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法輪功學員特刊:看看來訪者何許人也

|

【明慧網2002年9月26日】本文是刊登在最近一期休斯頓法輪功學員製作的一份揭露江氏迫害法輪功真相的特刊上的文章:

最近,休斯頓記事報和CNN等新聞報導說,今年十月底,預計中國主席江XX在訪問布什總統在德克薩斯州克羅福德(Crawford)附近的農場之前,會到休斯頓來。我們對這名即將來訪的客人了解多少呢?他是個甚麼樣的人呢?又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呢?

首先,他不應該被稱作「總統」,儘管他自己很喜歡別人這樣稱呼他。一個政府的總統是人民選舉產生的國家領袖。而在中國沒有這樣的選舉程序。江是由中共元老們任命的。既然如此,我們對他的稱呼應該是他的真實身份,例如:「中國共產黨主席」,「中國軍隊首領」,「中國中央政府首領」。所以,我們應該稱他為中國的「主席」或者「首領」,而絕不是「總統」。

1989年6月4日,成千上萬名中國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註﹕說北京的市中心可能更確切)被屠殺。重載著武器彈藥的坦克碾過手無寸鐵的年輕學生,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道,以至北京消防部門用高壓消防栓在廣場清洗了三天後,空氣中仍然充斥著血腥味。這段時間,當時任上海市長的江XX關閉了一家自由報社,並對支持採取和解措施的人施以軟禁。這樣,江獲得了中共元老們的青睞,登上了中國--這一擁有12億人口的國家的最高位置。

八年後,也就是1997年,當江在一個明媚的春天對哈佛大學的學生們微笑招手時,為民主而挺身吶喊的中國學生們正在中國的監獄裏倍受艱熬,酷刑的折磨使他們如同生活在人間地獄之中。當一名西方記者質問江XX對一名20歲的女學生在獄中被五名男犯輪姦作何感想時,江毫不猶豫地答道:「她是罪有應得!」這就是江首領的真實面目。

這就是正在統治著中國的所謂「政治家」。讓我們來看一看滋養他的環境和他最近的所作所為。尤其是讓我們看一看有關江首領所發起和操縱的一場血腥迫害-一場對修煉和平的法輪功功法、堅定不移地遵循「真、善、忍」原則的男人、女人和兒童的殘忍迫害。這是發生在一個休斯頓公民身上的真實故事。

一位休斯頓公民的真實故事:在黑名單上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美國人。我有一份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開一輛97年的Geo Prism型號的車。我和我先生一起住在休斯頓一個安靜的郊區。我喜歡看橄欖球,因為我先生是一名熱衷棒球的球迷,我也不得不看些棒球比賽。我還喜歡閱讀和烹飪。應當說,我過的是普普通通的日常生活。然而,一件非常不尋常的事(不好的事)三個月前發生在了我身上。我發現我被一些特工人員監視和跟蹤,這些特工人員為一個外國政府工作並秘密在休斯頓活動。聽起來是不是很像一部間諜小說?不幸的是這並非虛構,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我是怎麼陷入這個困境的呢?你看,我喜愛煉習一個中國傳統的功法,叫作法輪功。每次我煉完五套柔和的功法後,我感到我被從裏到外清洗了一遍。你知道你的皮膚在沖了一個熱水澡以後的感覺,是吧?那正是我煉完功後的感覺;唯一不同的是,那種感覺是來自內部的。在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我的健康有了極大的改善。此外,簡單而又深奧的法輪功原理「真、善、忍」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指導我不懈努力做正確的事情。我做得有時成功,有時不夠好。但總而言之,在我開始煉法輪功後,我更加喜歡現在的自己,我的朋友和家人也更加喜歡我。

當江XX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正式下令鎮壓法輪功時,像很多其他人一樣,我認為中國政府只是犯了一個錯誤並會很快糾正這個局面。然而三年過去了,迫害的程度在持續加劇。已經記錄下477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我們都知道消息在中國被封鎖得有多麼嚴。每一個在中國境外揭露出來的死亡案例的背後,都很可能有5個、10個,甚至更多的被迫害致死、但不為外界所知的法輪功學員。

很長時間裏,我不知道我能為此做些甚麼。當我讀到中國法輪功學員日復一日地被迫承受可怕的殘酷暴行時,我經常是淚流滿面,我感到我的心都要碎了。但我仍對這個情形感到無能為力和無助。當我得知江XX將在2002年6月即將訪問冰島,而且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將進行一個和平的請願活動呼籲停止迫害時,我認為這是我做些甚麼的機會。我用自己的錢買了一張冰島航空公司的機票並利用我的幾天假期參加請願活動。

