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河勞教所的洗腦謊言無法動搖我堅定的信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1日】在中國的首都北京,只要大法弟子被抓,就必須經歷洗腦班。團河、新安勞教所是主要的洗腦場所,其附近的天堂河法制培訓中心,主要用於非法關押欺騙沒被判勞教但仍堅持煉法輪功的。另外各區縣也組織了洗腦隊,由「610辦公室」指揮犯罪,佔用國家賓館不定期開洗腦班,三兩人一組,針對不同修煉者進行單房間隔離談話,其目的就是讓大法弟子放棄對大法的正信,同時站在江氏犯罪集團一邊公開誹謗法輪功。

在被抓的一年裏,我經歷了三期洗腦班,接觸所謂的「幫教人員」近20人,頭兩期是在被非法判勞教之前;第三次是在被非法判勞教之後。在多次的談話中,我發現邪悟的幫教人員主要有三個犯罪手段:一是親情引誘;二是權勢暴力恐嚇;三是歪曲大法,混亂思維、動搖正信。

在我被送進看守所後,警察看到我的眼淚,以為找到了突破點,就在我被折磨、剛能扶牆行走的時候,找來三個幫教在預審室做我的「幫教」工作,早飯後從監室提出,坐在預審室石椅子上,一直到晚飯時,有時乾脆晚飯也在預審室吃,近晚10點才送我回監室。交談的時候,三個警察在門外守著,三個「幫教」(叛徒)在屋內口若懸河輪流轟炸。有問不完的問題,討論不休的話語,你要把她們的話當回事,一天下來搞得你大腦非常疲憊。她們講的完全是顛倒是非的話,用大量的奴才邏輯為邪惡集團辯護;她們居然誹謗修煉,竟然說按真善忍做好人是「自私」的。還說我們被關進勞教所是不管家庭、放棄工作、逃避責任,完全是強盜邏輯。最邪惡之處是斷章取義地歪曲大法。

開始的時候,她們的言論讓我很氣憤,我忍不住怒氣和她們爭論起來,門外警察聽到我言辭激烈馬上進來禁止,有時因在話頭上我多說兩句,警察就惡狠狠地給我一通耳光,然後走出屋帶上門。「幫教」就百般得意,嘲諷地說這不是偶然的,是幫你提高呢!多麼邪惡。當我發現這些人雖然過去學大法很積極,但現在已經本性泯滅、魔性大發,就不再把她們當大法弟子看,心就平靜下來,一個心不動就制萬動。她們信口雌黃,我聽而不聞;她們長篇大論,追問再三,我只一句「我不這樣看。」「我不這樣認為。」那幾天她們早晨總是興致勃勃地來,近下班時就開始暴跳如雷。我心平氣和地建議她們有話好好說,警察就趕緊宣布今天就到這裏,她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非常失落。我的觀點很明確,我們不能和家人團聚,是江氏政府的非法、錯誤決策打壓迫害造成的;不是我們不想工作,是江氏政府不讓我們工作。我們沒有違法,講事實真相是我們每個公民的權利。

每天她們都在研究我,我每天也用大法鑑察她們。她們為了向警察和江氏政府交待(其實她們那會兒已經完全被邪惡勢力控制而不覺了),給我扣了許多誹謗誣蔑的帽子。我識別並總結她們背叛信仰的原因各不相同,有的因為家庭壓力大了就承受不住了;有的因為對法不夠堅定,正信不足信心動搖了;還有的是膨脹的顯示心和歡喜心被魔所操縱了。到最後一天,給我看錄像。現在中國江氏政府製作了一系列專題片,有《焦點訪談》集錄,有個別人的所謂「懺悔、認錯」等等。我用大法衡量一切,毫不迴避地看,最後她們讓我談感想,我說修煉不修煉都是自己的選擇。他們一看沒戲了,就給我扣了個帽子「腦積水」,「不可救藥了」,收兵回巢,這就是第一次洗腦班。

第二次給我辦洗腦班是我入看守所整四個月的時候,當時離聖誕節還有四天,負責迫害我的那幾個國保大隊警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查出我的名字,但我的住址和條幅的來源仍不得而知,隨經幾番夜審折磨,仍未得到結果。我看得出他們已經打消了在我身上的希望,但可能分局上面不甘心,所以又給我辦了第二次洗腦班。那是2001年12月20日晚8點左右,突然讓我收拾東西,戴上手銬帶出看守所大鐵門,摁著頭上了車,車行20分鐘,把我帶進大紅門賓館的房間,領頭的講明來意,說是分局讓這麼做的,態度還很和氣,晚上則把我銬在床上,兩個警察擋著門睡。第二天早飯後,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30多歲,進行洗腦,警察囑咐一番退出房間。

