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殘忍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9日】一 、酷刑折磨

與中國其它地區勞教所一樣,除採用各種方法(錄像洗腦,散播謊言,親情動搖,超時超額勞動,早5:50分-晚10點、11點甚至更長時間,加期,拳打腳踢,不讓睡覺等,)強迫放棄信仰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外,更具有其掩蓋、粉飾和偽裝的一面,幾年來,由江氏集團專項撥款,把一處破舊、雜亂的房屋一下變成了樓房建築,而且作為勞教系統的典型成為對外開放的窗口,可是誰能知道在這背後,卻發生著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的悲劇。

2001年12月初,全體大法弟子採取絕食、停止勞動抗議,要求學法、煉功和無罪釋放, 勞教所根據上級指示,對大法弟子進行上繩,掛吊,坐老虎凳,電擊,膠棒打等折磨,還揚言:上級有令,打死算自殺。長達1─6天折磨,很多人被嚴重打傷。50多歲、60多歲的老太太有的被折磨得拐著腳走路,手臂不能動。上繩這種酷刑更多地導致成內傷,筋,肌肉受傷,細繩緊緊地把手臂背向肩部,然後拉著繩往上提,或者惡警將捆好的手臂往上掰,往往疼昏過去。

顏愛英(焦作市公安局一名書記員),50歲,第二次被送進勞教所,因抵制強制性迫害,又一次被拖去上繩折磨,被折磨的不能走路,由兩個包夾架著走。

王德平,40多歲,因抵制星期日加班,被拖去「烤全羊」(黑道整人的方法),又有一次是以五馬分屍式的刑罰折磨。

有一個大法弟子(鄭州市某農校的化驗員)曾被上繩吊掛6天,折磨的死去活來,正念闖出勞教所後,因在校院內煉功,被學校保安和當地公安再次送進勞教所,抵制無理迫害,絕食,不幹活,6天後被強行拖走上繩,吊起來後幾個男惡警拉著她的腿轉圈,當時昏了過去。因煉功發正念被包夾打頭,踢小腹,掰手指,木板打手,因其繼續絕食抗議,人被折磨得變了形,兩個月後被送走,幹警說是送進新鄉精神病院。

二、 野蠻灌食

付紅霞,在數次絕食中,先後兩次被野蠻灌食,包夾和幾個吸毒犯人按住其手、腳,由惡警和吸毒犯人強行灌食,幾把勺子把被撬彎,嘴裏被搗爛,牙齦撬出血,兩顆門牙被撬成大豁口,血與食物一齊噴出,為防止吐出,惡警將幾把勺子把插入喉嚨深處,食物既嚥不下去又吐不出來,令其窒息。

朱仙芝,連續兩個月絕食,被多次野蠻灌食,下巴骨被撬錯位。

苑香范, 連續兩個月絕食, 被多次野蠻灌食, 瘦得大腿變了形,生活不能自理,惡警仍不放人,後來,四肢不能動,才由家人接走,其父曾寫信給當地610譴責此事,無任何結果,無任何賠償。

三大隊幾位大法弟子都是連續數月的絕食,人都脫了形,被幾個吸毒犯人抬著走,有的輸液針都扎不進去。才放人。

三、加期劫持

因大法弟子煉功,喊大法好,製作真善忍標語和不答卷,都被加期處罰3─6個月。2001年國慶,四個大隊的大法弟子有的打真善忍橫幅,有的喊大法好口號,均被惡警和包夾拳打腳踢,並加期3---6個月,加期在以後不斷發生,絕食加期,煉功加期,完不成勞動任務加期,不答卷加期,三大隊多人多次被加期,甚至超過勞教期一半以上。

四 、掩蓋粉飾
一旦有外邊參觀或其它勞教司法系統參觀,便把堅持說真話的大法弟子派去看錄像(都是洗腦錄像)找一些猶大或吸毒犯人進行採訪(都是些編好的假話和謊話)。

五、 毒害大法弟子家屬
勞教所兩個月一次接見日,大法弟子家屬必須在一張攻擊大法與師父的表上簽字,否則不准接見。

這一切罪惡都是江澤民一手發動的。 面對大法弟子的責問:我們只是說真話,做好人,有甚麼罪?如此狠毒對待我們?一些惡警更是直言不諱,你去問江澤民去,我們有甚麼辦法,只是奉命行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