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一位大法小弟子


【明慧網2003年1月5日】她今年只有12歲,上初中一年級,但修煉已6-7年,5-6歲時我就認識她。她爸爸媽媽到煉功點學法,她也跟著學,有時還讀一段,剛上小學一年級,就能通讀《轉法輪》。雙盤有時腿疼得直掉淚還在堅持著。

99年「7.20」以後大法受到迫害,爸爸、媽媽都投入到正法行列之中,她也不甘落後。

2000年五月中旬媽媽再次進京證實大法,回來後被非法拘留,8月份被非法勞教了。這對於只有10歲的孩子來講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而她與爸爸參加6月18日早晨5點的大型集體煉功,當時的場面真好,有幾百人參加。爸爸當時就被邪惡之徒留在分局,她則與其他參加集體煉功的同修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天,沒給吃喝,直到下午5點多才與一個阿姨一起回家。自從師父教給了發正念後,她每晚都發正念幫助在勞教所被關押的媽媽,使之正念正行,堂堂正正地從勞教所走出來。同時她還經常出去做真相。北方冬天的早晨氣溫極低,大人都不願出來,可她每天早晨4點多天還沒亮就出來發傳單,起不來就給表上響鈴。在她的帶動下,爸爸也起來和她一起做。等媽媽從勞教所回來後與她一起發傳單時,總希望樓道裏的燈光暗一些,而她則非得把燈弄亮了,每進樓道後就大聲跺腳,這樣聲控燈就全都亮了,樓道裏亮堂堂的。她每貼好傳單後,還得仔細端詳一下,看看貼得是否端正。

2001年三月份,邪惡在全國範圍內大搞反對大法的簽名活動,強令人人表態,人人過關。可是我們這位小同修就是不簽字,班主任及其他老師紛紛做工作,都不能使她屈服。後來校長親自上陣,對她進行疾風暴雨式的批評。面對強大的壓力,小同修依然金剛不動。關,就這樣闖過去了。事後她說:「我在這兒沒簽名,天上就有我的名了。」

2000年她媽媽第一次因為堅持修煉講真相被邪惡之徒勞教,她年齡小,這對她來說確是一個很大的承受。她想媽媽,阿姨給她買的瓜籽、松籽,她嗑了仁兒不吃,用紙包起來,說留給她媽媽回來吃。然而,當同修阿姨問她想不想媽媽時,她都能從法的角度說話,不愧是大法小弟子。她媽媽也真不愧為大法弟子──偉大的修煉者,在勞教所裏表現得相當出色,在邪惡勢力的瘋狂迫害中,能夠保持理智、清醒,毫不動搖,沒有在自己的修煉路上留下任何污點。並於2001年8月走出了勞教所,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中。

2002年9月初,更大的魔難再次降臨到這位小同修的身上。爸爸、媽媽因堅修大法,9月5日晚邪惡之徒突然破門而入,竄入家中,用衣服裹住爸爸、媽媽的頭就把他們連拽帶拖的架到了警車上,並把家裏翻了個底朝天,強行搶走了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籍,還有電腦和打印機等。爸爸、媽媽被邪惡之徒綁架後,儘管未找到任何他們違法的證據,也被邪惡之徒雙雙投入勞教所,只剩下她一個人在家。這麼大的孩子正是守在父母身邊撒嬌,享受父母撫愛的時候,而她則失去了這一切。不僅如此,自己還得獨立生活,同時還得為父母操心。每到換季的時候,她就把父母的衣服找出來,打好包,因為爸爸在本市,就自己送去,可媽媽的就犯難了,離家二百多里,自己還得上學,望著已準備了好幾天的棉衣包,想起媽媽還在受凍,心裏這個酸啊!幸好有同修主動來問,幫忙把事做了,父母有衣服穿了,小弟子的心也踏實了。

寫到這裏,我的心也酸了。我在這裏真誠地說一聲:小同修,你不會孤獨,我們將與你風雨同行,無論有多大魔難,我相信你一定能承受得住!因為你是大法弟子,因為你已經鍛煉成熟了。在磨難中將會使你留下一個偉大修煉者的威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