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的故事

【明慧網2003年1月7日】2002年12月23日深夜,我從網上得知同修宋旭(我並不認識)在鄭州市第一看守所為抵制迫害已絕食40餘天的消息,一時間我久久不能平靜。我決定告訴同事這件事情: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江氏集團是如何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但是第二天就是平安夜了,同事們早已經在一家飯店裏訂了位子,準備在那天歡聚一下。我不肯定如果在那天告訴他們此事會不會產生不良反應(都是人心,沒有正念)。24日整整一天,我都悶悶不樂,但因為工作忙,大家也都沒在意,晚上吃飯的時候,他們都發現了,不停的問我為甚麼不開心,開始我仍有些顧慮,擔心告訴他們這麼殘酷的事情會影響他們原本很好的心情,但後來在他們的追問下,我先後告訴了四位同事:

(1)同事Z

在這之前我曾多次對Z講過真相,她對大法有一個非常正確的認識,以至後來當我告訴她自己就是一個大法弟子時,她震驚但又非常嚴肅的說:「你放心,我用生命向你承諾,我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的,這可是掉腦袋的事!」(其實我並沒有要求她不要對別人洩露我的身份)。在相處的日子裏,她一直把我當作她的好朋友、好姐妹。

平安夜,當我告訴她宋旭受迫害的事情之後,她很難過地說:「我不知道自己該說些甚麼。……你也別太難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一切都會水落石出的。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第三天,我將宋旭的故事裝在軟盤裏給她看。看完後,她非常難過,不停地說:「怎麼會這樣呢?這太殘酷了!不敢想像!」

前天,我又發短消息告訴她:「至今天為止,我的朋友絕食已經超過50天了,它們仍不放他。」

很快,她給我回過來一條消息:「在心裏為他祝福吧!祈願他平安度過難關!要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2)同事Y

我以前曾經給Y講過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的事,但他沒太強烈的感觸,覺得是離自己很遙遠的事。但是那天當我流著淚告訴他:說我有一個朋友因為煉法輪功被非法逮捕,至當天已經絕食40多天的時候,他非常震驚,連連問我:「這是真的嗎?這真的就發生在你的身邊?!」

我流淚點點頭。他看著我,很久說不出一句話,我感到這件事對他的震撼是巨大的。過了好久,他才想出一句話來:「你也別太難過了,一切都會過去的。多向前看,前面是光明的!」

看到我依然很難過的樣子,他真誠的說:「咱倆合唱一首歌吧,把所有的不開心都忘掉。」

我答應了他的邀請,雖然後來我一直忙於給其他同事講真相,沒有機會實現這個諾言,但我非常感謝他對大法弟子的善意。也相信通過這件事情他會看清江澤民一夥的邪惡嘴臉!

(3)加籍同事E

E是一位徹底西化的加籍青年,也是一個基督徒,那天碰巧坐在我的旁邊。我問他是否了解法輪功,他說:「我知道的,我去溫哥華辦簽證的時候看到他們在領館旁邊,發材料、光盤,打著很大的橫幅。他們天天在那裏,風雨無阻,說實在的,他們那種堅韌真是讓人佩服。不過中領館太差勁了,他們如果看到有人接光盤,他們就不給辦簽證。」

又聊了幾句,我便給他講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迫害,我講了宋旭的故事,同時又講了另一位功友全家的遭遇,我說:「我有一位朋友,我管他叫叔叔,從8月底被抓,到現在四個多月了,它們一直不放他。叔叔的愛人──姨因為煉法輪功被開除了公職,他們的孩子還在上學,我不知道他們怎樣生活。……姨來北京依法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逮捕,警察強迫她們在下雪的日子裏,僅穿著內衣褲,然後從頭到腳澆十幾桶冷水,站在雪地裏凍十幾個小時,並把她打的遍體鱗傷、慘不忍睹,還搬著梯子去他們家抄家……」

這時我看到E非常凝重的用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然後問我:「我可以幫你做點甚麼?」

我說:「我沒有別的要求,只想請你在方便的時候,將這一切告訴你的朋友,讓他們都知道在中國,江澤民集團是怎樣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如果你擔心會因此給你帶來不便,你可以將他們的EMAIL地址告訴我,我直接給他們發郵件。」

「沒甚麼不方便的。」看得出他對江澤民政府的殘忍非常氣憤。

不過後來我還是堅持由我來發郵件,我說,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不能將任何具有潛在不安全因素的事情交給別人做。不過因為我英語不好,又拿不到英文資料,所以也許會需要他的幫忙。(他的朋友大多不懂中文的)

