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明慧網2003年1月4日】我們將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選擇了這麼十件事作為新年禮物獻給師尊:

(一)

2002年七、八月間的一天,西北一省會的中心廣場和博物館正舉行全國性的大型活動。開幕式上,當活動主持人宣布開幕時,主席台背後的博物館的樓頂上,「刷、刷」展開了兩條巨型條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從上午一直到黃昏,這兩條巨型條幅就這樣和眾多的其他條幅、氣球懸掛著,儘管廣場上有許多的警察、官員和新華社記者。黃昏時分,當工作人員收條幅和氣球時,就是不敢取下「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兩個條幅,他們已經熟知「誰揭誰遭報」的事例,警察也不敢。眼看夜燈齊明,遊人漸多,只好到武警部隊叫了幾個小戰士將條幅取下。各級官員為了逃避責任,嚴密封鎖消息,但是,這件事已經在老百姓中流傳開來。

(二)

幾年前,有一位大法弟子,看到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連篇累牘地誣陷法輪功,特別是看到一些節目主持人無知地犯罪,其生命已到了危險的邊沿,這位大法弟子不忍,慈悲心油然升起,給其中一位主持人寫了一封信,以親身經歷講真相,勸其早日改行。不久,「焦點謊談」節目就沒有了這位主持人的身影。事後,這位大法弟子感到驚奇,想再寫一封信問一問這位主持人,是否是由於那封信起的作用。另一位弟子對她說,有這個必要嗎?您應該相信您寫這封信時的純善心態和大法的威力,為甚麼真相VCD中有《愚公移山》,那山最後是愚公移掉的嗎?我們在做大法事時,以大法弟子的純淨心態去做,師父甚麼都會為我們做。當您純粹為那位主持人著想時,您的慈悲心宇宙的眾神都看得到,其實,師尊只是看我們的這顆心,那一封信作為純淨的載體,將大法的力量貫穿於那位主持人的生命中,表現在常人這裏,會有很恰當的理由將他調離「焦點謊談」,只要我們的心性到位,宇宙的眾神都會幫我們實現我們的願望!

(三)

2000年的國慶節期間,我們這裏的一位大法弟子到北京天安門正法,打出橫幅後被抓。在審訊室裏,她向警察洪法講真相,她直接報出自己的名字、工作單位、身份證號,將自己在得法前的身體狀況告知警察,並擺出當時的病歷、住院診斷和治療書,以親身的經歷證實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威力及神聖。幾年前,她身患多種絕症,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行走困難,被醫院認定過不了半年;常年住院耗費大量財力人力,單位領導不堪重負,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病患一掃而去,當她紅光滿面出現在醫生們面前時,護士大夫驚訝萬分,隨後的幾年她再沒有光顧醫院,領導感嘆道如果在99年前都讓單位的人跟著你學法就好了!家人、親戚、朋友和同事及大夫都支持她修煉並有很多人得法,她對警察們說,你們可以以各種方式去查證我講的是不是事實,可以問一問我們當地的街道辦事處、派出所、單位領導。警察面對這麼一個從西北來到北京來告訴他們真相的大媽,其翔實的材料、真實的事例、無畏坦蕩的心懷、感人肺腑的話語令他們感動,警察讓她回去好好修煉,不僅沒有通知當地的610,而且有一個警察親自送她上公交車,問她有沒有回去的路費,安排她的一個在京的親戚在某一車站接她。從北京回來後,她向更廣大的民眾直接講真相,她所在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派出所的警察去過她家幾次後,再不去滋擾她了,街道辦事處的主任被她感動得流淚,很快就自動調換了工作。當地610的人員不信大法弟子的力量,不甘心失敗,欲強行拉她到洗腦班,派出所的警察不去,街道辦事處的人也不願跟著610的人作惡。恰好和她在路上狹路相逢,幾番交鋒之後,610的人員啞口無言。已明真相的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勸說610的人:你們所說的一切我們都說過,都沒用,我們也不得不相信她所說的,她的事這幾年我們也都看到了,我們就算了吧。從此以後,610的人再也沒有去騷擾她。

(四)

2002年春節期間,一位大法弟子打電話給他原來單位的領導,問領導還煉不煉法輪功了,領導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告訴他一件事,這位領導的一個姪子在一個軍區裏工作,每天軍區大院內都有很多人在煉功音樂聲中,一起集體煉功學法,從沒有中斷,軍區首長嚴令不許打攪干擾。

(五)

在西北的某一交通要道上,武警、警察每天都堵在這唯一的通道口上進行盤查,企圖截斷各地區大法弟子的聯繫和大法資料的流通渠道。一天,幾個警察上了一輛被攔截的長途車,檢查所有人員包括司乘人員的隨身行李及身份證,幾個沒有身份證農民模樣的人被帶了下去審查拍照,十幾分鐘後,那幾個人被放回,長途車被允許通過,其實當警察檢查身份證時,在車門旁,警察的面前就坐著一位大法弟子,他座位下的箱中就放著大量的真相資料,警察唯獨沒有檢查他,過後,他說那天他沒有帶身份證,警察上來檢查時,他沒有怕,心中發正念,並認為警察只是常人的警察而已。又一天,同樣的通道口,警察又上了一輛乘客不多的長途車,車上有許多的貨物,堆滿了車座下的空擋,警察照例檢查身份證和物品及行李,並將網上被通緝的大法弟子的容貌在腦中與這些乘客相對照,警察檢查完畢,長途車重新奔跑起來,車後的一位乘客驚奇地問她前面靠車窗旁穿紅衣服的乘客:姑娘,剛才檢查身份證時,你在哪?我怎麼沒見你?這位大法弟子說,我就在這呀,哪也沒去啊。乘客說,警察沒檢查你嗎?姑娘說,沒有啊!……與這位乘客一樣,在大法弟子面前,警察沒有看到大法弟子,更不會檢查大法弟子所帶的大法資料。

