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邪惡本質、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明慧網2003年10月3日】2003年9月16日晚七點多鐘一同修告訴我,晚七點鐘左右可能有一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我聽了以後也沒在意。之後我與一同修於晚10點30分左右回到住處。剛到樓下發現樓下氣氛有些異常,在樓梯單元口對面站著兩個人,一見我們二人進樓,馬上裝作在一起交談的樣子,旁邊還停著一輛轎車,我們二人當時甚麼都沒想就上了樓。剛進屋不一會就傳來一陣敲門聲,同修的母親披衣起來並問誰?敲門的人是對門的本單元的樓長,我們還算熟,我當時甚麼都沒有想,告訴阿姨開門,阿姨剛一開門,10多個惡人蜂擁而進。我當時就明白了是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來了。

他們一進門,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立即有幾個惡人把我的雙手背銬起來,把同修逼到角落。幾個惡人按著不讓動,接著開始非法抄家。當時我並沒有慌,但心中一直想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後來我看到非法綁架我的惡警我明白了。因為我暫住的是同修親戚的房子,前幾天片警曾以查戶口為名來過這裏,加上不明真象的單元樓長的配合,他們在樓下蹲坑已有幾天了。當時非法抓捕和抄家的是吉林市610辦公室的惡警孫壯、市國保支隊的幾名惡警、昌邑區公安分局運河裏派出所的惡警郭強、劉××等10多名惡警。當時還搶走了我身上的現金1000多元,手機一部、BP機兩部、掌上讀學習機一台、背包一個、大法書籍、真象資料、師父法像、三個優盤等,並把家裏的東西翻了個底朝上,完全是土匪打劫。在抄家期間有一惡警從大法書上踩過,我當時善意地告訴那個惡警這樣做會遭報應的,那個惡警根本就不相信,但它們怕自己的惡行被周圍群眾發現,就不再說甚麼,而且幾個惡警趁著我還在發愣的時候,連外衣都沒讓我穿,就把穿著短褲、半結袖上衣的我和同修強行綁架塞入樓下的車中,急駛向吉林市昌邑分局運河裏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我清醒了過來,質問惡警為甚麼無辜抓好人,惡警所長說抓你因為你是煉法輪功的,還在你的住處搜出大法書籍、真象資料、法像、優盤等,並開始追問我的姓名和資料、優盤來源。派出所惡警所長王加利一邊污衊大法、一邊問我話。這時卻聽到隔一房間傳來毒打同修的聲音,謾罵聲和毒打聲音都傳了過來,接著就聽見同修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惡警毒打好人啦……」我同時也開始發正念鏟除迫害大法和同修的邪惡之徒背後的邪惡因素,過了一會毒打聲停止了。可能惡警們也沒從她口中得到甚麼,就開始都擁擠到我被非法關押的房間裏,開始惡警王加利和郭強假惺惺地對我說:叫甚麼名字?說出資料和優盤來源免受皮肉之苦。這時我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和任何環境下都應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更不能配合邪惡一點。何況我們大法弟子做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都是最好、最神聖的事。就拒不配合惡警提出的任何問題,連名字也不說。就是告訴惡警法輪大法好,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

這時走進來了吉林市610辦公室的惡警孫壯,認出了我,說你的名字叫××X,對不對?原來它認出了我,我不予理睬,惡警們問:有家嗎?有妻子、孩子嗎?我對它們說我的妻子被監獄迫害死了,孩子至今我照管不上。惡警們反咬一口說是我煉功造成的。我正色地對它們說:我現在的一切都是江××犯罪集團和你們這些助紂為虐的邪惡之徒造成的。你們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執法犯法,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和江賊一樣迫害善良的百姓,現江××在海外已被多國起訴,難道你們要做它的替罪羊嗎?你們知道文化大革命平反後,有多少當時作惡的軍人和警察被秘密處死嗎?你們要為自己的未來想一想啊!

接著我又質問惡警們,「憑甚麼抓我,還把我背銬著,放開我,不要再繼續作惡和犯罪了。」這時惡警王加利裝作無奈的樣子說:沒辦法,這都是上級的指示,我們也是迫不得已。接著還是追問資料和優盤的來源,並且還誹謗大法和師父,我用一個修煉者的大善大忍平靜地對待這一切,對這些敗世的人渣惡警們或正言相告,或曉之以理,惡警們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仿佛一下變得渺小了許多,污言穢語也逐漸少了。

