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北省第一勞教所的所見所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10日】河北省第一勞教所位於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馬家溝。河北省唐山第一勞教所女子大隊,非法關押著從各地無理抓來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是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如:華北油田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郭永征(女)就是被單位騙來的;還有的是跟別人說自己的身體是修煉了大法好的,就被判了勞教,這個學員本身是殘疾人,一條腿有殘疾,行動不便。

因被非法抓來的法輪功學員太多,女隊已住不下,就分住在醫院的一層和二層樓裏。勞教所所長和警察揚言,還要蓋樓,並說,全國各地的勞教所監獄等關押人的地方都在擴建和新建,「把法輪功都抓來,徹底消滅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被分班後,每班都由罪犯(賣淫、詐騙、流氓、吸毒者)日夜輪流監視法輪功學員,還有11個監控器。有一段時間不讓去廁所,沒有便桶,實在不行,就在屋裏用臉盆或塑料袋大小便。

惡警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用木板抽、電棍電(邪惡的警察有虐待癖,閒著發狂時還以電老鼠取樂)、戴手銬、腳鐐、野蠻灌食。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有的絕食抗議關押。法輪功學員段津津(女),幾次被銬在一樓和二樓之間的樓梯拐彎的鐵柵欄上灌食,灌完後還留下胃管下次接著灌;法輪功學員張玉英被灌食時從鼻子裏灌進去,從胃裏返上來,就又從嘴裏流出來,這樣惡警們還不住手,邊灌邊流。有的灌完還沒到屋或到屋後嘔吐出來,就又被惡警拖出去重新再灌。有的灌完後,抽出的白塑料管被血染成了紅色,有的鼻子和胃都腫了,插不進去管,惡警和惡徒們就逼著喝,不喝就掐鼻子,捏嘴,用勺撬牙,嘴都流血了(法輪功學員劉星敏就是我親眼所見的其中一個)。有的被幾個惡警、惡徒按住頭、手臂,鼻子都插流血了也沒插進去,最後被惡徒們暴打一頓,直打得自己累得喘不上氣才住手。還有的絕食抗議時間很長了,惡徒們就每天到屋裏,一天灌好幾次。有一個姓張的惡警(女),灌食時嘴裏還不住地說「好玩」,它想玩玩,後來時間長了,它就又說玩膩了、玩累了。

惡警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還有在烈日下曬、淋雨、冬天扒去外衣,只剩內衣綁在小樹林裏凍。白天幹活晚上挨凍,有的日夜罰站。其中段津津站了幾天幾夜後,腳腕子都腫的跟小腿一樣粗。有的被夜裏面牆罰站,支持不住時,惡徒們就行兇。張瑞英被吊在球場籃球架上曝曬後,噴涼水。有一段時間,絕食幾十天每天都被灌食的法輪功學員不吃飯也必須去食堂。其中楊麗榮走不了路,也不允許人攙扶,在大家強烈的譴責聲中才勉強讓扶到食堂,就不讓扶了,站不住就蹲在地上,最後支持不住就倒在地上。惡徒們寧可讓犯人把學員背著,也必須去食堂。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很多或幾乎全部絕食時,全所惡警就全體出動,還找了許多身強體壯的男犯人站在食堂飯桌兩側,哪個法輪功學員背師父的經文就被電臉或拖出去被圍毆,有的還被繩子綁或銬在開會的大廳受刑。

有一個絕食多日身體軟弱無力的法輪功學員被一個實習的男警察兇狠地一腳踹倒在地上,在這種情況下,旁邊的大法學員誰要說句:「不許打人。」話音沒落,惡警的拳腳就過去了。其中有一次,一個1.80米多高的男惡警將一個身體不高、50多歲的大法弟子一下就打昏在地。還有的被惡警用髒布堵住嘴吊起來打。有一段時間,二層的法輪功學員幾乎天天煉功,每天都被拖出去或在二樓用刑,這時惡警們就把樓下的柵欄門鎖上,把本來很高音的喇叭放得更大。

強制洗腦的那段時間,惡徒們逼迫大法弟子日夜看污衊大法的錄像,不許上廁所,坐直不許動,腰或手腳其他部位稍微鬆一下或眼睛沒看電視就會遭到惡警和犯人的暴刑,不看的直接被拉出去施刑。強迫看電視不起作用就都被連夜面牆罰站,再一個一個地逼問。最後又讓一群叛徒輪流圍攻一個大法弟子,連打帶罵的強迫灌輸歪理。有時用欺騙、恐嚇、威逼、軟磨硬纏的手段給絕食抗議的人跪下舉著飯碗,就這樣,學員的善心被惡警利用著上當受騙。惡警還用欺騙的手段來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意志,說甚麼家裏人跟著一起受罰,孩子和老人沒人照顧等,其實有的法輪功學員的雙親已去世,惡警們都不告訴,根本也不讓學員回家看看。一旦哪個人在高壓下動搖或被洗腦後,惡警就催著給家裏打電話,把大法書交來等。被洗腦的人還經常考試,內容就是進一步的洗腦,就連不會寫字的人都得答題。堅定的大法弟子就被關小號、關禁閉。小號的房間就放一張單人床板,不許進出,犯人輪流監視,惡警利誘犯人說只要法輪功學員不煉了就會給犯人們減刑。有的法輪功學員背大法或煉功,惡警就會給他們加刑。在惡警這樣的威逼下,有一個犯人快要解教了,由她監視的法輪功學員一煉功,此犯人就被嚇昏過去了。有的法輪功學員就因為這點上了惡警的當,沒能煉功。關禁閉的小屋又窄又黑,只有監視和送飯用的小口,也是摧殘和折磨精神意志的魔窟。

作惡警察:魏群(女)、魏濤(男)、周俊明(女,隊長)、嚴X(女,隊長)、秦X、葛X、賈X、楊X、張X。還有許多不知姓名的惡警都參與了迫害,醫院年輕的院長也參與了迫害。

被非法勞教的河北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事例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縣大法弟子,李瑞雲,女,因進京上訪被玉田縣公安局派出所非法抄家,電器、拖車、自行車等,就連朋友存放在李瑞雲家的自行車也被警察抄走,甚至連糧食都顆粒不剩。在李瑞雲60多歲的婆母給惡警們下跪的情況下,才留了一點糧食。李瑞雲還有一個幾歲的孩子在家。因李瑞雲堅持信仰,後被非法判勞教。

河北省豐南縣大法弟子徐淑英,女,被豐南縣看守所打得臀部、腰部、大腿青紫,並導致胃病復發。就在這樣行動不便的情況下,又被非法判勞教關入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地址: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炎熱的夏天兩個人睡一張單人床,徐淑英整夜呻吟,後來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勞教所都不放人。

河北省灤南縣公安局、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姜麗珠、張連芝、霍秀娟、張振琴等,並強行押上車在縣城遊街示眾。罰款後,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野蠻灌食。霍秀娟被銬在死人床上,惡警用比筷子還粗的黃色膠皮管給她灌食,幾天幾夜膠皮管都在胃裏插著,每次灌食都接著用。霍秀娟被嗆得口鼻流血、吐痰,滿臉都是痰血。後又被非法判勞教,在勞教所期間被打、被電、被銬、被軟繩綁在河邊小樹上,嘴被布堵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