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從治頭痛談起(下)


【明慧網2003年1月6日】頭痛一症,常被視為小恙,不被深究。在臨床上也很多見,頭痛患者各種年齡和性別皆有。對醫家來說,真能治好頭痛,亦非易事,尤其對頑固、持久、反覆發作的頭痛,甚為棘手。

余在臨床中,曾治癒不少頭痛症,但有一例,十分頑固,雖事過年餘,仍記憶猶新。

一位頭痛症患者名安,頭痛已有30多年。最初的起因是她從馬上摔下,後腦著地受傷。後來,一根大木棍從房頂落下,一頭正砸在她被傷過的後腦勺部位。西醫曾開刀手術三、四次,但找不到原因,卻因此破壞了腦神經組織,她的頭痛使醫生們束手無策。日久疼痛劇烈不已,病邪深入,瘀而不通,痛時如椎刺,固定不移。她每次頭痛發作時要躺一週,昏沉沉的,剛好一些,下一個頭痛周期又開始,藥物無法控制。她對我說:「真是生不如死!」

她第一次來診所,是雙手捧著腦袋進來的。她的家人告訴我她是從急診室直接送到我這裏的。我仔細觀察其症狀:她脈細澀,舌質紫暗,是典型的瘀血頭痛。於是對其症,我用中藥當歸湯加蜈蚣、細辛來活血通絡,祛風鎮痙,理氣止痛。

她服藥一段時間,略有好轉。但不久,舊病復發。治療時好一些,過了幾天,又抱頭叫痛。

我試了各種方子和治療方法,都是好一陣壞一陣。一次,我注意到她的舌苔膩,便問她有無吃甜食的嗜好。她點頭承認:「有。」問她平時吃些甚麼甜食,她告訴我她二、三天一盒糖,一天幾塊巧克力,天天吃冰淇淋。我這才發現了誘發她頭痛的「導火索」。

糖是濕濁之食,引痰,痰火上攻清竅,濕濁內停經絡阻塞,清陽被遏,再加上受傷前因,就好比是「屋漏又遇連夜雨」,頭痛自然一發不可收拾。

我告訴她吃甜食是引起她頭痛復發的原因,她便開始節制甜食和糖類,頭痛立即大為好轉。我又在用藥中加血府逐瘀湯,使她的頭痛得到了進一步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