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立山被判、杜導斌被捕與真相在公共空間的傳播

【明慧網2003年11月12日】最近,中國河北省文聯作家趙立山被非法秘密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湖北政論家杜導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拘捕。這兩件事看似相互獨立、互不相關,卻因為內在的相同原因關聯在一起,被視為當前中國正在發生的信仰迫害和輿論鉗控的典型事例,同時他們也被視為對中國精神迫害的勇敢衝擊者。

* 趙立山因信仰「真善忍」而獲「罪」

《明慧網》曾以多篇文章報導了趙立山因修煉法輪功遭到的迫害。這位年約六旬的老作家,於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此前身體狀況十分不好,曾因偏癱症狀住進醫院。修煉法輪功後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身心狀況得到了全面改善,在同行、朋友、親人和鄰里當中,他的高尚道德和無私品行受到普遍讚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集團公然迫害法輪功以後,他曾進京為法輪功上訪,並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抓,走脫後一直流離失所,遭當地公安部門的非法通緝。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趙立山在石家莊「9.28」非法綁架案中,在三、四十手持衝鋒槍的防暴警察的包圍和毆打中被非法抓捕,與其他八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公安部列為「重點」施加迫害,在長達一個月的刑訊逼供中,他被打得昏死。在長達兩年的非法關押中,被迫害得身上長滿疥瘡,血壓極度不正常,面部蒼白浮腫。儘管這樣,他還要遭受新一輪「強制轉化」的精神迫害,被剝奪親屬探視權,最近更被秘判有期徒刑十年,轉入保定監獄。

就是因為趙立山在江集團「取締」法輪功以後還要修煉,在開始全面鎮壓以後還要上訪,流離失所、被通緝還要堅持向公眾講清法輪功真相,被綁架、遭受酷刑還要頑強抵制「強化洗腦」,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就是因此,趙立山被秘判十年有期徒刑,成為四年來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冤獄中的又一例。

* 拘捕杜導斌是迫害法輪功的延伸

今年三十九歲的杜導斌,是多個網路和雜誌社的專欄作家和長期撰稿人,對中國時政的批評,甚至對江××指名道姓的摘貶斥責已非一年半載。當局為何突然發難,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之罪名拘捕杜導斌,引起海內外輿論的猜測。

杜導斌被拘捕兩天以後,「中國勞工觀察」的記者於十月三十日晚打電話到執行拘捕的應城市公安局,詢問事件情況。在與警察交談中獲知,地方警察對於通過網路談論政治異見並不在必糾之列,除非是法輪功。警察說:「一般情況,在網上發表文章的我們這邊好像是基本上沒管,只要不是法輪功我們這邊不管。」這個小小地方警察的話,毫無遮掩、直言表白了當前中國公安的「當務之急」,也是中國時政的「最大要務」──防範和打擊法輪功。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六日,杜導斌發文慷慨激昂地談論法輪功,文章題為「良心不許我再沉默」。

文中例舉了江××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大量事實,從「610辦公室」層層施壓地方官,不惜採用一切手段禁絕法輪功上訪,否則將被「立即就地免職」,到 「610」殺人如麻,各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從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到各地「610」機構成立各式「洗腦班」,對大批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折磨……文中揭露了江××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中對法輪功實施滅絕政策:「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以及後來對基層的具體政策,對法輪功學員「可以不講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杜導斌將這場發生在中國的野蠻迫害比作納粹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日本「七三一」部隊的虐殺和中國的文化大革命。

面對現實生活中活生生吞噬生命和人性的殘酷事實,杜導斌為自己以往的沉默作出了沉痛的良心自責:「四年來,由於片面相信當局對打擊法輪功的宣傳,由於自己的麻木和事不關己,我沒有太多注意到那些信仰法輪功的公民所遭到的非人待遇,在他們橫遭迫害時選擇了沉默──間接選擇了與專制合謀,今天,仿佛一夢醒來,突然目睹他們的悲慘境況,突然發現一個巨大的邪惡已經成為事實並且還在繼續擴大,我感到震驚,心中升起俄底甫斯式的自責。」

他感嘆道:「法輪功弟子──也是我們的同胞,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裏所遭受的迫害慘不忍睹,已經超過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極限!讓我感到無地自容的是,這些殘酷得令人髮指、令人震撼的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

他在文章的結尾這樣大聲疾呼:「我要大聲向大陸的知識界和網民們呼籲,中國善良的還緘默著的人們,你們醒醒吧,就在你們保持緘默時,納粹的幽靈回來了,佔據了我們的國家政權,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殘殺你們的同胞!該出手了!該救救他們了!用你們的聲音支持那些和我們擁有同等國民權利的不幸的人們吧!向那個巨大的怪獸勇敢地說出‘不’字吧,冤獄已經到了必須結束的時候。」

一些觀察家認為,杜導斌這篇浩然正氣的檄文,或許就是給他帶來不測的真正原因,因為他踏入了中共設定的禁區中的禁區,戳破了江××最致命的瘡疤,講出了中國時政當前最不能講的真話。因此,拘捕杜導斌實質是江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延伸,不僅迫害法輪功修煉人,也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情支持者。

* 法輪功真相在公共空間傳播是江××集團的最大恐懼

四年來法輪功不懈地和平抗爭,用各種方式開闢法輪功真相的公共空間,謊言被不斷揭開,驚人的迫害事實被大量曝光,這場迫害賴以維持的掩蓋欺騙、鉗制輿論所製造的邪惡空間,被法輪功真相衝擊得越來越狹窄。這種致命的衝擊,才是江集團的最大恐懼。因此從迫害法輪功之初,任何試圖揭露欺騙和謊言、揭露迫害真相的嘗試,四年多來一直都被江××集團嚴密防範和作為迫害的重點,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大量冤獄也因之出現。

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首次向外界揭露江集團迫害真相的北京秘密新聞發布會,所有參與新聞發布會的法輪功學員後來全部被捕,其中丁延、蔡銘陶被迫害致死,餘者皆被判重刑。參與吉林長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插播電視網的十八位法輪功學員,在江××「殺無赦」密令下,全部被捕並被判重刑,四千多長春法輪功學員受牽連,被綁架和抓捕,受到各種折磨和虐待,有的被奪去了寶貴的生命。日前明慧網報導,被判重刑的插播參與者劉成軍被吉林市監獄迫害得生命垂危,被秘密轉移,生死不明。

互聯網上近來流傳著這樣一件事:一天,幾個北京朋友到新疆一縣委書記家「蹭飯」,席間該書記說,還是你們北京人膽兒大啊,沒甚麼不敢說的話,江澤民都敢罵。在場一北京人答曰:北京人是膽兒大,說甚麼都沒事兒,罵江澤民也行;但我保證北京人有一句話不敢說。在場諸公不信:還有你們北京人不敢說的話?是哪一句?那人臉一沉,說:你站到天安門廣場上說一句「法輪功好!」試試。諸公臉色齊變,書記忙舉杯勸酒解「僵局」,──席間竟無一人敢對此再作任何評論或回應。

這件事生動說明了當前中國社會百姓生活中的恐怖現狀:對「法輪功」一詞噤若寒蟬。同時也說出了當今中國江××統治集團對於法輪功真相的懼怕程度:罵我可以,但支持和同情法輪功,談論和傳遞法輪功信息,就同樣要遭受格殺。這種出於本能的末日掙扎,對全民的精神迫害及其嚴酷程度,不亞於文革十年。

(明慧記者古安如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