6月13日,當我從休斯頓到達巴爾的摩國際機場,準備搭乘冰島航空公司的班機飛往冰島時,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我把機票和我的美國護照交給入口的工作人員。她看了一眼,然後告訴我,「你的機票被取消了。」我感到十分驚訝並問她是甚麼原因。她進去帶了一名白髮的先生出來,我想他可能是值班經理。他說我的名字在一個提供給冰島航空公司的名單上,在名單上的人近期都不允許登上冰島航空公司的班機。我問他是甚麼原因並且是否能夠給我看看這個名單。他拒絕出示名單,但說不允許我登機的原因是因為江即將訪問冰島。然後他拿出一封來自冰島政府的信,信上說法輪功學員在下個星期被禁止進入冰島。後來,我發現,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並非絕無僅有。有100多名學員,包括另一名來自休斯頓的美國公民,或者被拒絕簽證,或者在邊境被禁止入境,或被關進一個臨時的拘留所,或在歐洲和北美的很多機場被拒絕搭乘冰島航空公司的班機。這100多名學員中包括美國公民,加拿大公民,英國公民,法國公民,瑞典公民,德國公民,香港居民,新加坡公民,日本公民和澳大利亞公民。根據冰島媒體「The Visir」6月8日的一份報導所述,這份至今都沒有公開的名單是由中國政府搜集的,並在中國主席江XX訪問之前早已提供給了冰島官員。

在冰島之行以前,我主要是在家裏或家附近的公園裏煉功。我的名字從來沒有作為義務聯絡人出現在法輪功網站或其他法輪功資料上。然而,有人認出了我,並把我列入黑名單,這很顯然是在休斯頓範圍內做的。他們是怎麼得到我的私人信息的?還有誰被中國政府監視?他們還想在德克薩斯州做甚麼?

宋蕊女士
休斯頓居民

附評論:邪惡的病毒

真正令人警覺的是,這不是一個獨立的事件。法輪功學員還在波士頓、芝加哥的奧黑爾機場、明尼阿波利斯、巴黎、倫敦、哥本哈根、法蘭克福、斯德哥爾摩 - 世界各地被拒絕登機。很清楚,江XX的黑手已經遠遠延伸到中國國境以外的其它地方。這些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是發自他們內心的正義感,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用自己的錢和他們自己辛苦得到的假期,讓世界上的人們知道正在中國發生的暴行,並請世界人民和他們一起要求江氏政權停止這場無理性的殘酷迫害。這正是中國獨裁者江XX最害怕的──他害怕自己的罪行在世界範圍內被曝光。

作為美國公民,我們的祖先用巨大的犧牲換來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權利是不可侵犯的,這些權利是應該受到珍惜和保護的。所發生的事很明顯是中國政府在美國領土上對美國公民的權利的侵犯。他們搜集了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和他們的旅行計劃,然後公開使用。在這個國家,個人的信仰應該是個人的事情。他們是怎麼得到這些私人信息的 -- 他們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監聽了我們的電話,偷看了我們的郵件,在我們家裏和車子裏放置秘密微型麥克風,對我們使用監視器,或者還有更陰險的行為?這些都是在外交特權的掩護下做的。我是一名美國出生的美國本土公民,中國領事館因為懷疑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而拒絕發給我進入中國的簽證。我是一名過著安靜生活的57歲的統計分析師,他們是怎麼知道這麼多有關我的情況的?他們是怎麼搜集到19歲的伊萬.蒙太克,一名密歇根大學的一年級學生的情況的?他的名字也被列入了冰島航空公司的黑名單。他們還在做甚麼?他們攻擊的目標還有誰?現在,這些為邪惡工作的特工人員在世界各地踐踏人們信仰自由的權利。我們怎麼能讓這個病毒蔓延?它到哪兒才會住手?我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我們要攜起手來,共同制止正在中國,在德州,和世界各個地方發生的迫害。請寄一張明信片或傳真給您的參議員、國會議員、州議員、市長和市議會成員。請他們向世界,包括中國的主席聲明,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對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的騷擾必須停止。必須立即停止。

戴安娜.羅伯茨博士
休斯頓居民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9/27/26976.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