他說:「這都是小事情,你甚麼時候需要,甚麼時候告訴我好了,我一定會幫助你。」

晚上聚會結束後,我們一同打車回家(我和他同方向,所以共打一輛車),在車上他又說:「你甚麼時候需要我幫助儘管說好了,包括發郵件了、翻譯了……等等。」
我說:「謝謝!但不知道會不會給你添麻煩。」
他說:「沒關係的,這也是我的信念。」

後來他又多次提到能否給我一些幫助。

(4)經理

一晚上經理數十次地對我講要高興起來,應該像他們一樣唱唱歌、開開心心的,並多次問我為甚麼看上去不開心。開始我不確定應不應該給他講。後來他再次問到我的時候,我說:「我之所以不開心是因為昨天晚上我知道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使我萬分難過。」

「甚麼事情?」他關切的問。

我說:「我不知道你是否願意聽,因為這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我擔心現在告訴你會破壞你今晚的好心情。」

他說:「沒關係,你講。」
「你真的願意聽嗎?」
「真的願意聽。」他很肯定地又點了點頭。

於是我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上,告訴他:「我有一個朋友被鄭州警察抓了起來,到今天為止,他已經絕食絕水40多天了,它們仍沒有放他。」我又掉起了眼淚。

他非常震驚:「為甚麼呢?」
「只因為他煉法輪功。」

接下來我流著淚又告訴了他發生在我周圍的一些同修慘遭迫害的事,其中包括我自己。這是我第一次正式告訴他我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這時我聽到他講:「……以後還要考慮到怎麼樣來保護你了。……你也要學會保護你自己。」

事隔兩天,我們一同出去辦事,他對我講:「從一個朋友的角度來講,首先作為個人信仰,我們是絕對尊重的,但是你也要注意你的安全。

「我們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他是一個留學生),絕不會它(指江XX政府)說甚麼就信甚麼。而且我的同學,你也知道,不就是煉法輪功被活活打死了嗎?我們自己心裏都明白。我有一個同學就是警察,關於迫害法輪功的事也聽他講過。現在確實非常殘酷……佛教當年不也是被迫害的很嚴重嗎?也是過了那麼多年才反過來的。」

他一向是一個講話比較委婉的人,但那天他能這樣講,其實已經非常明確的表明了在他心目中法輪大法是正的,而且他確信有一天環境會正過來的!

(5)其他同事

由於時間因素,那天我沒有給另外兩位同事講真相,但他們對大法的正見卻是早就有的。記得有天同事H告訴我說他父親重病,我便乘機告訴他有許多身患絕症的人通過煉法輪功康復了,他可以讓他父親煉法輪功。誰知他聽後,馬上告訴我,說他父親原來就是煉法輪功的,後來7.20開始鎮壓以後,他的兄弟姐妹害怕,強迫老人放棄了。我說:「真是太遺憾了,你們不應該這樣的。」他說:「當時我不知道,我在國外,去年才回來。不過老爺子打心眼兒裏知道法輪大法好,平常如果聽到誰講大法不好,他會氣的不行。我們家人也知道法輪功好……」不用多說,我已明白他對大法的態度了。江XX集團真是可悲,他們雖然能夠使一些人在壓力下放棄大法修煉,但卻不能改變人們心裏對大法的正見!

同事S,有一段時間我表現的不好,他和我談話,說自己早就猜出我是法輪功學員了,同時批評了我最近的不好表現,說:「我們信仰的東西在我們心目中都是最美好的(講這句話時,他的手虔誠的在胸前捧著,仿佛手中捧著一個無比珍貴的東西),那我們應該全力去維護他,讓別人從我們的表現中看到我們信仰的美好……,你不能老犯錯誤啊!」後來他很委婉的向我傳達了他的妻子及他妻子的姐妹還有他自己的兄弟中有很多人煉法輪功的信息,並答應我有時間可以見見他們。

後記: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心情依然非常沉重,我們的好同修宋旭依然被關在鄭州市第一看守所內,而且還在絕食絕水,我想再次向海外同修呼籲:拿起你們的話筒,用你們能夠想到的一切方法來幫助宋旭吧,讓他早日獲得自由!

河南省公安廳:總機,0371-5991155接市二處;兩個處長,一男一女,都姓李。
610辦公室:0371-5902233,0371-5904038
市公安局的總機:0371-6222023
金水區公安分局:0371-6256038
河南省委總機:0371-5902627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7/42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