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剖析《紅樓夢》中妙玉修行失敗的原因


【明慧網2003年1月29日】妙玉是《紅樓夢》中大觀園內的一位年輕女尼,金陵十二釵之一,與元春、黛玉、寶釵等人同列金陵女子正冊。她姿容美麗,聰慧過人,才華出眾,才貌不在黛玉之下,正如書中所說:「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妙玉本是蘇州姑娘,出身書香仕宦之家,因從小體弱多病,百治無效,父母只好忍痛將她送入寺廟,帶發修行。由於用心修行,不久百病全消。後聽說長安有觀音遺蹟,於是隨師到了京都,暫住城外牟尼院中。不久師父圓寂,妙玉本欲扶靈回鄉,而師父臨終遺言:「在此靜居,後來自然有你的去處。」(看來師父已有宿命通,可預知後事。)果然,不久京城內第一富豪之家--賈家又錦上添花,其家的大小姐元春(寶玉的姐姐)被當時的皇上封為妃子,並批准可以回家省親。為了迎接這位皇妃,賈家修建了一座無比美麗壯觀的花園即大觀園。園內諸景齊備,其中一景是一所雅緻的道觀,取名櫳翠庵。賈家已買下二十個年輕俊美的小尼、道姑充實其中,又聽說城外牟尼院中新近從南方來了一位「文墨極通,模樣極好」的年輕女尼,於是賈家鄭重地寫了請帖,並用車轎隆重地將妙玉接入大觀園。

隨著時間的流逝,賈家出現了一系列的變故:元妃甍逝;賈家因事被官府抄家;黛玉、賈母、熙鳳相繼逝去;寶玉娶寶釵;探春遠嫁……賈家逐漸敗落,大觀園也逐漸荒廢。一天深夜,一個飛簷走壁的強盜忽然窺見了燈下的妙玉,看見這位絕色女尼,怦然心動,冒死將其劫走,從此妙玉落入強盜之手,結果如何,不得而知。正如《紅樓夢》中所說:「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願,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一個人半生的修行,付之東流,著實令人痛惜,這種結局,在作者筆下的形像表現,就是落得為盜魔所虜的悲慘結果。

回顧妙玉修行的過程,不難看出,妙玉的情未斷;執著心太強;慈悲心不夠;生活優裕,無法消業。這些無疑都是妙玉在修行上精進的大障礙,慘痛失敗並非偶然。人生無常,修煉機緣難得。在此修煉文化復興的特殊時代,從個人修煉的角度看看書中這位出家修行者修行失敗的原因,對真心想修煉的人,或許不無裨益。

下面讓我們逐條回顧點評。

一、生活優裕,沒苦吃,無法消業

櫳翠庵可謂園中之園,無比清幽、美麗,連賈府的長輩賈母都讚不絕口:「到底是他們修行的人,常常修理,比別處越發好看。」不但環境優雅,而且妙玉生活起居有多人服侍,當初帶髮修行時,家裏帶來隨身服侍的就有三人,到了大觀園,又有人專門負責燒火做飯、洒掃洗滌……僅服侍妙玉的就有幾十人。至於吃穿用度,作者沒有正面描述,僅舉一例,可見一斑。妙玉日常喝茶用的杯子,名叫綠玉斗,妙玉曾說:「賈府也找不出來。」可見其奢華的程度。其實妙玉只是大觀園中一個披著袈裟的公侯小姐罷了。這樣尊貴的地位,這樣豪華的生活,哪有苦吃,如何消業。

二、執著心太強

書中第四十一回「櫳翠庵茶品梅花雪」中寫了這麼一件事:一日,賈家忽然來了一位鄉村老嫗--劉姥姥,劉姥姥為了博得賈母和眾小姐的歡心,不但帶來了鄉村野味,還講了些鄉野趣話,賈母十分開心,於是率眾兒孫到大觀園設宴,宴後眾人遊大觀園。遊到櫳翠庵,賈母告訴妙玉:「我們這裏坐坐,把你的好茶拿來,我們吃一杯就去了。」妙玉親自捧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的小茶盤,裏面放一個成窖五彩小蓋鐘,捧與賈母。茶是上上品老君眉,水是舊年存放的雨水。賈母吃了半盞,餘下的遞給劉姥姥,劉姥姥一口飲盡。

妙玉又把寶釵、黛玉的衣襟一拉,把二人帶到一間雅淨的耳房,這時寶玉也悄悄地跟了來,妙玉重新泡茶。妙玉拿出兩隻杯,只見杯上鐫著三個字,後有一行真字「晉王愷珍玩」,又有「宋元豐五年四月眉山蘇軾於秘府」一行小字。另一杯形似缽而小,有三個垂珠篆字,「杏犀」……喝茶的杯子簡直是價值連城的珍奇古玩。而沏茶用的水更是奇巧,是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用花甕封上口,深埋地下,五年後取出沏茶……喝茶之事竟如此用心,恐怕連皇帝都望塵莫及,真是人間少有,天下無雙,妙玉的執著可謂大矣!

