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佛 ◎師父評語

  建議大法弟子都看看此文章。

李洪志
2003年11月1日讀學員當日「金佛」評語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前幾天同修文章《以最純淨的心態對待正法修煉》中有一個故事,說談到修煉之心是否純淨的問題。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屠夫在街上遇到兩個修佛的人,兩人說要去西方見佛,勸他也加入來一同去。屠夫說:「我太骯髒了,我不配,請你們把我的一顆真心帶去吧。」(體現出此人職業雖不好,但真心對佛崇敬和嚮往)於是,將自己的心掏給他們(體現出此人對佛之崇敬與嚮往毫無保留和疑問),那兩個修佛的人就帶著他的心到了西方。見到佛後,佛指著一個巨大的鍋,裏面都是沸騰的水,問他們敢不敢跳下去。兩人都很猶豫,就想不如先把那顆心放進去試試看?(體現出這兩個修煉人對佛講的話並不全信,還在用人心衡量)就將屠夫的心扔下去,結果變成了一個金佛(此人真正內心境界的形像表現)。兩人一看,也馬上跳進去,(體現出這兩個人悟性很差,還是保留著眼見為實的思想,而且要見到自己想要的好處才肯按佛的話去做)結果卻出來兩個油條(他們真正內心境界的形像表現)。

另一篇文章《最後關頭莫生任何常人心》中,同修也寫出一個小故事,說有這樣兩個人:一個人外表很漂亮(表面的事情做得好、得體,得到大家的讚賞),他死了之後,人們打開他的肚子看到裏面非常的骯髒腐敗,人們都說這個人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內心的不好被掩蓋了,沒有發生本質的淨化);另外一個人外表很平常,沒有甚麼出眾的地方,但因為一點小事想不開自殺了,他死了之後,人們打開他的肚子看到裏面金燦燦的金碧輝煌,人們都搖頭為這個人感到惋惜,說這個人「外表平常,金玉其中」,只可惜前功盡棄。這個人其實都已經修煉得很不錯了,只是他自己看不到,因為一點小事沒過去而自殺造成修煉前功盡棄。

這兩個故事看了之後,覺得是個很好的提醒,對自己和大家更好地修煉心性和理解好法都應該很有輔助作用。從第一個故事,我想到:長期廢寢忘食地做大法的工作,並不等於思想中每時每刻都是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但如何真正走好走正自己的路,卻不一定一下子就有個清醒透徹的認識。

以前個人修煉時期,有很多有名的站長、輔導員和老學員,包括那些常在師父身邊的學員,海內外都有,他們為大法做了很多事,也很能幹,但其中一些人的心性存在著明顯的問題,比如經常不學法,或者把法當成一種知識性的信息來源摻雜著好奇心、研究學術等不是修煉人的心在學,不善,或者常人中的官氣、等級概念很重,或者自以為是的心、妒嫉心、爭鬥心、得失心很重等等。當然,他/她們畢竟已經在修煉,所以不會去爭常人的東西,但在學員中和修煉圈子中他們認為的「好處」,有時卻計較得很露骨而不以為然。這些問題在不是負責人的學員中也有,如以常人心羨慕、崇拜某些「名人」,反過來也助長了他們不純的心,但因為不是負責人,所以反而覺得不嚴重,其實這也是他們自己常人等級心的反映,因為大法修煉是去其表面只見人心的,不看你是不是知名人物。

99年7.20迫害開始之後,中國大陸所有的站長、「名人」馬上面臨巨大壓力,其中一批人很快掉下去了,有的徹底走向了反面,有的長期處在魔難中。這個現象當時給一部份學員帶來很大困惑和干擾,對我也震動很大,就想:多半是因為他們平時工作太多,沒注意抓緊時間學好法,心性修煉的底子沒打好,所以大家都應該吸取教訓,多學法。

