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呼籲加國政府官員營救被濟南勞教所劫持的家人

【明慧網2002年9月30日】

尊敬的部長閣下:

您好!

我是加拿大多倫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名叫王延英。我的先生和兒子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遭到迫害,希望您在訪華之際,進一步敦促中國江氏政府停止對修煉真善忍的廣大公民的殘酷迫害。

我先生叫邱兆金,是山東濟南報業集團(原名山東大眾日報社)的主任編輯;我兒子是助理攝影師,原在一家婚紗攝影公司任攝影助理。

我和先生修煉之前都體弱多病,修煉後身體有明顯好轉。特別是我先生變化非常大。以前一直為國家的藝術事業努力奮鬥,對本職工作精益求精。工作之餘,不停的刻苦鑽研,創作出無數件具有一定水平的現代油畫作品,不論在美術界還是國際上都有較高的評價。當時有很多人都希望收藏他的作品。他的作品在瑞士、法國、美國、德國都有收藏,有的還獲過褒獎。修煉後他把數幅油畫作品無償地贈送給山東省博物館,由此,山東省美術館也爭相收藏,他又把全部剩餘作品和平時的習作(其中不同畫種,不同風格,品種繁多:素描、速寫、雕塑等)毫無保留地全部贈送給山東省美術館。就是由於他刻苦拼搏,導致身體虛弱多病,特別是胃病尤其嚴重,每頓飯都離不開胃藥。修煉後不久,胃病就消失了,臉色紅潤,再也不需服藥,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脾氣也變好了,家庭更加和睦。孩子們看到父母的明顯變化,體驗到大法的益處,也先後參加修煉。兒子的思想境界也提升得相當快,對工作任勞任怨。我們看到孩子的變化也由衷的高興,無需擔心孩子在道德不斷下滑的社會中變壞。

1999年7.20大陸獨裁者開始迫害法輪功。因我先生是煉功點的負責人,首先被抓到派出所,兒子因上互聯網,被帶上手銬抓走,警察把家裏洗劫一空,全部的大法書籍被抄走,還有私人物品:電視機、錄放機、音響、電腦、存摺、私人護照全部抄走,連被子都被拆開……

當時的慘景,令人痛心。保護人民的人民警察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闖入民宅,肆意抄家,這在哪個國家都是法律不允許的,而且抓的都是在修煉中努力做好人的好公民。這一切都是大陸獨裁者的指令:「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所造成的惡果。之後,我先生在單位被接受強制洗腦,兒子被抓到省監獄,關押40餘天並被罰款1000多元後才被釋放,且獄外監管,一年之內不能離開本市區,電話被監聽,沒有人身自由。之後由於我先生給外地的學員傳新經文,又被派出所抓去,兒子甚麼也沒做也同時被抓去。在派出所裏他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被打、被電棍電,而且所長叫喊著往死裏打。被加拿大政府營救出來的張崑崙教授當時也被關押在那裏被殘酷迫害。

2000年10月,我先生和兒子冒著生命危險,懷著善心再次去到北京和平上訪,向政府講述法輪功真相。我先生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當場被抓,兒子在回到濟南之後也被抓,並被一起送到了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被判3年勞動教養,此勞教所被稱為人間地獄,已有數位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被迫害致死,張崑崙教授後來也曾被關押在那裏。我先生和兒子於2001年被轉到了濟南劉長山勞教所至今。聽說我先生被折磨得身體非常虛弱,且患胸膜炎,非常瘦弱,我非常擔心他們的生命安全。

在此,我迫切希望尊敬的閣下在訪華之際給予人道主義幫助,呼籲江政府停止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儘快釋放千千萬萬被關押和正在遭受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願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在大法中受益!

您真誠的

王延英
多倫多法輪功修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