惡警王加利一看用軟招子不行,就換另一種方式,當我的面撕大法的書籍和大法師父的法像,我當時就正告它們,你們將為你今天的行為承擔後果!這些惡警不但不聽,還開始動手打我,這時我思想中發出了強大的正念,堅決一絲一毫都不能配合它們,並始終發正念清除操控惡警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並從此開始絕食絕水抗爭。惡警所長王加利開始用拳頭猛擊我的臉部和前額,我正視惡徒並告訴它:你這樣做,難道要做江××的殉葬品嗎?王加利當時惱羞成怒,反而更加兇狠地用拳頭打擊我頭部,我當時厲聲道:住手!你這個無恥的邪惡之徒!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是知法犯法!是犯罪行為!你要為你現在所做的一切負責任的!王加利又用手指著我的額頭說:「今天你不說出資料優盤的來源,我就把你送進監獄。」我抬起頭,目光直視著惡警們,義正詞嚴地說:「閉嘴!你們休想把我們這些好人送進甚麼監獄,我一天都不會進監獄的!相反進監獄、下地獄的一定是你們這些惡人!我的命運是我師父安排的,誰也說了不算的!」看到這種情景,惡警郭強也開始毒打我,我高聲大喊:惡警打善良的好人了!這時又衝進來幾個惡警,兩個人一個踩住我的一條腿,踩住腳脖子和膝蓋骨處往死裏踩,把腳脖子的關節處都踩平了,另兩個惡警提著我背銬,雙手拼命的往上提,還有一個惡警死死地夾住我的頭,我當時全身一點不能動,就感到這幾個惡警同時用力,就像五馬分屍一樣要把我從身體中間分開。這時,我感到痛徹骨髓。高聲大喊:「我是大法弟子,決不向邪惡妥協,師父加持我!」這個聲音剛一出口,惡警們就停下來。我當時全身劇痛,渾身疼得發抖,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王加利、郭強、劉××和幾名惡警再次逼問我資料、優盤的來源,這時我的心已堅如磐石、金剛不動,並痛斥惡警:「記住你們幾個人了,你們一定要為今天的犯罪行為負責的!」惡警們一看我還是不說,就在王加利的指使下第二次對我採取更加殘酷的迫害手段──「搬大閘」,還是兩個人踩住我的腿和腳關節處使勁踩,一直到把關節處踩平,另一個惡警使勁夾住我的頭部不能動,兩個人拼命的往上提我背銬的雙手,它們幾個同時用力,惡警王加利還用手死死地摳我的每根肋骨,當時我痛得幾乎就要暈死過去了,但卻心如止水,我高聲大喊大法好,惡警們聽到後馬上就住了手。它們幾個累得氣喘吁吁,呆呆地望著我,惡警王加利指著我對其它惡警說,比江姐還堅強。

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我沒有消極承受,而是主動清除操控它們犯罪的邪惡因素,同時繼續向它們講真象,我對幾個酷刑折磨我的惡警們說:我記住你們幾個人了,我一定要控告你們執法犯法的犯罪行為!你們要為今天所做的一切去償還的!惡警們看我當時一動不動也害怕了,幾個人就把我抬到了椅子上,用手銬銬住我的一隻手。這時我腦子裏只有一念:清除邪惡,證實大法。並悟到在任何環境中都應該證實法,接著就開始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是無罪的,立即放我回家!惡警執法犯法把我打得不能動了!」這時惡警王加利兇狠地對我說:再喊就堵上你的嘴,我正視王加利並說:「你敢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我要控告你作為警察所長,帶頭執法犯法!」我並不被其威脅所動,繼續高喊,這時看守我的惡警郭強裝作同情的樣子說,別喊了,明天領導來了就放你,你要吃甚麼我去給你買。

我看透了邪惡的本質就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所以一直高喊大法好。這時,惡警王加利和其它惡警一看從我這得不到任何口供,又不甘心,就都擁到非法關押同修的房間,惡警們一邊誹謗大法和師父,一邊謾罵調戲年輕女學員,污言穢語簡直不堪入耳,同修面對邪惡無所畏懼,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面對我們這種正義的行為,派出所邪惡的場被正的力量正了過來,惡警的囂張氣燄被打了下去,惡警們開始沒有聲音了,灰溜溜地不知都躲到甚麼角落去了。接著我和同修正義的喊聲此起彼伏,響徹整個派出所的上空,這時惡警們早就藏到沒人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和同修繼續高喊,證法除惡,並向來派出所辦事的人員講清真象,告訴他們我們是無辜的好人,只因修煉法輪大法被無辜的抓到這裏,這裏的惡警執法犯法,把我的腿和腰都打成了重傷等等。惡警所長王加利為了繼續迫害我,還不死心,指使一惡警拿著師父的法像當著我的面用腳猛踩,並說不相信會有報應,並說如果你說出資料、優盤的來源它就停手,我立即嚴肅地告訴這個惡警,這樣必會遭天譴,會下地獄的。惡警王加利看我不為所動,又想知道資料的來源,就說你有甚麼要求說吧!我知道這可能是邪惡的最後一招,同時自己思想中發出一強大正念:堅信師父和大法,徹底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要從這裏正念闖出。我高聲地對惡警王加利說:「我要見你們局長,控告你們執法犯法,把我打成重傷的犯罪行為!」並用手指著幾個打我的惡人說,就是你,還有他……惡警面對我的正義指責無言以對,紛紛逃避。我強烈要求要到醫院驗傷,惡警所長王加利看到這種情景只好說那就先上醫院檢查,當時我全身一點都不能動,三個惡警拖著我往派出所外面的車上。一出派出所的門,我便看到了幾個圍觀的群眾,我想雖然我的身體不能動,但我還可以講,就對周圍圍觀的人群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只因做好人被無辜的非法抓到這裏,被惡警們毒打成這樣!大家看一看誰善誰惡吧!」幾個惡警一看這種場面,急匆匆地把我拖著塞進車裏送往吉林市公安指定醫院──吉林市醫院。一到市醫院不但我的腰和腿一點不能動,心跳也開始急劇加速,呼吸開始困難,惡警們只好找來一副擔架把我送到醫院搶救室搶救,醫院大夫開始一邊給我吸氧一邊打點滴搶救,這時我的心裏明白,可就是難受,全身劇痛,呼吸困難,醫院的大夫說讓他的家屬來看看吧!惡警王加利還問醫院的大夫他能不能死,不能死就沒事,不讓見。簡直是邪惡至極,一看我出現生命危險,就拿從我住處搶來的錢給我辦了住院手續。

