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如何對待媽媽和孩子們談對同修的慈悲及為他人著想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24日】

1、用真正的善與慈悲對待同修,破除舊勢力安排

對同修的態度,其實也體現出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問題。當我們看到同修的不足,(或不符合自己的標準時),如果不是善意指出,或善意理解,而是指責,埋怨甚至氣恨時,心性標準就已經不是大法弟子應該達到的標準了。我們常說要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當我們遇到問題不向內找,而是一味地向外去指責同修時,舊勢力就在我們自己的空間場裏,因為舊勢力之所以企圖阻礙師父正法,就是因為它們不想改變自己,一心要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別人,改變別人。那我們遇到問題不向內找,而是向外找,不正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嗎?

2、寬容不是常人的「好好先生」

我個人理解,寬容是對同修的善意理解,和常人所說的「你好我也好,兩眼一抹黑,誰也不說誰」是完全不同的。有時,我們看到了同修明顯的漏洞,或因為各種執著不走出來,或貪圖常人的安逸,這時,都應該善意地幫同修指出來,共同精進。而不應視而不見,看見了同修的問題卻不指出來,這背後其實掩藏了怕得罪人的執著和不為同修負責的冷漠,這都是變異的觀念。而且,當同修有明顯的漏洞時,也正是舊勢力在利用同修的沒修去的執著心在迫害同修啊!如果我們都想想,為甚麼讓我看到這些:是不是自己也有這些問題,只是沒那麼明顯。讓我看到了,是不是也在提醒我?同時,讓我看到同修的問題,是不是師父安排讓我去幫同修指出來?

不管甚麼情況,只要用正念去對待,都能解決好。

3、關於我們的「媽媽」同修們。

我們的好同修裏,有許多是帶著寶寶的。帶著孩子比較麻煩一些,小推車看上去囉囉唆唆;小孩子難免會出兩聲;因為要弄孩子,媽媽們的動作也會慢一些;所以,有些同修認為領館前發正念和洪法遊行媽媽們最好不要參加,因為小推車不好看;法會最好不要去,因為孩子會出聲;不要上街發報紙簽名,因為會有常人不理解,等等。

我認為,我們是個整體,要整體提高,那些媽媽們也是大法的一份子,集體學法,集體活動她們也是應該參加的。失去和大家在一起的大環境,對她們來說是個損失。事實上,有一些媽媽們,真的因為長期不參與集體學法和正法活動,自己也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漸漸地放鬆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令人痛心啊。誠然,修在自己,自己的原因很主要,不論一個人還是和大家在一起都要靠自己修,但是,集體學法這是師父留下的形式啊,這個修煉的環境真的是可以促進一個人的精進。

在海外,孩子問題似乎很普遍,但我認為這種單純的「禁止」不能解決根本問題,這其實是在事物的表面兜圈子。媽媽們管教孩子,使自己的孩子懂得為別人著想,懂得不能因為自己玩耍而影響大人正在做的事情,這是非常重要的品德教育,是媽媽們需要重視和做好的。

那孩子問題怎麼解決哪?其實有很多辦法,只要大家相互體諒,相互為對方著想。比如,集體學法時,專人抽出一點時間幫媽媽們在外面照料孩子;發正念或遊行時,幫她們把孩子推到遠一點的地方看一會兒;開法會,請媽媽們配合,把孩子們集中到不影響大人開會和不破壞會場規矩的環境中邊玩耍邊聽講(很多地區開法會時已經這樣做了)。如果每個同修都能這樣,輪下來每人花的時間並不多,而且又能幫了同修,又能照顧到集體。

無論是媽媽們還是周圍的同修,我們有時做不到這樣解決問題,可能還是想自己想得太多。比如「我」大老遠跑來了,「我」要提高,「我」要跟上正法進程,等等。這樣的想法在一定層次中很珍貴,但從整體和大局來考慮,卻暴露出明顯的不足。在這裏,我想提一提明慧學校那些默默為大家組織孩子們的功友。她們看上去是「失去」了一些時間,其實得到的是昇華。而且,孩子中很多都是小弟子,我們的小同修,小弟子因為年齡的緣故,既需要大人的幫助,又需要修煉的集體環境。當無論媽媽們還是其他的同修都能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待這些孩子,為他們著想時,我們發現孩子們在理解正法和證實大法中,很多地方在起著獨特的作用,很多地方心性表現比一些成年同修還好,因為孩子們心靈很純淨,沒有那麼多不好的觀念的污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