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順教養院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我因堅信真、善、忍,被綁架到撫順教養院,在那裏我見到許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

1、我因為不穿勞教人員穿的衣服,而被管教訓斥,並說:「你要是普通的勞教,我就會讓你蹲著說話……。」而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管教不時的找毛病,辱罵一通。有一次我和堅定的大法弟子坐在一起說話,姜永峰(當時男隊的隊長)從門縫偷看,開門不問青紅皂白便對我們辱罵,連言論自由都被剝奪了。

2、2001年9月間,大法弟子袁鵬因在對大法弟子洗腦的一個考試的試卷寫上:「李洪志是我師父,李洪志是神」。而被送到嚴管班每天坐板。

3、2001年11月間,大法弟子石(音)金玲在教養院裏煉功,而被送到小號(禁閉室),雙臂抱著小號的鐵門用手銬銬上,不能坐下,只能站著。不管白天還是黑夜都是這樣銬著,不讓睡覺,幾天後腿就會腫,腳也會腫,連鞋都穿不上,勞教犯稱為「吊著」。撫順教養院經常用這樣方式迫害大法弟子。因為石金玲抗議而吶喊,教養院的管教就拿來錄音機放音樂,不讓別人聽到她的喊聲。石金玲絕食抗議,教養院強行對其灌食,石金玲不配合,管教就用電棍電她的嘴,石金玲的嘴邊都是電棍燒焦的痕跡。對石金玲灌食由勞教犯抬著石金玲,要從二樓的小號到一樓的醫務室,後來就用大衣蒙上石金玲的頭部,怕人看到石金玲被電棍電過的痕跡。當時石金玲被折磨得不像樣子了。

4、2002年4月間,大法弟子詹玉新被非法綁架到撫順教養院。詹玉新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教養,多次受到勞教犯的毆打、折磨。每天,對詹玉新灌食由勞教犯進行。那些勞教犯,把詹玉新按到新收班的地板上,用礦泉水瓶將用水泡過餅乾往詹玉新的嘴裏灌。詹玉新不配合,勞教犯便捏著他的鼻子,不讓喘氣,強迫他張嘴往裏灌用水泡過的餅乾,並不時打他的嘴巴子。詹玉新雖然絕食20多天了,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坐都坐不住了。但勞教犯仍強迫詹玉新聽他們讀污衊大法的書,詹玉新坐不住,勞教犯就從他的身後推著詹玉新。到了晚間,勞教犯便強行拖著詹玉新在新收班的地板上遛,詹玉新兩腿無力,在地板上滑著。就這樣有時上來一群勞教犯還要對他拳打腳踢。更有甚者那些勞教犯竟把詹玉新的衣服脫光用涼水往身上澆,那時是5月天的天氣,每次詹玉新被拉到水房澆完水回來,都是凍得直哆嗦,嘴唇都發紫。

勞教犯為甚麼能如此對待大法弟子呢?如果沒有管教的唆使,勞教犯是不敢這樣做的。2002年5月間,撫順教養院對大法弟子正是迫害瘋狂的時候,每個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教養院後,由新收班的勞教犯對大法弟子進行「轉化」,不寫「三書」的,由兩個勞教犯把著,一個勞教犯便用地板條子打大法弟子。撫順教養院就用這種卑鄙的方法迫害大法弟子。

5、2002年6月間,撫順教養院將被劫持到教養院的女大法弟子都集中章黨(撫順市東洲區的一個鄉)一幢樓裏,一樓有6個小號。把不屈服的女大法弟子關到裏面,每天用手銬銬上大法弟子的一隻手脖掛到小號的鐵門頂上吊著,個子矮的下面用小凳墊上,就連60多歲的女大法弟子也不放過。大法弟子高娟對大法非常堅定,管教將她吊到小號的鐵門上,用電棍電她的臉,長達40多分鐘,致使高娟的臉多處燒傷,直往出冒油。一個人因為堅信「真、善、忍」做好人,就要受到如此的對待!

6、2002年9月間,大法弟子王玉祥被綁架到撫順教養院。被任福明等惡警用電棍電。大法弟子崔玉慶因不帶勞教人員的胸卡,而被送到新收班裏,惡警任福明等人用電棍電他的臉長達半個小時。並揚言說:「你要能挺過二根電棍電(把兩根電棍的電電完),你煉功都行。」大法弟子胡偉(復旦大學畢業)被非法劫持至撫順教養院,胡偉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教養,被強行從鼻子插管灌食。胡偉不配合,插管長達20多分鐘,插管時他直嘔吐,痛苦不堪。胡偉被插管後,管教將其兩手背到後背上用手銬子銬上,送到新收班。胡偉在新收班裏被銬背銬9天,強行灌食9天,後來胡偉就被送到嚴管班每天坐板。在2003年1月間,他每天咳嗽特別厲害,有時憋的臉通紅,很長時間才能喘上一口氣,甚至晚上覺都睡不上,被折磨的特別消瘦。

以上是我在撫順教養院目睹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一個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竟要受到如此的迫害,人間正義何在?無論是勞教犯,還是管教對大法弟子迫害,歸根結蒂是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迫害。如果沒有江氏流氓集團「在名譽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對「真、善、忍」信仰者的迫害,不會出現以上被迫害的事實,而江氏流氓集團,又是由江××操縱的,江××是迫害「真、善、忍」信仰者的元凶。我要用見到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來控訴江××,早日將江××送上人間正義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