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輪迴研究漫筆〕元神不滅


【明慧網2003年1月14日】人生苦短,這是歷代文人反覆傾訴的話題。三國時曹操吟唱: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唐代詩仙李白則詠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南唐後主李煜低語: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北宋文豪蘇軾則感慨: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

面對短暫人生與無盡時空的對比,我們將何以自處?是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還是秉燭夜遊,樂而忘憂?亦或是思力之所不及、憂智之所不能,以求功名不朽於後世?其實都不必。因為我們的生命自有其永恆的一面,這就是我們的元神或靈魂。

很多人都聽說過瀕死體驗(Near Death Experience, NDE),也就是心臟停止跳動或大腦功能停止後的病人被救活之後回憶自己的元神或靈魂暫時離開肉體的經歷。這個現象自古就有記載,如柏拉圖就曾記錄過一個希臘士兵死而復活後回憶他進入彼岸世界的情景。在西方社會,這個現象自從穆迪(Raymond A. Moody, Jr.)博士的暢銷書《生命之後的生命》(Life after Life)[1] 於1975年發表後被廣泛關注,近來更是漸漸進入主流醫學界的視野。

坦博特 (Michael Talbot)發表於1991年的《全息宇宙》(The Holographic Universe)[2] 一書引述了穆迪博士收集的一些案例。在一個例子中,一個婦女在手術期間離開她的肉體,飄到接待室,看到她的女兒穿著不對稱的披肩。原來女佣那天給這個小女孩穿衣服時慌慌張張,以致她沒有注意到這個錯誤。女佣非常驚異女孩媽媽後來談到這件事,因為後者那天並沒有見過女孩。在另一個例子中,一位女子離開身體後來到醫院走廊,聽到他的妹夫對一個朋友說,看來他不得不取消出差計劃,為了擔任妻姐葬禮的抬棺人。當這個婦女活過來後,她責備妹夫不該說如此不吉利的話,妹夫對此驚訝不已。

康涅迪格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心理學教授肯尼斯-瑞 (Kenneth Ring)發表於1980年的《辭世時的生命》(Life at Death) [3] 也是一本關於瀕死體驗研究的書。瑞教授發現有瀕死體驗的人常描述他們進入溢彩流光的彼岸世界。在那裏,俗世的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已不復存在,而且他們還會遇到散射著智慧之光的生命。《全息宇宙》引述一些研究者的發現說,有瀕死體驗的人描述離開肉身的自己是一團能量,也可以根據自己的思想變化成人的形像。人離開肉身後可以以全息的方式回顧自己剛剛過去的一生,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感覺都被瞬間地放映出來,一切都栩栩如生、歷歷在目。

不僅人生的過去被完整地記錄,人生的未來也被事先安排。很多有瀕死體驗的人被告知:你的時候還沒到,從而被送回人世。瑞教授指出,這顯然表明人的一生是有定數的。有的時候,有的人在彼岸世界還被允許看上幾眼自己此生的未來情景。《全息宇宙》引述了瑞教授收集的一個案例。一個小孩在瀕死體驗的狀態被允許看到自己未來的一些細節,包括他將在28歲結婚,將會有兩個孩子。他甚至看到成年的自己和自己將來的孩子坐在一間屋子裏,而且牆上有一個很奇怪的東西。這個小孩回到人世,經歷似水流年,童年時所瞥見的未來都一一實現。成年時的他驀然回首,發現他就在童年時看到的房間裏,而那個牆上的奇怪的東西是一個強壓式暖氣,這種暖氣在他童年的時候還沒有被發明。

在另外一個案例中,一位女士在瀕死狀態下,另外空間的生命給她出示了穆迪博士的照片和姓名,而且這位女士被告知,時機成熟的時候,她會告訴穆迪博士她的經歷。那時是1971年,穆迪博士的書還沒有發表,穆迪的照片和名字對這個女子沒有甚麼意義。但是四年之後時機來臨,穆迪一家搬到了這個女子所居住的街道。在那一年的鬼節,穆迪的兒子依習俗到這個女子家討糖果吃。當得知這個孩子的姓名後,這個女子告訴孩子說她有話對他的爸爸說。

除了瀕死體驗,《全息宇宙》還描述了一些離體體驗(Out of Body Experience,OBE)的案例,有的人的元神可以離開自己的身體,到遠在千里之外的地方,甚至進入另外的時空。這種元神離體的現象在中國的佛家、道家修煉中都有記載。

其實,元神離體的現象不過是更為廣大的畫面的一角,這個畫面就是輪迴轉世。近年來,西方醫學界對輪迴現象做了大量的研究,其中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將受試者的意識引導進入類似佛家、道家打坐入定的催眠狀態,使受試者回顧自己的一個個往世,甚至是轉世之間的彼岸世界。研究者發現,人們往往群體轉生,同一個群體的人在生生世世中長相左右,發生著各種糾葛,以漫長的歲月清償彼此的恩怨,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緣」。在轉生前,一個人的來生已經被大致地勾勒,包括一些重要的看似偶然的細節,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宿命」。

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生命有不朽的一面,認為肉身死後一切都已成空。其實,人的肉身如同元神的一件衣服,衣服脫了,元神還在。當然,俗世中人不相信靈魂或元神的存在,因為人看不見的就不相信。也許,這本身也是安排,因為正是在俗世的迷中和苦中,人才能錘煉自己的精神、體味生命的真諦。

現代物理學目前雖然還沒有觀測到元神和另外空間,但也不否認它們的存在,目前的超弦和超膜理論已指出另外空間存在的可能性。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他的著作中借用現代物理學的名詞談到過這個問題:

「我們修煉界講,人的元神是不滅的。」(《轉法輪》)

「假如當你進入到細胞與分子之間、分子與分子之間,你就會體驗到已經進入另外的空間了。那個身體存在形式是甚麼樣的?你當然不能用現有的這個空間的概念去理解,你身體得同化那種空間存在的形式要求。在另外空間的身體本來就是可大可小的,那時你會發現那也是一個無比廣闊的空間。」(《轉法輪》)

「我講過,我說人不會隨著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我在法中已經談過這個問題了,談得很清楚了。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一層分子,就是人的軀殼,表面這層分子在這個空間中死亡了,脫掉了,而你真正的由微觀物質構成的身體怎麼會死亡呢?」(《法輪佛法 (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 》 )

在教科書上的分子示意圖中,原子被描述成一個小鋼球一樣的東西,這些小球被堆積連接成分子。其實,微觀世界遠非這類示意圖描述得那麼簡單機械。比如,一個電子可以同時穿過兩個縫隙,微觀粒子的運動如同水波一樣可以疊加,其玄妙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通讀李先生的講法,我們會明瞭元神不滅、另外空間、輪迴轉世等概念,而且我們會看到一個遠比輪迴轉世更為廣闊的畫面。

(原載正見網)

參考書目

[1] Raymond A. Moody, Life after Life: The Investigation of a Phenomenon, Survival of Bodily Death. Harper San Francisco, February 2001

[2] Michael Talbot,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1991.

[3] Kenneth Ring, Life at Death: A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f the Near Death Experience. Putnam Publishing Group, August 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