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純淨的心態對待正法修煉


【明慧網2003年10月17日】近日,看到網上的一篇心得交流─《去除利用大法的私心》,內心很有感觸。

我發現自己居然也有很隱藏的利用大法的心,表現在總想通過修煉求得一些東西。我倒是沒有執著圓滿的心,但總是希望生活順利、大法工作順利、身體狀態良好、心性很快提高等。而我總覺得修煉大法了,就可以保證這些了。我通過幾年的修煉,因為心性的提高,性格進步很大,因此人際關係及家庭、工作環境以至生活質量都有顯著改善。自己常常對此感覺很好,因為周圍的環境都在不斷地朝順利的方向進展,人緣也越來越好……

一方面,心性的確在修煉中日益回升。但同時,也感到我的潛在的利用大法求得人中種種好處的執著也日益顯露出來。那良好感覺的背後有許多不自覺的沾沾自喜,慶幸大法修煉給了自己這麼巨大的變化。其實,種種良好感覺的背後,由此滋生的執著已經很重了。我沒有以一顆最赤誠、最純淨的心來對待神聖的正法修煉。

回想最初走入大法時,身上的各種執著都很重、很明顯。在人中的表現也是無論家庭,還是工作環境中人際關係都比較緊張,幾乎四處碰壁。但當時對待大法的心是很純淨,很虔誠的,修煉的唯一願望就是返本歸真。但當種種的心漸漸去掉後,在人中與人相處就覺得是遊刃有餘,很容易創造一個和諧的氛圍。可由此又引發新的執著,致使自己將修煉這麼神聖的事情也幾乎當作了人中的技能,而擺不正自己與大法和師父正法的關係了。表現上就是,修煉的概念越來越淡化,求安逸心很強,對待大法活動,無論是集體學法或是講清真相的活動,都有些麻木,而是自己覺得在做一些可以發揮自己能力的大法工作。將通過修煉提高心性與常人中的提高心理素質及性格的改善混為一談,滿足於種種提高後帶來的常人中的實惠,有時又反過來將此作為自己修煉提高的佐證,而自我陶醉。

現在認識到,其實是自己修煉得很不紮實,所以心性的某些部份提高的同時,又被常人社會污染了,使得最初純淨的修煉人心態變質了。將提高後帶來的人中好處看成了提高的目的了,看得重於修煉,而忘記了修煉的根本目的了,所以「回家」的概念也越來越淡,不自覺中將修煉當成了一件很實惠的事。而這些心都很隱蔽,平時不容易發現,雖然也覺得自己有些地方不對勁兒,但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現在看來,根子上是修煉的目的不純正,沒有發自內心地在大法中錘煉自己,而是試圖利用大法來得到種種利益。而這種心是多麼可怕啊!帶著這樣的骯髒心態,再努力的學法、講真相也只是形式上的精進,又怎能真正提高呢?

前一陣子,在我們項目組中,有一個同修在做大法工作中有爭名、擺資歷等心,大家都看得很明顯,覺得很不好。其實我自己不也類同嗎?雖然所求不同,但利用大法滿足私慾的目的卻是相似的。到了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我們更應該注意純淨自己,挖挖自己修煉的目的,對大法的心是否純正,趕快歸正自己。其實,修煉本來就是棄其表面、只見人心的,不管我們修煉了多少年,大法工作做了多少,在項目中擔任甚麼重要角色,在講真相中付出了多少辛苦,都不是拿來與人比較的資本,更不能因此有甚麼良好感覺,否則都是很危險的,也離正法修煉的要求相差甚遠。

由此,想到一個神話故事,告訴我們純淨的修道之心的可貴。一個屠夫在街上遇到兩個修佛的人,兩人說要去西方見佛,勸他也加入來一同去。屠夫說:「我太骯髒了,我不配,請你們把我的一顆真心帶去吧。」於是,將自己的心掏給他們,那兩個修佛的人就帶著他的心到了西方。見到佛後,佛指著一個巨大的鍋,裏面都是沸騰的水,問他們敢不敢跳下去。兩人都很猶豫,就想不如先把那顆心放進去試試看?就將屠夫的心扔下去,結果變成了一個金佛。兩人一看,也馬上跳進去,結果卻出來兩個油條。

看來,修煉真是半點也虛假不得的事。心的標準很嚴格,差一點也不行,對大法的心態尤其重要。寫此文是希望和各位同修共勉,讓我們都以最純淨、最虔誠的心態來對待大法,對待這萬古難遇的曠世機緣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