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向可貴而又受害最深的中國人講清真相


【明慧網2003年1月5日】師父講:「而在這場邪惡的破壞中,華人是受害最深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講真相中明顯感覺到華人受毒害之深,中毒面之廣。在1999年7.20發動這場迫害之前,舊勢力早就在各個方面,各個領域做了系統的安排。各種變異的觀念、敗壞的思想、對科學的迷信、對「參與政治」的懼怕、無神論、事不關己的麻木等等,為這場迫害埋下了毒根。我個人體會跟華人講真相既要主動熱情又不能勉強,目的性最好含而不露。對西人可能一次就破除了他的障礙,而有些華人可能需要多次,多個學員、多種角度、多次發正念才能奏效。如在中國城發材料,有的華人來回來去路過,聽到:「您知道法輪大法好會得到福分的」,或「請不要相信欺世的謊言,珍惜萬古機緣」或「請不要等歷史過去後悔就晚了」等,四五次後才突然過來要材料。我們每個學員的一言一行都為下一個學員的講清真相起到鋪路的作用。哪怕打電話時你只說了一句:請你們不要迫害法輪功。就像涓涓的小溪為最後匯成奔騰的大河盡了一份力量。總結成以下幾點:

一,學員的一言一行都是講真相,有時行動比語言更有說服力。

例1:我們有五個大法學員同在一工廠打工,前前後後約有十幾位學員在那裏工作過,可以說每位學員的表現都為今天常人能對大法有正面的認識打下了基礎。這個廠從工人到管工幾乎都是華人,許多是大陸剛來的新移民。他們目睹了大法弟子工作中任勞任怨、吃苦在前的表現,對大法有了很深的了解,與我們成了好朋友。我們知道一切是師父正法天象的變化,師父在做一切,我們只是有機會在修正自己的同時助師正法。如同修A和同修B組內有一女孩去年對大法是嘲笑的態度,工作中挑肥揀瘦。她倆就搶著把難做的留給自己,數量上不與之計較,並跟管工說:「她身體不好,這個活兒給我。」管工當時就很感動,說:「和你們法輪功在一起很開心啊。」並把此事告訴了那個女孩,從此以後,那個女孩對大法弟子的印象徹底轉變,不久前在反23條立法的簽名活動中痛快地簽了名。

例2:同修C剛進廠時,組長老說她慢。其實C經常不分彼此地幫助別人,體現出大法弟子的寬厚,最後常人都替她鳴不平,組長也轉變了看法。同修B和D每週都為他們拿大法報紙,每次都被她們一搶而空。看著他們休息時津津有味地讀報時,我們知道大法在潤物細無聲地改變著他們。我們有時為他們買電話卡,在生活中關心他們,這些舉動使他們覺得我們與他們接近,不是以前想像的不食人間煙火的修煉人,為我們講清大法真相掃除了思想障礙。

例3:當別人對你這個人很敬重時,你講甚麼他聽甚麼。最近,反23條立法及營救親人簽名,很多人都非常高興地簽了。那天幹活時,小蘇小王說:「今年聯歡會要讓我們組出節目,我們就讓C大姐和E(我)代表我們表演煉功。」我說:「這麼說你們也是煉法輪功的嘍。」她們說:「至少我們是法輪功的支持者。那天,A大姐拿個表讓我們簽名,我們連看都不看就簽,因為我們知道A大姐讓我們幹的都是好事兒。」同修C說:「別看你們現在是稀裏糊塗地簽的,以後你們會知道你們現在做的會換來多大的福分。」她倆立刻不服氣地說:「誰說我們是稀裏糊塗簽的,我們是明明白白簽的,我們知道你們法輪功做的事是最正的。」有個常人與丈夫吵架時說:「你再氣我,我也得煉法輪功了。我看人家法輪功從來都不生氣。」還有一個同事讓A大姐給她女兒介紹一個法輪功學員作對像。

例4:我在中國城發材料時,有個感受,大法弟子慈悲的行為在感動著世人。當天黑下來了,接展板的學員還未到,寒風中,有時是風雪中,我一個人孤獨地站在那兒,對過往的行人說:「歡迎您了解法輪功真相,法輪功是被誣陷的,很快就會真相大白,希望您了解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此時是接材料率最高的時候。聖誕節那天,風雪交加,前後有四個路過的華人說:「真相我們知道了,天太冷了,回家吧。」有的說:「你的手套太薄了。」有幾個中國代表團的人雖然沒有接材料,卻說:「法輪功在世界上真是了不得呀,我們心裏都知道了。」我說:「希望您把這裏看到的帶回國內,他們還被謊言騙著呢,謝謝你們了。」他們使勁兒地點頭,有一個人眼圈都紅了。我把他們送到路口,他們過馬路時,還在向我招手。

