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教養院酷刑:棒子捅陰道、灌辣椒水、開水燙肢體


【明慧網2003年10月13日】大連教養院迫害法輪功的女子大隊自2000年10月成立以來沒有一天停止過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裏有漂亮的大樓與操場,卻掩蓋不了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累累血債。

女隊的牆上貼滿的,喇叭高分貝響著的,電視裏高音播放的,都是誹謗師父與大法的話。有學員煉功或學法,他們就拳打腳踢,用電棍等酷刑。有一名學員絕食幾個月身體非常虛弱,他們不放人,導致這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2001年3月19日,他們為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讓所有法輪功學員雙手抱腿對牆撅著一天一夜,一動就用電棍電。大法弟子把所有食物都嘔出來了,雙腿又紫又腫。只要一倒下,他們就拿來筆讓寫所謂的「保證」。有些學員在高壓下違心的寫了,可他們清醒後馬上就寫了聲明作廢。第二天,他們叫嚷,只要不寫「保證」就接著撅。逼得兩名學員一死一傷,惡警才不得不收斂。但為了達到強制轉化的目的,他們並沒有停止用各種方式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還叫來「馬三家」所謂「轉化」的來散布謊言,一些學員被迷惑。有不聽他們的就每天24小時遭到毒打,拖布把、凳子腿都打斷了。

2001年6月一個大法弟子被幾個做「轉化」的用裝滿水的塑料瓶子活活打死。接著又傳來男隊大法弟子陳家富與劉永來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2002年初,一大批弟子集體絕食,張敏等幾個大法弟子正念衝出了牢籠,也有的遭到了嚴重的迫害。他們利用刑事犯對絕食的大法弟子下毒手,給她們上了喪盡天良的大刑「劈跨」,將人的雙手與雙腳都水平吊起,用棒子往陰道捅、罐辣椒水、毒打等殘忍手段,還有用開水燙肢體、不讓睡覺,成宿罰站、冬天裏開窗戶讓學員光腳站、把胃管下到胃裏不拔出、站不了就銬在床上等等。有個外號叫「刺兒」(姓張)的刑事犯在當時非常邪惡,專門在小號迫害法輪功學員(有消息說,她現在又回到教養院繼續犯罪)。她從前沒到小號時,並不如此凶殘,是被教養院培養成冷血打手的,而這樣的人可以減期出去,可見在教養院刑事犯不是被改造,而被縱容無度的行惡。其打手還有孫波、郭鈴、王欣、葛紅等,曾用上述殘忍手段強制「轉化」大法弟子。但是,就連這些沒有人性的都對堅如磐石的大法弟子極其佩服,其中王力軍、孫燕、滿春蓉等被上過幾次大刑都堅定的走過來了。2003年,她又在小號被迫害,以致雙腳嚴重損傷,走路非常困難。孫燕曾、滿春蓉因為絕食或不配合邪惡多次遭到嚴重迫害,但始終經受住考驗,他們最邪惡的招數也使盡了。

剛被綁架的學員都先在刑事犯隊遭到非法嚴管,要求背所謂的「三十」和甚麼「文明禮貌」,有的學員不配合,就被在小號毒打,然後被迫遭受洗腦。

2003年惡警利用刑事犯「嚴管」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在二中隊,每天十幾個小時的強體力勞動,幹不完不讓吃飯、睡覺,而他們「明文規定」的勞動時間早就作廢了。平時不准學員之間說話,隊長也被要求不得與堅定的學員談法輪功的事。還經常讓法輪功學員脫光衣服,搜經文。只要發現,大多被送到小號迫害。他們為達到所謂的轉化率經常使用強制的手段,很多學員清醒後寫了聲明,他們也不理會,邪惡的目的就是讓你寫那些東西就覺得達到目的了。希望裏面的同修們堅定正念、破除邪惡,真正的放下生死從魔難中走出來。

大連教養院女隊的主兇院長張×× 、大隊長韓××、萬×× 、中隊長楊××等都動手毒打過學員,院長張××一次魔性大發,說「你們不說邪惡嗎,我就是邪惡。」還有中隊長段慧賢和其他隊長有很多是大學畢業的,還有的曾是律師。

在此奉勸你們,不要再做這種執法犯法、助紂為虐的事情了,停止對善良的大法弟子犯罪。你們想到沒有嗎?你們拿的是人民的俸祿(其中也有大法弟子的血汗),本應是維護公正的司法人員,應叫真正的罪犯改邪歸正,可你的所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如果你們還有良知,就及早回頭,否則等待你們只有歷史的審判與最可悲的下場!現在全球都要公審邪惡的頭子,善惡到頭終有報。

呼籲所有正義的力量來關注、援助那些在教養院、監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 同時強烈聲討江××政治流氓集團。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13/58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