(六)

一天,一位大法弟子去辦事,坐上了一輛公交車,望著車窗外的人群和景物,心中一閃念:同修們發了這麼多真相資料,效果如何?念畢,車到一站,上來的人群中有三個白領模樣的年輕人,兩男一女,精明強幹,上車時,女青年手拿著幾張文稿,大法弟子直覺到那是前幾日的真相資料「留美博士……」。果然,三人坐下後,她的伙伴問:這是甚麼?她答:「法輪功的」,她旁邊的伙伴接過文稿認真地看起來,大法弟子趕緊用功將整個車籠罩住,嚴防邪惡干擾,他們後面坐著的一位軍官忍不住時不時的探頭去看他們手上的文稿。車停了,上來了一個穿制服的警察,巧不巧地站在看資料的青年人跟前,警察看了幾眼,顯然,明白那是法輪功的真相資料。靠車窗的女青年不慌不忙斜瞄著警察,大法弟子也清除著一切邪惡的干擾,而看資料的青年似乎根本不知道警察就站在他身邊盯著他,仿佛甚麼都不存在了,只有那資料發出的光明吸引住了他,他頭也不抬,整個心身都沉浸在那久遠的渴望中……,過了幾站,警察轉過了身挪開了幾步,站在靠車門的地方,但沒有下車,又過了幾站,警察下了車,走了。軍官又湊上去看文稿,公交車在祥和中行進……,又過了幾站,車停了,大法弟子目送這三人下了車並默默為他們祝福,他看到拿資料的青年人邊走邊盯著大法資料繼續讀著……

(七)

2000年秋,一位大法弟子的妻子因受到電視的影響,在丈夫面前說一些大法的壞話,丈夫如果向她洪法講真相,她反而變本加厲攻擊大法,丈夫為避免她造業,就避免與她談大法,可她有時故意挑釁刺激大法弟子。那時還不知發正念的方法,大法弟子根據其修煉的體會,明白是他妻子背後的業力及不好的因素在控制她,決心堅決破除邪惡的干擾,在一次打坐中,集中心念清除他妻子背後的邪惡。當天,他妻子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醒來後,他妻子還覺得這覺睡得奇怪,但是,從此以後,這位大法弟子的妻子像換了一個人,再也不說大法不好的話了。

(八)

一天夜裏,一位大法弟子獨自一人在資料點用針式打印機打印真相蠟紙,雖有棉被罩著,但在寂靜的夜裏,打印機發出的聲音仍很大,大法弟子心態有點不穩,感到聲音太大了,而且越來越大,忽然,瞥見窗戶外停著一輛警車,打印機發出的聲響更加刺耳了,不行!大法弟子定下心神,他感到整個空間都在他的把握之中,那細細微微的脈動及那輕輕盈盈的光幕,是那樣的真切,他發現打印機發出的聲音小了,他知道那不是錯覺,他抬頭看見窗外,月光如銀,警車不知甚麼時候已經走了……

(九)

2002年夏,一幫警察衝進大法弟子的家搜查,年老的大法弟子匆忙間將《轉法輪》藏在沙發下,警察們為向上級交代,草草查看了一番,沒有發現甚麼,唯獨跟來的一個司機在那特別賣力,逼問老大媽沙發下藏的甚麼。老大媽說沒有甚麼,可司機硬是強行將沙發搬開,把書抄走。幾天後,該司機突發腦溢血身亡!警察們都心有餘悸地談論,這位強壯的司機是遭惡報了。

(十)

1992年5月中旬,在某大學一學者的家裏,學者和夫人正與一位年輕的修煉人交談,學者的夫人因特殊的機緣成了氣功愛好者,學者及夫人與這位年輕的求道人成了忘年交。學者的夫人告訴年輕人幾天前她作的一個奇怪的夢,夢裏在城市北面的天空中,紫光繚繞,一位身著紅色袈裟的巨佛立在空中,無比莊嚴慈祥,發出的祥光用人的語言難以盡述……。學者的夫人說,雖然巨佛高大無比,但是他的容貌特別清晰,夢中的感受美妙絕倫。她問仍在苦苦尋師求法的年輕人,這夢預示著甚麼?這位巨佛是誰?年輕人感到奇怪,也不知巨佛是誰,預示著甚麼。

多年以後,年輕的修煉人在經歷了傳奇般的重重魔難幾經生死後,求道之心仍不熄滅。在一次發出求法心念後,第二天,法輪大法就來到了他面前,他捧著《轉法輪》豁然開朗:在他此世出生後,師尊就一直引領著他,在他三界輪迴中師尊從未離開過他,在他年幼時、經歷磨礪時及求道途中,他時時感受到的、體悟到的那慈悲無比智慧無限的「師父」一直在保護著他、點化著他。他感受到了主佛降臨,偉大的時代已經開始!成為大法弟子的年輕人跨越千山萬水,在南方找到了學者的夫人,將《轉法輪》和大法的其他書籍送到學者的夫人手中,學者的夫人翻開扉頁感嘆道:就是他,他就是我夢中的巨佛,紅色的袈裟,慈祥的面容……

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還有許多許多。我們再次向至尊至善、慈悲偉大的師父致以最純淨、最崇高的敬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