,大法修煉中沒有榜樣,但是在魔難中我們都應該表現出純正、無私、大忍和洪大的慈悲。李忠民就是這樣做的。「雖然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但是大法弟子中畢竟有許多人在這次迫害當中做得非常好,給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樹立了大法造就的覺者的威德,也創造了歷史上從來沒有的正法中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輝煌。」(《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在此我希望看到此篇文章的善良的知情者能夠提供李忠民在大北監獄被迫害致死的詳細情況。謹以此篇向所有在證實大法的路上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合十致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