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和尚懲治惡人是不善不忍嗎?


【明慧網2003年11月6日】華僑時報說是因為它批評了法輪功,法輪功才起訴它的,法輪功不允許言論自由。有些人對此說法信以為真。有些人甚至因此而說法輪功起訴華僑時報是不善、不忍的行為。那麼,起訴華僑時報真的是不善不忍嗎?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法輪功的真善忍到底涵義是甚麼,再來看看華僑時報是否真是在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批評」法輪功。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配以五套輔助功法的一種性命雙修的修煉方法,以提高人的道德水準、做道德高尚的人、強身健體、健康長壽為目的。修性即修心性,以真、善、忍為衡量好壞的標準,提高道德水準。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是用於修命的,即強身健體、健康長壽。

法輪功的「真」要求修煉者為人誠實,說真話,辦真事,堅持真理。法輪功的「善」要求修煉者對所有人都好,善待所有的生命,不傷害他人,更不能殺生(連小昆蟲都不能殺,更不用說殺人)或自殺;看到有人做壞事會想辦法阻止他,以免他將來遭報應,也為了更多的人免遭禍害。法輪功的「忍」要求修煉者寬容他人,以善待惡,以德報怨,不以暴制暴,能為堅持真理而忍受重負。法輪功是「真、善、忍」同修的,三者不可分隔。

如果人人都能按照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去做,這個世界就會是一個和平美好的、充滿愛的世界,就不會有壞人,不會有暴力和恐怖。因此,法輪功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國各級政府的一千多項(加拿大的褒獎一百多項)褒獎,其中包括由中國政府在鎮壓法輪功之前頒發的四項褒獎。

那麼,華僑時報是怎樣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來「批評」法輪功的呢?

2001年11月3日出版的華僑時報第31版上刊登的一篇文章,杜撰所謂加拿大受害者的名義聲稱煉功四、五年以上的人「每個人都被XXX控制,XXX對人在進行人畜交配,滅絕人性的法西斯暴行,佔有他們的肉體,……,個個目光呆滯,兩眼發直,滿臉發黑,瘋傻不堪入目。」「個個渾渾沉沉,視物模糊,記憶力喪失,瘋瘋癲癲,精神失常,思想混亂,甚麼也聽不進去,迷迷糊糊地不清醒,確實感受到沒有病,因為得了精神病,精神病痛感沒有,……,把人的陰部安上甚麼豬、狗、驢、雞等進行實驗……。」

善良的人們,看看事實,看看你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他(她)們是不是個個自殺、自焚、家破人亡、充當妓女,……,這樣無恥、下作的文字是批評用語嗎?能適用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嗎?

且不說文章的作者和華僑時報根本拿不出證據為他們自己辯護?我們僅僅從報紙應該對讀者和社會承擔的責任來看,就可以看清刊登這樣下作的文字是對法輪功學員和眾多讀者的人格侮辱與侵犯。全世界上億的法輪功真修弟子的高尚人格和純淨心靈與華僑時報上這些卑鄙、下作、惡毒的言論毫不相關!

從另一個角度看,法輪功在國外廣泛獲得正義人士,正義律師,以及國會議員、政府官員的支持與褒獎,獲得諸多國家政府的支持與幫助。華僑時報的下流語言同樣是對所有支持法輪功的人士:律師、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和諸多國家政府的詆毀和傷害。

其實,了解事實真相的人都知道,這些對法輪功的誣蔑、誹謗之詞是邪惡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控制中國大陸造謠媒體,採用編造欺騙世人的手段鎮壓法輪功給海外華人帶來的直接惡果。它的目的是欺騙、煽動不明真相的海內外華人仇恨法輪功,以達到配合江澤民在加拿大以至全世界鏟除法輪功的目的。

江澤民對鎮壓法輪功下達的命令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為了達到名譽上搞臭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廣大群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以便為鎮壓找藉口,江獨裁操縱所有中國媒體和海外被中共收買的親共媒體對法輪功極盡栽贓陷害、造謠誣蔑之能。如編造出舉世皆知的漏洞百出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傅怡彬殺人案」等等,用來欺騙廣大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華僑時報誣蔑、誹謗法輪功的文章發表後,立刻出口轉內銷到了中國,出現在大陸媒體上,被用來欺騙中國大陸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讓他們誤以為全世界都鎮壓法輪功;為江氏流氓集團繼續鎮壓、鏟除法輪功尋求海外支撐。

華僑時報的誹謗文章出現在中國大陸後,江氏流氓集團加重了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至少又有400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華僑時報起到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幫兇的作用。對於這一點,人們不太容易意識到它的邪惡。

那麼法輪功有沒有給華僑時報除了對簿公堂以外的其它解決問題的途徑呢?

2001年11月3日華僑時報刊登惡毒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後,法輪功學員們多人都曾多次試圖和該報負責人聯繫,希望該報了解刊登這樣下作文字將產生的惡劣影響,停止這種錯誤的做法,並挽回影響;可是該報負責人拒不露面。在直接聯繫無門的情況下,我們又通過律師給華僑時報連續發了三封律師信,要求該報停止刊登誹謗法輪功的文章。但華僑時報不僅對律師信置之不理,又分別於11月10日、11月24日接著刊登了數篇誣蔑、誹謗法輪功的文章。2001年12月7日,法輪功學員最後以誹謗和煽動仇恨罪將華僑時報告上了魁省高等法院。

試想,濟公和尚懲治惡人,有誰會說他不善不忍?好人誰不拍手稱快?包公鐵面無私斬惡人,哪怕惡人是皇親國戚,又有誰會說他不善不忍?對做惡的人來說,濟公、包公當然是不善不忍的,因為沒讓他們隨意行惡;但對做惡者以外的眾人來說,他們是大善大忍的。因為在邪惡猖獗的時候,只有懲治了惡,善才能抬頭,眾人才會從中受益。

法輪功的善是對所有人都好,不是當老好人,看到殺人放火、有人作惡也不管;法輪功的忍是為堅持真理不屈不撓的寬容,不是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華僑時報刊登的是謊言,法輪功學員要求其停止散布謊言、煽動仇恨、挽回影響,符合「真」的原則;在勸善無效的情況下,用法律手段制止其繼續作惡,不讓其犯更大的罪,不讓其繼續傷害好人,不讓更多的民眾被謊言所毒害,消除公眾對一群善良的好人的仇恨心理,使各團體和睦相處,保持社會穩定,這是大善的行為;法輪功學員沒有使用暴力,不以惡制惡,而是只使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手段,始終都是理性、祥和的,符合「忍」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