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興調遣處惡警暴行


【明慧網2003年10月28日】我因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曾被關押在北京大興調遣處。所有在那兒呆過的人都知道,女隊有一個一班,是牢頭的住處,那裏同時也是殘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這個屋子裏除了放牢頭的床外,還有一張光板床,由於在這張床上殘害過無數法輪功學員而使床板已變的很光亮了。這些惡警讓牢頭把所有抵制迫害和不按它們要求簽字的法輪功學員,用「五馬分屍」的樣子把手和腳用手銬銬在床上。冬天無論天氣多冷,只給穿一件單衣服。不配合惡警要求的法輪功學員,被長期銬在這張床上,拉、尿全在床上,最長的在床上被銬了一個多月。這些牢頭輪流值班沒日沒夜的折磨這些法輪功學員,隨時用刑。不僅如此,法輪功學員們還要承受被灌食、灌水的痛苦,許多人的嘴、牙床、被它們用東西撬破了,腫的很高,牙也被撬掉了。由於不許起來大、小便,就只好拉、尿在褲子裏,弄得滿屋子臭氣熏天,難聞的味道讓人直想吐。這些牢頭就更加氣急敗壞,像失了控似的拿法輪功學員撒氣。有些學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惡人們害怕學員死了,這時就鬆開銬子,讓學員在地上蹲著。

這些惡人個個心狠手辣,利用惡警給它們的權力,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拿學員的頭往牆上撞,要麼就打嘴巴,或罰蹲著、「飛著」。蹲著就是兩手抱頭,並且要把頭低到兩腿中間,它們還覺著不解氣,還讓其他的犯人按著學員的頭。「飛著」是一種死不了活受罪的刑罰,就是把整個身子向前彎下去,頭低下,後腦勺貼牆,同時兩隻胳膊再從後背翻上來,兩手也要貼牆,這是一種極為殘酷的刑罰。惡人的目的就是把人折磨得經受不住的時候,向它們妥協寫保證放棄修煉。凡是從這個班出來的學員,個個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全身傷痕累累,眼球充血、鼻青臉腫、滿身青一塊、紫一塊的,有的手腕和腳腕腫得都發亮,穿不了鞋(被手銬銬的)。經常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是以付文奇為首的,其次為:國麗娜、莎雪梅、韓江蘭、秦小蘭等等。

惡警國麗娜經常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的軟組織部位,例如:大腿根、脖子、腋下等部位。罰學員「飛著」是她慣用的懲罰方式,此人年紀雖輕,但十分凶殘。一次,這裏被送進一個30歲左右的女大法弟子,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這位法輪功學員剛剛被送進大門,惡警國麗娜就開始了迫不及待的迫害,搧嘴巴,電棍電。由於這位學員拒不配合邪惡,一幫惡警上來在院子裏就開始了拳打腳踢,最後揪著她的頭發生生把她拖進女隊鐵絲網。惡警國麗娜怕她的罪行暴露,大喊著:各班把門關上。然後,這位法輪功學員又被惡警們拖進辦公室內,繼續進行迫害,四、五個惡警圍著躺在地上的她,拳打腳踢。當她出來換勞教服時,我見她已被打得眼睛充血,全身青紫。這還不算完,它們又把她拖進一班──這個人間地獄,直到被轉送到新安勞教所。

惡警秦小蘭在一次值班時,把一大法弟子叫到辦公室,上去就用電棍電,電得她滿身青紫。當這位學員用手擋時,手指甲劃破了秦小蘭的手,秦聲嘶力竭的咆哮著:你襲警,我要給你加刑。

如遇有甚麼人來這裏檢查,惡警們就把這些被打得臉上、身上青紫的法輪功學員排在後面,低頭呆著,以免惡警的暴行被曝光。

曾經在一班擔任班長的牢頭有:王萍萍(賣淫犯)、宋小蔓(貪污犯)、趙小麥(設賭)、蘭淑琴(詐騙犯)、劉娜(偷竊),她們都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雖然她們是被迫的,在執行惡警的命令,但也同樣逃脫不了罪責。

善惡有報,這是天理!所有參與迫害的人都將受到應有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