經過第一次洗腦班後,我對所謂的幫教人員已有了深刻認識,總結了好多經驗,對其套路已大部份了解。他們一開始都裝得很和善,耐心地讓你講得法的經過,正法的經過,被抓的經過。對你有一定了解之後,就開始用各種問話探你的執著,從而尋找突破口。如果你情重,他們就拿你的家人痛苦來攻;如果你的名利心重,他們就拿政府的權勢威脅;如果你怕肉體痛苦,他們就用在看守所和勞教所受的虐待來恐嚇;如果你學法不深,對法認識不足,他們就斷章取義地歪曲經文,來擾亂你的認識,動搖你的正信、信心。這些招數都不靈後,他們最後一招是叫你放下所謂對法的「執著」,放下所謂的對師父的情和「執著」,騙說甚麼轉化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最後一步,這些人被「轉化」後簡直喪失了起碼的心智和人性。總之,它們完全是頑固地站在邪惡的一邊來歪曲大法,頑固地在那條路上來歪解、邪悟,頑固地置正法事實真相於不顧。由於對幫教者的套路了解了大部份,所以我對待它們非常從容,好多它們想說還沒來得及說的話我先說出來、加以否定,他們就弄得沒得說了。

「法制培訓班」是專門化的法西斯洗腦班,所以比看守所辦的洗腦班要招數多多了,談話時間非常長,除了吃飯,中午也不午睡,一直談到夜裏十二點到一點。一組幫教不能說服,他們向組織人員彙報,根據上一組的分析馬上換另一組人。用它們的話叫「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有了以往的經驗,我很從容地對待每一組,四天時間連續換了四組人,最後它們把所有的「幫教」都用完了,所舉的例子舉光了,所用的技巧用窮了,他們自己說:「你的轉化工作我們不做了。」便向它們的領導反映。我趁機申請解除對我的「幫教」,申請理由如下:

第1、 它們都跟我談過,對我沒有甚麼作用;
第2、 我肯定不會「轉化」,時間耗得越長,給國家財政消耗得越大,因為一個房間每天要200元左右。
第3、 看管我的警察一個剛結婚,一個已患感冒,這樣耗著對家庭、對身體都沒好處。

我把申請書交上去之後,負責洗腦的不法人員馬上就批准了,把我再一次送回看守所。原打算給我辦十天班,四天就完了。

進入團河勞教所,第三次洗腦班馬上開始。現在江氏政府把團河勞教所的表面裝飾得花園一般,內部建築裝修一新。(註﹕2001年-2002年前後,勞教人員調遣處、團河勞教所、新安勞教所等都在大興土木,光新安女子勞教所就耗資一兩千萬元以上,看起來勞教所好像很有錢,其實都是民脂民膏;而且警察還強迫勞教人員高強度工作,榨取他們的血汗。如調遣處幾乎天天讓包筷子,就是街上衛生條件很差的小飯館裏用的那種小髒紙條包個頭的一次性木頭筷子,國家有關衛生法規早就不允許用的。有時還摺疊非法盜版的流行書等等。而那期間北京市勞教局的某副局長因貪污、挪用公款被判重刑)。不時有各地組織前來勞教所「參觀學習」,偶有外國人士到此「訪問」。現在江氏政府把團河勞教所作為所謂對外開放的窗口,藉此宣揚自己的勞教政策和對待法輪功的態度(註﹕特別當有外國組織來的時候,勞教所就把他們認為有不同看法的人或不穩定的人統統送到西樓隔離起來嚴禁接觸;堅定信仰的,特別是長期堅強不屈而受盡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更不允許其接觸外界。實在不行就挑一些聽話的人事先暗示、統一口徑,只能講「滿意」、「很好」等,說是為了維護勞教所的形像)。團河現有三個劫持法輪功學員的大隊。二、三、五隊,每隊100人左右,五大隊是所謂的模範隊,作為學習參觀的「榜樣」。由於各方面因素的作用,現在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在明面上直接粗暴的體罰有所減少,但思想和精神上的迫害卻絲毫沒有減輕,主要體現在醜態百出的洗腦上。

