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法弟子李淑花被迫害致死情況補充


【明慧網2003年10月29日】李淑花,32歲,女,家住吉林省榆樹市培英街老油廠對過胡同裏。是兩個年幼孩子的母親,是一個鄰里鄉親都稱道的好人,一個奉行「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今年國慶節期間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

2003年9月24日上午9點多鐘,吉林省榆樹市培英街派出所民警李明超、姜偉等三人來到李淑花家,說讓她到派出所寫個材料。李淑花不去,被他們三人強行帶走,走時說十幾分鐘就讓她回來,可家人等了兩天也沒見人影。9月26日上午民警送來拘留證,可是拘留證上沒寫拘留原因,也沒寫拘留期限。10月8日李淑花的父親去公安局要人,接待人員以李淑花啥也不說為由拒絕放人,也不讓家屬探視。其實10月7日李淑花就已被迫害致死,可公安局還隱瞞實情。

10月9日,也就是李淑花被強行抓走的第十六天後,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三人來到她家,對李淑花的父親說:「你姑娘去世了。」老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淚縱橫,悲憤地質問他們:「我姑娘被你們抓走時還好好的,怎麼幾天時間就死了呢?」那幾個人甚麼話也沒說轉身就走了。李淑花的外地親屬到齊後,一起去公安局查問死亡原因,法院和公安局的人說:「10月6日送中醫院搶救,見能說話了就又送回了看守所,7日就死了。」家人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送醫院搶救?為甚麼不等脫離危險就又送回了看守所?為甚麼死亡三天後才通知家屬?為甚麼下的是拘留證卻關押在看守所?後來,公安局、610辦公室、政法委、法院又統一口徑說是餓死的。那為甚麼快餓死了才送醫院搶救呢?為甚麼寧可讓她餓死也不放人呢?而且沒有任何理由就隨便抓人呢?

家屬看到屍體時根本不像餓死的。儘管已經被整了容換了衣服,臉被塗上了脂粉,但還是看出一邊臉青,有兩塊地方還破了皮,一邊腦袋有些塌陷,後腦勺還有包,瘦得不像樣了。解剖屍體時發現腹腔有10多斤血水,而且不凝固還在往下流,法醫解釋說是月經血,月經血怎麼會流到腹腔裏?而且人死了怎麼還會有月經?還會那麼多?稍微有一點醫學知識的人一聽就知道是在欺騙死者家屬。李淑花的家屬懷疑死亡原因想拍照取證,可是公安局不讓拍照,而且一直到屍體火化都是警察看守屍體。他們到底害怕甚麼呢?

李淑花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六口之家,父母、丈夫、兩個孩子,除父親外全家都修煉法輪功,家庭和睦美滿。可是從99年法輪功遭受迫害後,一個幸福的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丈夫楊佔久於2002年8月被榆樹市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母親崔佔雲被判勞教一年半現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自從母親、丈夫被抓走後,家裏就靠李淑花一人做縫紉維持生活。儘管生活不十分富裕,可是李淑花從不多收錢,待人和藹不怕麻煩,樂於助人,做事處處考慮別人,周圍群眾都稱讚她。如今李淑花卻被迫害致死,家裏只剩下腿腳不靈的父親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生活無依無靠。

如果是誰自己的親人被這樣不明不白地給整死了,又沒有任何交待地不了了之,誰能不處於悲憤之中呢?小小的榆樹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就有5人,截止10月中旬在海外媒體被披露出來的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已達到800多人,兩年前中共官方資料就透露已經超過1600人。

法輪功給千百萬的煉功群眾帶來了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甚至第二次生命,法輪功創始人因此而受到億萬修煉者的敬重和愛戴。江澤民曾經自認為是黨和國家的「領導核心」,當時心裏非常不平衡,出於妒嫉99年6月10日在中央成立了處理法輪功610辦公室,7月20日就開始了對上億的法輪功煉功群眾進行抓捕迫害。剛剛發生在身邊的法輪功修煉者李淑花被迫害致死及其家人的悲慘遭遇,不正是江××犯罪做惡的鐵證嗎?「文化大革命」的教訓是沉痛的,當年有的公安人員打死了老幹部,鄧小平上台給受迫害的老幹部平了反,王震負責把打死老幹部的公安人員秘密押到雲南槍斃,事後通知家屬說是因公殉職。奉勸個別人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要給江××當打手,誰做的惡都要自己去償還。

李淑花被迫害致死責任單位和個人電話:
吉林省榆樹市政法委 趙明瑞:0431--3635235(單位) 0431--7221921
(宅電)
王貴軍:0431--3622223(單位) 0431--3660266
(宅電)
吉林省榆樹市公安局 范宏光:0431--3630472
安起凡:0431--3643101
馬 明:0431--3639266
吉林省榆樹市法院電話:0431--3622168
吉林省榆樹市檢察院 邊清林:0431--3623379
齊 壯:0431--3647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