經過搶救,我逐漸清醒過來,這時來了很多醫護人員看望我,我開始抓住時機向醫護人員講真象,告訴他(她)們我因修煉法輪大法被××犯罪集團迫害得家破人亡!妻子被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孩子至今不能得到照顧!這次因為修煉做好人,被運河裏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並手指著惡警郭強等惡人,我之所以住院就是它們毒打迫害所致,不但毒打致使腰部、腿部嚴重受傷,連心臟病都發作了,以致出現了生命危險!惡警郭強等惡徒一看我當眾揭露它們的犯罪事實,惱羞成怒,惡語相加,面對邪惡的囂張氣燄,我當時嚴厲地指著惡警郭強等說:「閉上你那骯髒的嘴,你們拿著人民的血汗錢迫害百姓而不知臉紅和羞恥,我為人民警察中能有你們這樣的敗類而感到恥辱!」這時醫護人員中也有人開始指責惡警,太不像話,這哪像個人民警察,簡直就是給警察隊伍丟臉,惡警們一看這種情形就不敢再說甚麼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開始絕食絕水,因全身一點不能動,大小便都得在床上,渾身上下疼痛難忍,看管我的惡警郭強還對我惡語相加,它說:「你現在死了我們可就有事了,然後就說你是自殺。」我說「你如不及時停止做惡,可能將來下地獄都不止。」惡警郭強怕以後迫害我的事情敗露自己承擔不起責任,就告訴我說:和我一起毒打你的所長叫王加利、還有另一個叫劉××。我說:我記住了,所有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做惡的邪惡之徒誰都逃脫不了法律的嚴懲。

在我絕食這三天中,惡警和醫護人員都勸我進食,我看透了惡警的險惡用心,一旦我身體恢復,就把我送進看守所和監獄加重迫害。躺在床上我悟到:如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不能起到證實法的作用,那在人間的生與死都毫無意義,我還悟到,我在消極承受,不能清除邪惡,也是一種我在正法修煉中不同程度的放不下自我,也就是一種「私」。法理上明白後,感覺從生命最微觀處發出強大一念:我一定要從這裏正念闖出,繼續做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的一切!

第三天半夜起來,我發現只剩下一個惡警王××在熟睡,另一個惡警郭強喝完酒後不知到甚麼地方鬼混去了,惡警王××還把一個木桌頂在了門口,令人驚奇的是我那時的腰和腿都不疼了。我悄悄的爬起來,穿好自己的鞋子,手裏還拎著熟睡惡警王××的鞋,以防它下樓追我。我發了一會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一定闖出去,我站了起來,拉開房門衝了出去,惡警王××同時也發現,追了出去,我跑出門後,到了一死胡同又折身跑了回來,才找到樓梯,這時惡警王××在後面死死追趕。三天未進食水的我用盡全力拼命的跑到大街上後,一看此時惡警王××已不見了蹤影,我把惡警王××的鞋扔回到了台階上,穩住心態,隨著早晨太陽的升起和晨練的人們靜靜地走入了人群中,重新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這時是9月19日早上5點多鐘。

後註﹕

當我寫出這篇正念脫險的體會後,我的心中沒有一點絲毫的喜悅和自豪。相反卻有一種心中沉重的感覺,我一方面為芸芸眾生中至今還有一些被謊言欺騙的人們感到痛惜,同時覺得我們在今後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工作中還需要更加耐心細緻,以更大的慈悲心來對待和善解周圍的一切。

另一方面,我為自身有漏從而給大法造成損失而感到自責,如果平時學好法,處處以師尊在法中對我的要求去做,冷靜、理智地面對邪惡的最後瘋狂反撲,對身邊和自身出現的問題及時向內找,找到自身有漏的地方並加以彌補,也許這樣的迫害就不會出現,我為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和麻痺大意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而不安。

以此為鑑,希望見到這篇文章的同修平時一定要嚴格按師父的法中要求去做,不要等事情或迫害出現後再去找原因,儘量穩健地走好最後正法路上的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