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中的故事:小法度要爸爸 (附歌譜)


【明慧網2002年9月2日】
樂融融的家父女相依,此情不再爸爸呢?

2000年初,去北京上訪的陳承勇隨即被關押,從看守所出來,派出所、單位、居委會輪番地來騷擾和恐嚇,可他仍舊樂呵呵的;承勇的老父陳伯雖然兩腳腫痛都不能走路了,也高高興興的。610納悶:這一家怎麼了?加強了監視和更高密度地恐嚇。

可同修們知道他們家要來小弟子啦。即將到來的娃娃,使他們忘記了腳痛的折磨和打壓。陳伯用手指著正在消腫的腳說:第八次啦,每次消腫後身體都比以前好,我有尿毒症的,男怕穿靴(腳腫),女怕戴帽(頭腫),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早沒了,哪敢想抱孫啊。準爸爸陳承勇說:不管男孩女孩,他(她)來得法的,法會度他(她),就叫法度吧。

小法度來了,她像極了爸爸,她是幸福的:爺爺疼、爸媽愛。看看,拍照片時爸爸還把她舉的高高的。

因為610的迫害不斷升級,她的爸爸被迫離開家,她的爺爺日夜被610逼問和恐嚇,本來退休可以安享晚年的爺爺白天都到外面躲開家,晚上回家也不接那震響的電話。不久傳來了陳承勇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八闖鬼門關都安然無恙的爺爺,這次真的倒下,任憑怎麼呼喚他都不醒了。

現在小法度已經會找爸爸了,可陳承勇等不到聽一聲:「爸爸」就走了。小法度免於罹難是因為她有個澳大利亞的媽媽,她可以生活在澳大利亞。不然,也許人們都不能看到這個要找爸爸的她。

作為此事的見證人,我寫下這個心酸的故事,寫下這首傷感的歌,是想要告訴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在中國大陸還有千千萬萬個「小法度」,一夜之間都沒有了爸爸和媽媽,他們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做好人的爸爸、媽媽不是流離失所,就是被害死或關押。善良的人們啊,請伸出你有力的援手,發出你正義的聲音,一起來停止中國大陸的這場邪惡的鎮壓!讓「小法度」們不再失去爸爸、媽媽,讓他們的好爸爸、好媽媽不再流離失所,不再被關押。還他們個完整、和美的家。

歌譜

註﹕此曲作者仍在流離失所,無法了卻錄製此曲(和另一首《阿靜,阿靜》,簡譜見明慧網2002年7月29日)的心願,希望有條件的同修慈悲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