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每天早飯後或起床後馬上被帶到西樓(專門用來洗腦的,又稱「攻堅樓」。而且每當有一批堅定的學員到期的,或延期到期仍堅強不屈的,便三四個警察對付一名法輪功學員,把學員帶到空屋子,脫光衣服,捆綁在地,蒙眼堵口瘋狂地用電棍電,直到其說「轉化」為止。大法弟子魏如潭、趙明、吳相萬、孟憲民等多人都被迫害過。)每人一間進行隔離,每個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一般被三個叛徒作「幫教」,從早到晚不停地說、問、同你爭論,非常賣勁。有隊長給他們撐腰,他們可以隨便說誹謗大法的話。他們都有一套自欺欺人的奴才、強盜加瘋子的邏輯,使學法不深、不堅定的人上了當,陷入邪悟的泥潭。而一旦誤入歧途之後,就開始被逼迫沒完沒了地批判辱罵大法和師父。看一個故事片要寫感想,看一則與法輪功有關的新聞要寫認識,月有月總結、季有季總結,每一份書面材料都難脫誹謗大法的言辭,甚至看電視時稍合一下眼就遭警察訓斥,認為你腦子在走神,在想別的甚麼。並且,許多人誤入歧途之後不敢正視、談論江氏政府的罪惡行為,不敢指出警察的違法行為。即使在班內談一下,也會立刻被叛徒認為是思想有問題,專給警察打小報告。所以「轉化」是一件很悲慘的事。

現在在國內,江氏政府欺騙百姓,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根本就不從人民的切身利益著想,也根本不管傳統的道德準則。在兩個月的被「幫教」糾纏中,我使出了全身的力量,用盡我的一切知識、智慧,一絲不苟,寸步不讓地與「幫教人員」和警察較量、講理,對他們的醜惡行徑我毫不客氣地加以抨擊,對江氏政府違法犯罪的做法我直言不諱地予以揭露。中國人骨子裏沉澱了千百年的順從奴性的東西,總是給當權者的惡劣行為遮醜。有人恐嚇我指責高級官員會加重處罰的,有人提示我要注意保護自己,我沒有聽他們的勸,因為我不能忘記自己的使命和肩負的責任,大法弟子的作為關係著眾生的前程。

有的人因為不敢討論江氏政府正不正,怕說政府不好被警察知道影響自己,因此給我扣帽子說我對政府不滿,不是修煉人,不給我做工作了。有的人因為不敢探討國外法輪功的修煉情況,而給我扣帽子說我不著邊際。我指出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在給邪惡當幫兇,給江氏犯罪集團抹粉。他們不敢承認,反過來自欺欺人說我修得不行。這些叛徒完全成了邪惡的奴才。「幫教」們常用的兩句騙人的話就是修煉是自私的,這簡直是只有瘋子才能說出來的話。大法弟子修煉做好人,圓滿後成為一個為了眾生的偉大覺者,怎麼會是自私呢?有的人還自欺欺人地說,「轉化」後是圓融人間的法,這些人當了叛徒還在為自己找藉口,實在可笑可恥。

長期堅強不屈的人,就被轉到普教隊,劫持學員的勞教大隊通常留4-7個堅強不屈的,以保證所謂的「轉化率」,來欺騙外界和新被綁架入所的學員。在這裏我深深地體會到修煉的艱苦、嚴肅。也使我體會到師父正法的艱辛。任何執著放不下,都可能走向反面。修煉誰也代替不了。有好多人「轉化」是表面的,違心的,但他們不是嚴肅地正視、破除出來,而是期盼著正法的結束,盼望師父的慈悲善解。我覺得他們在坐失良機、浪費光陰。

江氏犯罪集團編的許多謊言都是連環的,精心策劃的。不能跳出他們的圈子就很難不被迷惑,而現在大多數「幫教人員」所做的就是幫助江氏政府把大法學員侷限在、陷入到這個邪悟圈中,使修煉者超脫不出來。我意識到學法、修心打下牢固基礎的重要;也使我認識到修煉中加入任何人的東西都是不行的。

現在,公安還在抓捕大法弟子往天堂河法制培訓中心送,每當有新送來的,勞教所就抽調「精兵強將」去增援,名曰「外幫教」。洗腦不了就被判刑勞教。勞教到期不「轉化」就一延再延,有的人因怕延期而覺得前途迷茫,從而產生動搖。團河像一場惡夢,迷惑了許多學法不深的修煉者和世人,我們正努力著,用正念正行摧毀它。

2002年9月

註﹕王方甫,男,30歲左右,現被非法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五大隊,因長期受體罰和精神迫害,頭髮已多數變白。已幾次上書闡明自己的心願,希望喚醒廣大有良知的人們。也希望廣大善良的正義之士對此予以關心和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