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十八里河勞教所:一邊歡歌作假戲 一邊血腥施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自從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就搞出來甚麼「包夾」制度,也就是說一個法輪功學員要被2─4個吸毒犯人或其它犯罪人員看管、監視,每天24小時跟蹤,連吃飯、睡覺都被擠在中間,去廁所也得跟著,不許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互相說話、遞眼神、打手勢,不許看經文、煉功,不從者隨時都會遭到一頓毒打或謾罵。

勞教所整個管理方式都是採用流氓手段。比如:勞教所在女學員寢室、洗澡的地方(後院、廁所)、車間都安裝監控器,很多男警察也參加值班看監控器(24小時監控)。吃飯時間只有10分鐘,排隊打飯時,吸毒犯都往前擠,法輪功學員都在最後打飯,經常是還沒有吃完飯,就吹哨集合走人。上廁所也沒有自由,晚上是四十多人住一個房間,兩個馬桶,大小便都在屋裏。白天在車間,廁所門鎖上,很長時間才開一次門,而且還要限制時間,很多時候被關押人員憋不住就尿在門口。

勞教所警察嚴重違法,私拆、扣壓法輪功學員的家信、郵包,沒有通信自由,沒有戴手錶的自由。有一名法輪功學員陳欲靜,家裏寄來一塊手錶和其它物品,被扣壓。勞教所警察們可以任意取消法輪功學員探視時間,親屬來探望也要被攆走。

勞教所還是培養打人兇手的基地。比如:2001年國慶節那天,法輪功學員因為煉功,就遭到惡警和吸毒犯的一頓暴打。它們將門反鎖上,五、六個吸毒犯圍著一個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她們把張雅麗、王燕、趙喜蓮從兩層床上拽下來,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分胸前背後、小肚子、陰部猛踢猛跺,用鞋底抽臉、打頭,抓起頭髮往牆上撞,一邊打一邊罵,打累了歇會兒再打。這樣折磨了一個上午,張雅麗被打得眼圈發黑,很長時間她的胸疼不能深呼吸,不能平躺著睡覺,那一段時間她每天都是靠床邊坐著睡覺,可是沒有一個管教過問。王美琴被打得鼻子出血不止。趙喜蓮被打得耳朵流膿,腦震盪,就這樣還不讓休息,每天被幾個人強行拖著像五馬分屍似的,褲子、鞋子都磨破了。孟月娥被打得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地方,都是青紫塊,還有的同修被打得頭冒血。王燕被鎖在屋子裏用針扎她的手,打得渾身是傷。張瀚文被惡人們拖著胳膊,抓著頭髮在地上拖七、八米遠。那天法輪功學員被反鎖在屋裏挨打,發生著殘酷的流血事件,可院裏卻在歡歌跳舞,拍錄像,作假戲,上電視搞假宣傳:看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春風化雨般的溫馨教育、感化」,看她們「生活的多好」。後來我們才知道全所各個大隊被關押的同修們都在國慶節那天遭到了血腥迫害。惡警們還給打人兇手獎勵,加分、減刑期。

2001年12月26日──2002年元月15日勞教所對120名堅定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上繩,酷刑迫害。管教們揚言:這次勞教委、司法局下決心了,要好好整頓整頓。它們開黑會布置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在寒冷的冬天它們強行把法輪功學員棉衣扒下來,上繩摧殘,手段極其殘忍。對同修張瀚文(五十多歲)上繩,把兩臂從背後拼命上提,然後將繫在胳膊上的繩子從脖子繞到胸前,再把捆兩腳的繩子和胳膊的繩子繫在一起,身體彎至180度,腿並攏,半彎幾個小時,以至把她折磨昏迷過去,送到鄉衛生院輸氧。惡警王楠還騙大夫說:「張瀚文在勞教所跟吸毒犯打架,氣成這樣的。」真是說謊成性,卑鄙至極。後來輸氧、輸液後,又拉回勞教所繼續迫害。

有一個惡警穿著新皮鞋對同修周素梅上繩,又踢了她一百多腳,皮鞋都踢壞了。功友趙喜蓮被同樣的手段上繩後又坐老虎凳,幾個男警站在她身上踩,以至她被折磨得昏死過去。給高淑婷上繩的是所長武宏儒,親自動手折磨她,現在高淑婷的胳膊抬不起來,已是半殘廢,四大隊的副隊長裴素榮還用電警棍電她的胳膊、腋下,都被重度電傷。趙玉霞上繩也被折磨得昏死過去。吳小華被上繩又挨打,又關禁閉號,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上繩折磨,昏死過去。法輪功學員向它們講真象、勸善,它們揚言:「錯了也得執行。」從它們的話中又進一步證實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魁禍首,惡警在充當著幫兇,失去了道德和人性。

勞教所的大喇叭每天不停地輪番播放誹謗大法的文章,法輪功學員提出抗議,惡警們說是接到上級命令,要求各個勞教所、監獄都要播放,這是任務。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開始絕食抗議,惡警們又布置要採取鎮壓行動,它們把趙玉霞、陳欲靜、張瀚文分別關在房間裏迫害。把張瀚文腿打傷,幾個月不能行走,頭髮揪掉一大片,頭皮都露出來。對趙玉霞又進行上繩折磨,以至昏死過去。陳欲靜從下午6點鐘開始被上繩,一直到晚上10多鐘,惡警張茵還用破抹布堵著陳欲靜的嘴,後來又把她強行送往新鄉精神病院。張瀚文被打後又強行給她灌食,由副所長周曉紅、隊長王淑蘭、張茵、裴素榮、劉保蘭、王玉芳親自指揮,七、八個人按著她的四肢,捏著鼻子,按著頭,由於嚴重缺氧,張瀚文還出現了小便失禁。惡警對她還不放過,下令吸毒犯給她搔癢(腳心、腋下、全身)灌食,把張瀚文的牙齒撬掉一顆,鬆動三顆,又加期三個月。

惡警王淑蘭、王玉芬操縱吸毒犯把張雅麗關在屋子裏毒打她,用拖把搗她陰部,用膝蓋搗陰部、小肚子,手段極其下流,還威脅張雅麗不許說出去。

江××及610辦公室向全國政法系統下達對待法輪功的所謂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勞教所和監獄才敢肆無忌憚地迫害法輪功學員。江××迫害法輪功學員,欠下了一筆筆血債,令天地為之震怒,我們法輪功學員有責任控告他,將它送上法庭,進行正義的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