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課堂講真相

【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我是內地高校的一名大法弟子,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也隨著網上同修堅持不懈的以各種方法講真相,現在大學校園裏明白真相的師生越來越多。惡人雖然還在搞污衊,試圖繼續欺騙毒害眾生,可是它們已經力不從心,人們對它們的宣傳也越來越反感。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邪惡一天沒有除盡,我們就一刻也不能掉以輕心,不動心的把我們該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更圓容,對得起耗盡心血救度我們的師尊!

這學期我們開設了《法律基礎》這門課,老師是本校一位資深的老專家。我們大家都喜歡在課間和她聊天,有一次在剛剛講完民法的訴訟程序就下課了,這時她向我座位這邊走來,大部份同學都在教室裏。這可是個好機會!我就先問了她一個網上劉湧的問題,然後就自然轉到「最近網上好多網友都談到江澤民在海外幾個國家被法輪功起訴了,可是他卻以‘國家元首豁免權’抗辯,請問軍委主席算不算國家元首?」老師先是一呆,正在閒聊的同學們也被這個問題吸引住了,教室裏突然安靜下來。老師看看我說道:「國際法中關於這個問題還沒有定論,但是一般來說軍委主席不應歸於國家元首。」可能考慮到自己的身份,她又補充道:「這是我們國家的內政,而且又沒有損害到外國的利益。」我接著說:「聽說法輪功在世界上60多個國家都是合法的,而且包括香港,‘天安門’自焚也是偽造的……」剛開始的一點緊張也沒影了。等到我說完,老師只說了句「國家定下來的事咱們就別管那麼多了」然後就談其他的事了。我知道他們都聽進心裏面去了。

英語口語是大家都喜歡又害怕的課,喜歡是因為老師比較有趣,害怕是因為每堂課都要上台發言演講,還要回答大家的問題。平時的題目都是限製好了的,上週老師卻對昨天的題目沒有具體要求。我就準備了「A thought on beliefs」(信仰隨想)。可是到上課前,我卻感到渾身發冷,不停的哆嗦,我不斷發正念清除干擾,可是腦子根本靜不下來。因為是自由發言,又關係到每個人的考試成績,大家都很積極。第二節課時,我還是感到冷,但是心靜多了。正當我要走上講台,老師在我身邊又坐下,我是靠牆坐的,出不去了。同學們一個接一個,還有幾分鐘就下課了。正當我著急的時候,他卻站了起來,我抓住機會走了上去。從古希臘蘇格拉底因為堅持信仰而被當權者毒酒賜死,從尼祿焚燒羅馬城嫁禍基督徒,他們為了自己的信仰所經受的400多年的殘酷鎮壓,當我說完最後一句「Is the same cruel persecution happening nowadays by our side?It's worth thinking carefully!」(是否今天同樣的鎮壓也在我們的身邊發生?值得我們深思!)老師沉默了一會兒,第一次沒有在發言後提問,我想他和大家已經明白我所要表達的意思。

「課桌文化」在大陸很流行,幾乎每張桌面上都有別人留下的字跡。本來這樣做是不好的行為,但是關係到救人,我也在一些課桌上留下這麼一句話:「江賊民已被海外起訴啦,法輪功真了不起!」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能有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