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馬三家女二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3年10月10日】馬三家女二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遼寧省大部份被非法勞教的女大法弟子都關在這裏。

2001年9月份,我被劫持到馬三家非法勞教。剛開始女二所有五六百人,不到一年的時間,聽說整個遼寧省各個教養院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集中到馬三家進行洗腦。現將我從馬三家看到的和了解到的情況都寫出來,讓世人了解馬三家勞教所的邪惡,明白事實的真象。

當時,女二所有五六百人,住在給少年犯剛建好的新監獄,說甚麼是中央政府關心,名義上是讓法輪功學員先住這麼華麗的房間、在外觀上看很華麗、有個很大的院子,院子裏種滿了花草,然而這裏成了遼寧省的「轉化中心」,供外地參觀,但這些都掩蓋不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真象。

一、被非法押送來的大法弟子被分到幾個分隊去,由一群猶大不分晝夜地給大法弟子洗腦,她們按大隊管教的指使,使那些弟子肉體疲憊不堪,精神麻木,神志不清,連哄帶嚇,經過幾天黑白不讓睡覺……

惡警以減期等好處,誘惑猶大們幹著助紂為虐的事,背叛大法,出賣師父。那些幹警在幕後指揮叛徒在前台表演,簡直就是一群小丑。惡警為了多得上邊的獎金,不分黑白晝夜用一切手段強加用謊言、欺騙來摧殘堅定的大法學員。

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個沒人的角落,經受著殘酷的打壓,肉體折磨、體罰、不讓睡覺、長時間勞動、強行洗腦、天天灌輸詆毀法輪功的宣傳。特別是讓你在一個孤獨寂寞的地方不讓你和大家在一起。

二、我被非法關押在一個庫房裏,一直關了兩個半月,天天有猶大看著我,天天給我洗腦,說甚麼我不「轉化」,姐妹都跟我在樓下受苦。我告訴那些走錯了路的人,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我們是被江××迫害的。剛開始我背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當我背到這裏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給她們講道理,但是她們的思想已經被邪惡的舊勢力控制住,哪裏還能聽進去。後來我告訴她們破壞大法是形神全滅的,但是沒有人相信,她們就知道好好「表現」,早日回家。

三、我早晨四點多鐘起床,有兩個猶大看著我,天天到樓下的一個庫房裏,但是我每天都看到院子裏進進出出的外來人員,包括那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有一次,我去廁所,看到在一間屋子裏的床上,有個大法弟子被折磨得神志不清,鼻子裏插個塑料管。說是一個半月沒吃飯,天天灌玉米麵粥,一碗是50元錢,一碗牛奶120元錢。這是馬三家警察告訴的。如果不吃飯,就得實行這樣的辦法,把殘酷折磨大法弟子說成是「關心」等等。

五六十歲的老太太被折磨得已經不能走路,由家人背著出去的,然後惡人說有病不能治療,甚麼院外執行。把馬三家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說成是實行「人道主義」。

有的大法弟子煉功,就由幾個猶大強行用繩子捆上,一直疼得大法弟子死去活來,甚至逼得學員寫「三書」為止才肯罷休。她們還用哄嚇的手段,說不「轉化」送大北監獄等等,用各種手段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特別是在課堂上,警察讓學員每天在課堂上念誹謗大法的資料。如果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起來阻止,不讓念,就遭到一幫猶大的殘酷迫害。

有個叫夏寧的法輪功學員對大法十分堅定,被惡人按在地上,用毛巾堵嘴,十幾個叛徒一擁而上,殘酷迫害夏寧。那些猶大們失去了本性。誰對堅定的學員迫害最重,警察給以表揚和獎勵,甚至減期。夏寧不配合邪惡,被關進小號。大年三十給接回隊住了四天,後來又被送進小號折磨。夏寧絕食抗議,被關進樓下的一間空房裏,她的手被銬在暖氣片的鐵管子上,天天站著,不讓睡覺,折磨幾天。後來又把夏寧捆綁在死人床上,一直迫害了八個月。一百四十斤的體重,已剩下六、七十斤。

我們每天去食堂吃飯,走到樓下,經常聽到房間裏有慘叫聲,撕心裂肺。有的堅定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每當上邊來視察的幹部,這一天飯菜就比較好。警察弄虛作假,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藏在沒有人去的角落裏,找幾個在壓力下妥協的人說上幾句,說警察怎麼善待、怎麼好,花言巧語,拍上錄像上電視,把那些妥協的人經常安排唱歌跳舞,玩各種遊戲及其它活動。

以上是我在馬三家關押期間看到和了解到的真實情況,其實這只是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一小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