三、慈悲心不夠

上文曾提到,賈母率眾人到妙玉處喝茶,賈母把餘下的半杯茶遞給劉姥姥,劉姥姥一口喝盡。後來妙玉特意吩咐下人,將劉姥姥用過的茶杯扔到外面,不許拿進來。連生活一貫奢華的賈寶玉都感到扔了那茶杯實在可惜,於是求妙玉:「不如就給了那貧婆子吧,她賣了,也可以度日。」妙玉聽了,想了想,點頭說道:「這也罷了,幸而那杯子我沒有用過的,若我使過,我就砸碎了也不給她。」接著吩咐下人快快拿走。幾句話,表現了妙玉對劉姥姥的極度鄙視,這與修煉人的大慈大悲大相徑庭。

四、情未斷

妙玉正當青春妙齡,豔名遠播,引起多少青年公子的垂涎。妙玉深知這一切。如果能守住心性,排除干擾,潛心修煉,可望成功。但妙玉偏偏是個多情女子,對大觀園中的寶玉就心生愛慕,且不懂得修心斷慾之要領。讓我們舉幾例。

一次,大雪紛紛揚揚下了一夜,將大觀園妝扮的如同琉璃世界,這一奇麗的雪景,引來了大觀園眾才女的詩興,她們決定在傍山臨水的蘆雪庵聚會。到了詩社,早已布置妥當,寶玉的大嫂李紈忽然想起,櫳翠庵的紅梅正開的俏麗,若能折一枝來插在瓶中,加以點綴,豈不美妙,但一想自己去要,怕妙玉不給面子,而此時,眾人正在聯句,輪到寶玉,一時語塞。李紈忽靈機一動,罰寶玉去向妙玉要紅梅,眾人一聽,一齊叫好。可見妙玉的內心秘密,其實眾人皆知。更有趣的是下面一個細節,李紈擔心寶玉雪地摔跤,要派幾個丫頭跟著,黛玉連忙阻止說:「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此處寫得雖然隱晦,但明眼人不難看明。

還有一次,上文已提過,妙玉請黛玉、寶釵喝茶,給寶釵、黛玉用的杯子是名人古玩,而給寶玉用的杯子卻是妙玉自己日常用的綠玉斗。書中多次寫妙玉是個極怪僻、極潔淨之人,此時卻讓一個青年男子與自己同用一個茶杯,其親暱之情昭然若揭。

如果說前二件事作者寫得還比較隱晦,那麼第三件事對妙玉的內心世界卻非常明白、直接地寫了出來。書中寫道,一天,寶玉去看四妹惜春,忽見妙玉也在,正專心下棋,妙玉猛抬頭,看到了寶玉,寶玉忙問候,「妙玉忽然把臉一紅,也不答言,低了頭只看那棋。寶玉自覺造次,連忙陪笑道:‘倒是出家人比不得我們在家的俗人,頭一件是心靜,靜則靈,靈則慧。’寶玉尚未說完只見妙玉微微地把眼一抬,看了寶玉一眼,復又低下頭去,那臉上的顏色漸漸地紅暈起來。」此處兩次寫妙玉臉「紅」,維妙維肖地寫出了妙玉見到寶玉時的驚喜、羞澀、激動……接著書中又寫道,妙玉當晚回去,坐到三更過後,下了禪床,出到前軒,但見雲影橫空,月華如水,獨自憑欄站了一回,忽聽房上兩個貓兒一遞一聲嘶叫,「那妙玉忽然想起日間寶玉之言,不覺一陣心跳耳熱,自己連忙收攝心性,走進禪房,仍到禪床上坐了,怎奈神不守舍,一時如萬馬奔騰,覺得禪床便晃盪起來,身子已不在庵中……」後來妙玉中了魔,眾尼忙作一團,請了很多大夫醫治,一時鬧得滿城風雨,賈府上下無人不知。但其中的原因,只有惜春知曉,當消息傳到惜春的耳中時,書中這樣寫道,「惜春聽了,默默無語,因想:‘妙玉雖然潔淨,畢竟塵緣未斷……哪有邪魔纏繞,一念不生,萬念俱寂。」這位自幼就要當尼姑,最終真的因為出家修行而得以從家族厄運中解脫的賈府四小姐,確實頗通禪理,一語道破了天機。

最後還是以曹雪芹的話作結,書中的金陵十二冊正冊中是這樣評判妙玉的:「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請注意這「何曾潔」「未必空」,極簡短的六個字,概括了妙玉修行失敗的根本原因,多麼準確,多麼深刻,又不乏作者的惋惜之情。

個人淺見,不妥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