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輪迴研究漫筆〕往世濫權 今生貧病


【明慧網2003年1月23日】他躺在長椅上,目似垂簾,心如止水,他的意識進入類似佛家打坐的入定狀態,當被告知一個千里之外的陌生人的名字後,入定中的他就能對此人進行超越時空的解讀,詳述此人目前的狀況,診斷其疾病並建議治療方法,並進而解讀其前世今生的因果。這個人就是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1877-1945),一位平凡的基督徒,當時的預言家。

凱西一生受到過許多懷疑和非議。哈佛大學曾派慕斯特博格醫生調查凱西,結果親眼所見的事實使這位醫生深信不疑。凱西在佛吉尼亞海灘期間,有不少來訪者前來打假,其中有一個叫托馬斯﹒薩格魯(Thomas Sugrue)的人,經過仔細查證他不僅相信了凱西的能力,而且還專門為此寫了一本書《有一條河》(There Is A River,1942)[1]。凱西篤信宗教,為人誠樸,從未利用自己的能力求名求利。在他離開人世後的半個世紀中,有很多關於他的書籍出版。

凱西一生留下近一萬五千條解讀被存檔,其中很多涉及被解讀者的往世。吉娜﹒瑟敏納拉(Gina Cerminara)博士的《生命多世》(Many Mansions,1950)[2]一書對這些前世解讀進行了詳盡深入的整理和分析。其中有幾個案例是關於往世濫用權力傷害別人、今生貧窮多病償還業債的故事。

很多人可能都聽說過在宗教裁判所的時代,一些無辜的女子被指控為女巫而被送上火刑架燒死。一個曾被凱西解讀過的人在前世是個審判這類案件的紳士,負責迫害被指控為巫婆的女子。表面上看,他在維護宗教和所謂的社會道德,但在背後他卻對被審判的無辜女子進行性侵犯以滿足自己的淫欲。在這一世被凱西解讀時,他是一個十一歲的男孩,他的母親被丈夫遺棄,過著貧窮的生活。這個男孩患有嚴重的癲癇,結果造成左半身不遂,並喪失說話能力。他無法自己穿脫衣服,他的肩膀彎曲。有一次他癲癇每隔20到30分鐘發作一次,這種狀態持續了幾天之後,他無法抬頭和坐直。在凱西檔案中,癲癇病常常源於前世的淫亂。但這個小男孩的痛苦顯然還來源於前世濫用職權傷害無辜。

還有一個人的前世是羅馬帝國時代的一個軍官,他以權謀私,獲得不義之財。凱西沒有具體指出這個人到底用了哪些手段,但他確實在物質利益上得到很多,可是在精神方面他卻一再失去。在今生,這個人一直被貧困、無家可歸、飢餓所折磨,多賴他的美國親戚的幫助,他才能在倫敦的貧民窟中活下來。他在前世巧取豪奪別人的財物,結果導致今生生活貧困、飢寒交迫。

在另一個例子中,一位婦女的前世是法國大革命時期的一個革命者,她號召民眾起來反對貴族的統治。那時她獻身於自己的理想,在精神層次上有很大的提高。可是在革命成功後她掌握了權力,卻變得和那些濫權的貴族一樣腐敗。這個婦女被凱西解讀時已40歲,孀居10年,有一個女兒。她艱難地維持著自己和孩子的溫飽,她的孤獨和無趣的生活使她苦悶絕望。她前世濫用權力使別人陷入的困境如今在困擾著她自己。表面上她是這個經濟體系和不公的命運的受害者,但實際上她是她本人前世造業的受害者。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古諺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誠哉斯言。

當然,今世的苦難不全是來源於前世的過錯。有的人一生坎坷,也許是被安排通過戰勝困難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人世間被安排有疾病、苦難和不公之事,從而使人們償還前世的業債,或錘煉自己的精神,可是塵世中人如果漠視甚至嘲笑他人的疾苦和不幸,那是在造業,而這必將在來世償還。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一書中講解了業力輪報的問題:

「人生生世世都在造業,自己的業力促成了自己下一世、這一世的困難、痛苦、磨難、缺錢、多病。你只有償還業力之後,你才能夠得到幸福,才能變好。說幹了壞事不還這是不行的,宇宙有這個理存在著。說上一世的事情和下一世的事情你覺得好像是兩個人,其實人家看你生命是看你整個生命過程。你睡了一覺,你說你昨天做的事情和今天幹的事情是兩回事,昨天不是你幹的,那都是你一個人幹的,他們是這樣看生命的。」

目前大陸很多不法官員和警察利用職權迫害法輪功弟子,這些幹警所犯下的罪過已經遠遠超過一般的濫用權力,他們如不懸崖勒馬,彌補罪惡,面臨他們的將不僅僅是來生的報應。

參考書目:
1. Thomas Sugrue, The Story of Edgar Cayce: There Is a River..., A. R. E. Press, revised February 1997
2. Gina Cerminara, Many Mansions: The Edgar Cayce Story on Reincarnation, Signet, revised July 1999.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