那時的學法,主要還是保證數量,不是主意識很強地把學法和修心很緊密地聯繫在一起,所以很多問題還是解決不了,對法理的認識也不是每日俱新,有時候學法干擾是很大的。後來師父關於正法的講法越來越多,我逐漸對這個問題有了更深的認識。其一,那些人可能不知不覺地把常人工作熱情、工作能力、付出精神和常人工作方式與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角色摻雜在一起了,沒想到自己還有根本執著,面對很多自己心性問題帶來的矛盾現象,也沒有認真修自己,反倒習慣性地覺得是自己的「特權」,並不是自己在爭甚麼、求甚麼。其二,這其中有些人本來就是舊勢力安排的,目的是考驗和淘汰那些常人心很重的學員,有些甚至就是到了甚麼關鍵時刻起負面作用的,並不是因為心性比別人都好才做那些工作的,但師父要救度一切眾生,所以很多事便會將計就計,在那樣的安排中去改變事情的本質,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其三,當在修煉人的圈子裏做了一些事情時,就受到名利心的干擾,不能主意識很強地把握好自己,反倒會生出和加強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從而給工作和修煉帶來新的問題。

那麼,正法修煉四年來,大陸同修完全是以一種大道無形的形式做著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情,每個人都是自己對自己的修煉和大法工作負責,相互之間自覺協調,也可以說其實每個人在正法修煉中都變成了負責人;海外雖然有佛學會、輔導站,還有很多項目小組,出現了很多新的負責人,但這些有形的東西也是為了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而真正的正法修煉,也是每個大法弟子自己對自己負責、對師父和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在這個過程中,我想我們所有這些新老「負責人」都應該充份吸取上述的教訓,不受名利心和常人名人效應、等級觀念的干擾,也不因為工作忙就斷言自己肯定是在修了。只有真的時時處處把法放在心裏不斷衡量自己,用心去想如何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自己的修煉負責,我們每個「負責人」才能一步步走好、走正。

第二個故事,讓我想到,常人自殺會造下很大的業力,造成複雜的後果,而修煉人自殺,則有殺佛之罪,造成的後果更加複雜嚴重。在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中有這麼一段:當密勒日巴為求正法承受了種種巨大的身體和精神痛苦之後,他覺得自己可能罪業太大了,此生得不了正法了,極度痛苦中他想到了自殺。於是他說,「我的罪障很重,上師和師母都為我受這樣的痛苦,今生此世不能修法成就,還是自殺了吧!」就拔出小刀來自殺(藏人多隨身佩帶小刀)。這時一位名叫俄巴的喇嘛一把抱住了他,眼淚不住流著對他說道:「……莫要這樣做啊!……自身的蘊,界,處,就是佛陀,在壽命未終的時候,即使行轉識法(轉識法--為六種成就法之一種,為密宗修淨土之方便,此法成就可得生死自在。),都有殺佛之罪。世上再沒有比自殺更大的罪了。就是在顯教中也說:沒有比自斷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好好的想想,放棄自殺的念頭吧!……」這還是個人修煉時只針對修煉人自己的情況。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正法修煉要求我們處處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而且正法弟子有特殊的歷史使命,那麼當自己在魔難中承受痛苦時,我們有沒有想到師父的承受、師父的苦心和眾生的期盼呢?

正像那位大法同修在文章中寫到的,「在被迫害中,許多弟子被迫流離失所、失去工作,在常人看來這些人事業無成,沒有甚麼出眾的地方;而在修煉人和眾神的角度看,這些人卻做著最神聖、最偉大的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事情。在宇宙正法的最後歷史時期,我們千萬不能生出任何的常人之心,或者因為看不到自己的修煉成果而修煉不夠精進,甚至放棄修煉,最終毀於一旦。」

在學法中我悟到還有一層涵義,就是其實正法修煉不是我們為大法付出甚麼、我們願意為大法做甚麼、做多少的問題,而是我們能不能真正認識正法的巨大內涵、懂不懂得珍惜和謙恭地接受師父給我們開創的未來的問題。如果師父不做,就沒有真正的正法,沒有師父的正法,舊宇宙中的一切眾生都沒有未來,而正法既是無量慈悲的,也是無比神聖威嚴的,正法不可為任何生命、任何人心所利用。

(海外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