二,運用智慧,默契配合講真相:

例1:工廠裏的小王小李雖然不反對大法,但邪惡的謊言也灌進不少,表現出對大法的冷漠。我和同修C就自然而然地配合起來講真相。藉著她們向我了解C時,我就介紹了她和她弟弟妹妹在國內受迫害的情況,從而引出馬三家及萬家勞教所的慘無人道。同修C上班時又講了被迫害的細節。真人真事面前,她們聽得目瞪口呆,說:「真沒想到,今天還會有這樣的事。」她們的心被震撼了。有時我們還抓住一切機會引導他們了解真相。那天,小王進來就說:「小張正在休息室講自焚真相呢,他剛從中國城的大屏幕看到的。」我就說:「我也有那個光盤,明兒我給你們帶來。」這樣他們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光盤。過了兩天,小白把光盤還給我說:「我老公看了後,氣得說:一個政府竟然這樣撒謊,太不像話了。」小白回國探親前,同修A叮囑她要把真相講給國內人聽,她說:「放心吧,A大姐,我會把這裏的一切告訴他們的。」

例2:打電話也需要配合:我和同修A經常配合打一個地區或一個部門的電話,她打過的讓我再打。比如,甘肅非法審判大法弟子時,我們以海外華僑等身份打電話到人大、政協、610、公安局、檢察院等各個部門,讓大陸同胞了解到國際社會對法輪功的支持和對國內迫害的關注。當然如果有更多的弟子之間能夠互相配合打電話就更好了。

例3:和孩子配合在公共場所向華人講真相:我和孩子經常在地鐵及公車上,找到華人旁邊或附近的座位,有時拿出印著許多圖片的材料邊看邊講,並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障礙人們了解真相的邪惡因素。我設想如果我們學員結伴出門時,隨時隨地地打出這樣的信息,這個人聽得多了一定會引起他的思考。

三,用常人可接受的方式,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對大法產生正面認識。

師父說:「講清真相是當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大面積地做,用你們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無論你是去揭露邪惡也好啊,採取各種多方面的形式啊,直接的、間接的,或者是從側面的,只要能夠讓人能認識這場迫害,就是在度他,就是了不起。」(《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今年我們廠的聯歡會,我們五個大法弟子不約而同地都想參加,把這個聯歡會當成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們積極準備了一首大法歌曲,一首常人歌曲,有兩個常人也想參加並建議跳藏族舞蹈,我們聚在一起湊了幾個動作,一排練感覺很好。那天聯歡會,我們先唱了《為你而來》。當唱到「你可知道法輪大法好」時,女經理突然竄上來,搶走了歌詞,說:「讓你們不要唱敏感歌曲嘛!」,底下有些竊竊私語,但沒一個人說反對的話。我們心沒動立刻發正念,同時微笑著把歌唱完。緊接著是舞蹈,本來已倒好的磁帶,放出的是別的曲子。我們靜靜地發正念,穩住心,等著音樂開始。當我們踩著整齊的舞步,帶著歡快的笑容上場時,底下突然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和笑聲,還有人喊:「B大姐跳得這麼好啊!」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些平常不苟言笑、只知埋頭工作的法輪功學員會是如此的活潑且多才多藝,特別是幾位老大姐的表演更使他們刮目相看。我們的節目無疑是當晚最精彩的,常人的卡拉OK和遊戲顯然都沒發揮出水平。我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加持。下場後我們幾個一直發正念。後來,老闆講話中說:「今天的晚會是三年中最好的一次,你們的舞蹈唱歌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個女經理也一改剛才的蠻橫,樂呵呵地向我們表示感謝,並解釋說她主要是擔心老闆不接受。我們一如既往地善待她。這是我們第一次面對全廠人堂堂正正地集體講真相。這次活動也開闊了我們的思路。

我們體會到:此次正法修煉與以往任何一次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肩負的使命重大。我們未修煉時,法就在為我們今天的使命奠定基礎,自己的人緣、社會關係、愛好、專業、特長、技能、威望、榮譽等等,都是為了今天的講清真相、救渡眾生啊!我們可以充份地利用它們來貼近常人。師父在《隨意所用》中講:「只要能講清法理,我就打開人的文化,破開那些規範與束縛,隨意所用,為表達清楚大法,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常人的方式,信手拈來,為法所用,但我們的心又不在人中,不被常人心帶動,我們無論上班、上學、做生意、還是過家庭生活,都是師父給我們安排來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渡眾生的,這是真正的主線。

以上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此文為多倫多新年集體學法交流的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