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時候我們才能學大法啊」

【明慧網2003年1月17日】下面是給國內長春打電話的幾個小例子

1、早上我撥通了國內一家娛樂公司的電話,剛和接電話急於要知道真相的小伙子聊了一會兒,他突然像想起甚麼似的認真地說:「你把電話掛了,我給你打過去。」我答:你打過來會很貴的。小伙子說:「 沒事兒,這公司有的是錢。」

2、接電話的人沒等我開始講真相上來開口就要錢,於是我進一步告訴他為甚麼給他真相最重要。談到最後他忽然問我師父現在住哪兒,然後接著感慨道:「我怎麼這麼想跟你們師父嘮嘮……」

3、剛開始是一個女孩接電話,問的幾個問題都很典型、很關鍵,過一會兒,一個男孩也加入進來繼續向我提問。他們接受真相都很快,我提出可以給他們郵寄一些資料,女孩問:「那得多少天才能寄到啊?」男孩話音提高,也有些急了:「你說真相大白得哪一天啊,那得等到哪年哪月啊,甚麼時候我們才能學大法啊?」女孩緊接著話「審問」起我來:「大法在海外這麼受歡迎,你們在美國都做了些甚麼,是怎麼講真相的?」我趕緊告訴她我們是如何與美國各界,各個議員,政府講真相的。女孩更急了:「那你們要趕快動員美國議員幫助中國快點解決這個問題,讓他們幫忙跟國內政府講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