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舊勢力對生命的負面安排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26日】舊勢力能利用的邪惡生命被大量銷毀,所剩的已經很少了,只能在極少數地區和部門維持著邪惡的場,而要維持住這邪惡的場,必須通過人,也就是說邪惡生命必須依附在人身上、人的思想中,那麼勞教所幹警、派出所幹警、政府官員、610辦公室人員,是舊勢力主要依附的對像,是它們集中的大本營,這也是舊勢力對他們、它們的安排。

「這件事情也被那些舊的生命們給做了安排,他們把來到世間的這些生命分成了得法的和給大法製造魔難的。他們認為,製造魔難的將來也得圓滿,因為沒有他們製造魔難,修煉的就不能圓滿。可是在我這兒這個理就行不通了,在宇宙任何一個時期、任何一個生命來度人都可以,但是在正法期間就行不通了。」(《導航》)舊勢力把來到人間的人劃分為得法的和給大法製造魔難的,而且得法的修圓滿,給大法製造魔難的也要圓滿,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和要達到的結果,然而師父對舊勢力的這一切安排統統不承認,一個生命能否圓滿,將來的位置在哪裏,只能根據他對大法的態度而定,不管你舊勢力怎樣安排,一個生命只要認為大法好,就能得救,只要反對大法,就會被宇宙淘汰。

我們雖然在迫害中暫時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我們畢竟是正的生命,得法的生命,親聽著師父的教誨,助師正法,完成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新宇宙有我們的位置,生命的永遠都是無限的美好;而警察、政府官員、610辦公室人員很多是被舊勢力安排為負的生命,破壞大法的惡人,他們迫害大法弟子,攻擊大法,還以為在認真地完成他們生命的「使命」,可他們不知道,新宇宙中沒有他們的位置,等待他們的是無休止的銷毀。我們是宇宙中的生命,他們也是宇宙中的生命,又具備人身,生活在大法洪傳時期,我們應該給他們創造了解真相的機會。師父《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上講:「……比如說有些人今天走進這裏了,我不管你是來幹甚麼的,你是來採訪的,來學法的,想來聽聽消息的,或者是你想要來探聽點甚麼的,你只要走進來了,我都把你當作一個人,只是工作不同而已,哪怕你是特務,你都有人心在,我都把你當作一個普通人看,我不看你的工作。」 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中講:「……有一些做特務工作的人,也在跟著學員練,觀察著,看看他們在幹甚麼。你們知道我怎麼想的嗎?無論幹甚麼工作的,他都是眾生的一員,他首先是一個生命,對於他們我只是認為是人的工作不同而已,不管他們抱著甚麼心走進我們這個環境,我都會用善念來對他,……」師父不承認舊勢力對他們的安排,大慈大悲的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我們也不能承認舊勢力對他們的安排,同樣應該具備巨大的慈悲。當然,警察、政府官員、610辦公室人員等,他們能不能停止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能不能轉變對大法惡毒的思想,最終還是取決於他們自己。

大法弟子沒有敵人,大法弟子面對的是需要救度的眾生。當我們用慈悲心對待他們時,他們真的會被救度,因為大法弟子有這樣的能力,我們可以發正念,讓他們背後的邪惡生命解體,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清醒,如果還不能轉變他們,我們還可以讓他們現世現報,終止對大法的犯罪,讓他們少結惡果,慈悲心真的能做到這一切。

這樣做,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舊勢力安排他們迫害大法而後圓滿,但事實是迫害大法只能被淘汰、毀滅,我們通過發正念、講真相,他們轉變了對大法的態度,不再迫害大法了,或者現世現報,終止了對大法的迫害,這不就是否定了舊勢力對他們的安排嗎?他們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同時也否定了舊勢力對我們的安排。

這樣做,還有一層意義,舊勢力所能利用的邪惡生命主要集中在他們身上,當我們把他們身上的邪惡生命消滅乾淨後,在中國,整個邪惡的場就維持不住了,舊勢力的安排完全被否定,師父早就將這些告訴了我們,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你們去領館請願,領館好像非常地害怕。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人,是操縱人的那些邪惡,表現在人這,他們表現的非常害怕,其實是邪惡因素害怕。邪惡都清除了,那時如果領館的人都出來和我們學法輪功,對中國的那個政治流氓頭子來講那就太可怕了。所以邪惡的生命它們使勁控制著領館的人,維護著邪惡所幹的一切。可是即使這樣,也維護不住了。」

其實,他們來到我們身邊,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完全可以反過來藉機清理另外空間操控他們的邪惡因素,救度他們,師父在《導航》中的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告訴我們:「既然舊的惡勢力非要給我們清除他們的機會,那就好好利用它。歷史上沒有過,也算是難得。」當我的這篇文章剛剛打完草稿,見到師父新經文《清醒》,確實如此,大法弟子在這個時刻不該悲傷流淚,應該清醒的積極投入到清掃宇宙垃圾、人間爛鬼的偉大行動中。

師父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講法中,再一次明確告訴我們:「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給我們證實法帶來問題障礙困難最多最大的,往往是警察、政府官員、610辦公室人員。當然我們在給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時,既要有慈悲,同時要有智慧。我們按照師父所說的這樣去做,就是在全面否定舊勢力對正負生命的安排,也是在按照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在走。

以上為個人所悟,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一定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