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焦點謊談採訪景佔義(2):關於離體體驗和科學


【明慧網2003年11月8日】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日前再次對法輪功進行批鬥,節目的主角是因正當經商而被判刑入獄八年的景佔義。在這個角色中的景佔義被迫扮演了一個騙子,同時對他人進行栽贓陷害,一如文革時的牛鬼蛇神們在戴上高帽後高呼「我有罪」的同時揭發他人、反戈一擊的荒誕劇。只不過焦點訪談的這齣戲多了點現代色彩,文革時「階級鬥爭」的布景這次被抹上了一層「科學」的油墨。可是在「科學」的油墨之下,我們看到的是一如「階級鬥爭」時代的無知、無恥,和對科學精神的侮辱和踐踏。

被迫進入角色的景佔義否認自己當年通過修煉得到研究成果的事實,但是他無法否認超自然現象的存在。關於元神離體,在東方歷代佛家、道家的修煉中有很多記載,在西方更有大量的案例佐證。其中的辭世體驗(near death experience,NDE)就是離體體驗的一種,自從雷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博士的暢銷書《生生相繼》(Life after Life)發表以來,這個概念已經在西方主流社會廣為人知,並有大量的案例被記載。正常狀態下的離體體驗(out of body experience,OBE)也是屢見不鮮,在歷史和現在被各階層的人們所報告。歷史名人如赫胥離(Aldous Huxley)、歌德(Goethe)、勞倫茲(D H Lawrence)、傑克-倫敦(Jack London)都稱自己有過離體體驗。羅伯特-克魯考(Robert Crookall)博士是阿伯丁(Aberdeen)大學的一位地質學家,也是一位業餘的超心理學的研究者,他所調查的案例足足寫滿了九本書。蓋波德(Gabbard)、丟慕勞(Twemlow) 和召恩斯(Johes)研究了有離體體驗的人的心理狀態,發現他們都是正常人,整體上心智調節能力非常好。絕大多數人的離體體驗是自發的,但是也有一些特異功能者可以自如地離開身體。對於這個話題,筆者有時間將專文論述。

至於以特異功能進行科研,也曾有過先例,比如多倫多大學人類學教授、加拿大考古學會的發起副主席易默生(EMERSON)曾和一位叫麥可幕蘭(MCMULLEN)的遙視功能者合作進行考古發掘。和所有受過正規訓練的學者一樣,易默生教授開始的時候很懷疑麥可幕蘭以心靈之眼看到古老過去的能力,但通過與後者的合作,他對這種能力深信不疑,並在1973年的加拿大考古學者的一個年會上講述了他們的合作經歷。當然,特異功能的使用是受到嚴格控制的,絕不能用來追求私利,這一點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和歷次講法中有詳細闡述。

對於離體體驗等現象,現代醫學也曾試圖歸之為大腦的神經作用,但是目前已知的神經現象很難解釋離體體驗中豐富的感受和被驗證過的事實。也有一些學者試圖推廣現代物理學的時空觀,提出如全息宇宙等概念對這些現象進行解釋,一些學者甚至在華嚴經的世界觀中得到啟示。本文所引用的事實就來源於一本名為《全息宇宙》(The Holographic Universe)的書。當然最直接的解釋就是人是有元神(soul)的,元神不滅,輪迴轉生,在有些情況下可以離開身體,進入另外空間。西方社會中有很多關於輪迴轉世的書籍出版,如Michael Newton博士就曾詳細研究了人的神識在去世後離開人體、轉生時進入人體與大腦融合併被隔絕更高的智慧、和在彼岸世界在高層生命的指導下回顧、檢討自己過去一生的種種經歷,並發表了兩本書翔實地記錄了大量的研究案例。筆者對這些研究也曾寫過很多介紹文章。對於其他的特異功能如慧目等,不僅在西方,近來台大電機系教授李嗣涔就曾發表他長期進行的「心電感應」和「手指識字」的研究。相關文章都可在明慧網上查閱。

對於這些被反覆記載的超自然現象,儘管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西方從未有哪個政府以國家機器對討論、研究這些現象的人進行迫害,也從未動用媒體力量對他們進行口誅筆伐(其實西方人普遍信仰的耶穌不就是一位屢行神跡的精神導師嗎?)而大陸當權者一再打著科學的名義對教人向善的精神信仰進行血腥的迫害和肆意的謾罵,他們的做法其實是黑暗的宗教裁判所燒死布魯諾的做法,完全是對科學精神的褻瀆。

焦點謊談還請出一位邯鋼科技環保部副部長作證說:「鋼水的溫度是1700多度,人根本就進不去。」這實在是一個可笑的論據。元神或西方社會所說的soul是完全超越我們物質時空存在的,鋼水的溫度難道還能把元神或soul熔化嗎?

在大陸,獨裁者江××無德無才的兒子可以成為科學院副院長,沒有任何科研水平、沒有任何學術成果的何祚庥可以打著「院士」的幌子為人權迫害推波助瀾,這才是大陸科研競爭力逐年下降的原因所在。如果大陸當權者有哪怕一點點自信,對科學哪怕有一點點尊重,就應該允許修煉法輪功的民眾講話,就應該允許第三方公正、專業地調查法輪功祛病的神奇效果,就應該允許大陸的民眾瀏覽明慧網。可是他們根本不敢,只是一味地通過被其豢養的喪失職業道德的喉舌媒體編造謊言、誣陷無辜,這本身就表明他們才是反科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