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制宜 救度眾生──向在新加坡的中國人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救度可貴的中國人變得越來越緊迫。當許多大法弟子採用各種方式向大陸人民講清真相時,我們發現,在新加坡這塊不足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幾十萬中國人,他們以移民、學習、工作、短期培訓和社交訪問等各種方式來到新加坡。他們中的許多人受害於中國那個政治流氓集團的造謠誣陷宣傳,對法輪大法有很深的誤解。如何向他們講清真相,救度他們就成了新加坡學員的一項重要而艱鉅的任務。

1 向中國建築工人講清真相

在新加坡,到處可以看到建築工地,許多工地雇佣了幾十成百甚至上千的中國建築工人,估計全新加坡有數萬名中國建築工人,他們來自中國多個省份,流動性大,經常成批人回國又有成批的人不斷從國內來。他們每天的工作時間很長,只有週末才有時間,且吃住都在工地。針對這些特點,我們利用每個週末和節假日的晚上去工地住處給他們講清真相。通常,我們在到達工地後先發正念,然後分成兩人或三人一組,分別散發材料和光碟。剛開始時,他們都很驚奇,態度很不好,我們就給他們面對面講真相,解答他們提出的許多問題。有時還和他們一起觀看真相VCD.許多工人在看了材料VCD,或與我們交談後,知道了真相,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

積累了經驗後,我們有一次去了上千人的工地。大多數工人住宿很集中,一個類似地鐵車廂的房間住20~30人,有一個晚上,我們6個學員花了3個多小時,向一個住有近2千中國工人的大工地散發材料。我還記得許多工人爭先恐後向我們索取真相材料和光盤的感人場面。

有一次我們向一屋的中國人發材料,他們拒絕接受,要我們離開。我們就邊發正念邊拿出圖片集給他們看。有兩人被大幅西方人煉功照片吸引看了起來,我們就順勢給他們看天安門自焚圖片,逐一講解疑點,講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以及我們煉功後身心的巨大變化。結果整屋的人都被吸引過來。最後,他們的敵意完全消失,都拿了材料,連說「謝謝!」,我們也開心地笑了。

多數工人了解真相後,對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和殘忍非常震驚,對我們表示同情和支持。一天晚上,我們準備離開時,一些工人對我們喊:「我們知道真相了,我們支持你們,法輪大法好!」

在講清真相過程中,我們遇到許多有緣人。有好幾個工人在國內煉過法輪功或看過書,後來因為國內邪惡宣傳的矇蔽就放棄了,與我們接觸後,他們都明白了真相,表示適當時候會重新進入修煉。還有的工人,知道真相後,急切地把有關材料寄回國內給煉功的親朋好友。

還有一部份人,在充份了解真相後,隨即表示要學。我們給出了多本《轉法輪》,其中有10多人參加了9天班,並在住處附近的煉功點煉功。前不久邪惡之首到北美期間,有三個得法不久的工人每天晚上堅持和我們一起學法發正念,其中一人在第一天開始發正念時開了天目,真切地看到另外空間驚心動魄的正法景象。

在幾個月時間內,我們發出了數千份各種資料。因為不斷有中國建築工人來到新加坡,有許多人受矇蔽很深。我們的這項工作還將繼續下去。在修正自己、加強正念的同時,不斷總結經驗教訓,並做得更好。

2 向工廠的中國工人講清真相

新加坡的一些工廠雇佣了很多來自中國的工人,他們中絕大多數受過中等教育,大都20歲以下。他們與那些建築工人一樣,流動性很大。他們居住集中,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講清真相條件。我們在週末時間去給他們講真相。

他們多數都接了我們的材料。也有不願接材料的。一些剛從國內出來的工人,一看到法輪功材料就嚇得發抖;有一部份人拿到材料還沒有看就立即扔進垃圾桶;有一部份人非常吃驚新加坡有煉法輪功的;還有一部份人沒有接材料,在觀察我們,似乎在思考。我們能感到他們的觀念在改變,他們深受邪惡宣傳毒害的心靈在震撼,他們身上攜帶的不好的東西在瓦解。

也有人願意和我們交談,他們甚至向我們介紹了一些他們知道的國內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

幾個星期後,我們在三個地點發出數百份資料和光盤,材料在他們之間的流動促進了真相的廣泛傳播。

3 向大陸移民講清真相

據估計,目前在新加坡的中國移民和專業人士包括他們的家人總數多達10多萬人。他們與中國的聯繫緊密,經常回國探親。由於他們長期居住海外,先進便利的通訊、海外媒體的開放,使得他們或多或少了解到一些法輪功的情況,然而中國的知識分子受無神論的影響很深,對於信仰的追求及法輪功的和平抗爭表現得麻木不仁,甚至表示不理解。他們中多數不相信、也不願承認大陸殘酷迫害法輪功這一事實。一個簡單的傳單不足以轉變他們的想法和觀點。怎樣向他們講清真相是一項擺在新加坡學員面前的重要課題。

經過討論,學員們認識到直接把大法資料送到他們家中是最好的辦法。這有幾個好處。第一,把大法資料裝入信封,塞入各家樓下的信箱裏,減少了被立即扔掉的損失;第二,材料一旦進入家中,就有可能讓更多的人有機會看到,增加了利用價值;第三,一家中只要有一人願意看這份材料,就可能帶動其他家人來看,引起家庭內部討論,從而促進思考,分清好與壞,善與惡的表現。新加坡的所有家庭地址電話均可從電信公司的電話簿中或互聯網上找到,但要從幾十萬個地址中抄錄中國人的地址是一項費時艱鉅的工作。正在為難之時,有學員想到新加坡電信公司出售本地住宅通訊錄的光盤。我們買來光盤,然後根據中國人的姓的拼音排列出1萬多個中國人的通訊地址。在全島很多學員的共同努力下,從整理打印地址、準備資料到挨家挨戶派送,兩、三個月就完成了。

我們後來從不同渠道得到一些反饋,確認許多中國人家庭看了光碟,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4 向大學師生講清真相

在新加坡兩所大學和4所理工學院中,有成千上萬的中國老師、留學生和訪問學者。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對他們講清真相的工作沒有大規模鋪開,面對面講清真相的難度也較大。有一部份學員曾經在校園內發送真相材料,但不久即遭到學校當局的干涉。我們通過網站查到部份中國籍師生的通訊地址,然後給他們寄送資料和發電子郵件。然而,反饋的信息並不理想。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後,我們再一次向他們發送電子郵件,但內容非常簡單,僅僅向他們推薦了兩個網站。對這兩個網站感興趣的讀者都能了解許多法輪功真相,並且可以向他們的親朋好友推薦,這是通過一兩份材料所難以達到的效果。

郵件發出後不久,我們便收到一些積極的反饋。多數表示感謝,很多人對網站甚感興趣。罵人的反饋郵件從原來的70%下降到10%左右,也有一些想與我們交朋友。還有即將離開學校的學生把他們的新電郵地址告訴我們,希望保持聯繫。有一個人回信說,他看到中國大陸的腐敗、黑政和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簡直不敢相信。另一個回信說,看了推薦網站後,他對中國的未來感到擔憂。

我們後來評估認為,效果是好的,間接讓一部份中國人了解了真相。

5 一點體會

師父在《正念》經文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

一想起中國工人爭先恐後向我們索取真相資料的感人場面,大家都深感救渡眾生的緊迫性和大法弟子肩負的重大責任。向在新加坡的中國人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我們經歷了若干考驗和魔難,通過學法交流,我們認識到,很多時候一些魔難都與我們自己的修煉狀態有關,可能是我們有漏,被魔鑽了空子,也可能是舊勢力對我們的考驗。所以堅持學法,發正念及不斷修正自己對講清真相有著重大意義。

在新加坡講真相,時常能感受到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一些學員在發材料過程中被警察抄身份證,材料被沒收,被警告。 一次我們在一個建築工地講真相,對方說了一些對大法很不敬的話,我們情緒立即被帶動起來,與他們大聲爭論起來,結果他們鄰居報警,我們離開時警察到了。事後我們都意識到這是我們的爭鬥心帶來的後果,不僅沒有達到講真相的目的,差點還帶來常人的麻煩。

新中兩國人民的來往頻繁。中國遊客已是新加坡的主要遊客來源之一。因此,向新加坡華人,特別是向新加坡的中國人講真相就尤其重要。他們能以不同的方式把真相傳回國內,幫助我們傳播真相。在我們密集開展向中國建築工人講清真相幾個月後,新加坡的大多數中國建築工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了法輪功真相。許多人問能否把資料和光碟帶回國。為此,我們特地製作大量便於攜帶和傳遞的真相小冊子和封面沒有大法標誌的光碟,鼓勵他們把真相告訴他們的親朋好友。

我悟到世界上每個國家的政治制度都是舊勢力的安排,目的是提供大法弟子在不同制度下的修煉環境,在不同環境下考驗大法弟子。我們不承認這種安排,但如何在新加坡這種相對嚴厲的社會制度下正法、講清真相是大法賦予新加坡學員的歷史使命。我們仍感到許多中國人對法輪功學員的努力心存誤解;也有許多中國人不願意了解真相,覺得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對我們講真相抵觸還很大;有一部份在新加坡自費讀高中和各種職業學院的中國學生,由於非常分散,就被漏掉了;還有就是中資機構人員,那裏也有許多中國人需要我們去講清真相。

我認為,我們還需要加強集體學法和交流,鼓勵學員更加積極參與講清真相的活動中,充份認識正法修煉的重要性,時刻保持強大正念,用智慧和慈悲去救度可貴的中國人,走好正法修煉的最後一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0/因地制宜-救度眾生──向在新加坡的中國人講真相-43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