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建築工業學院副教授仍被劫持在精神病院(圖)


【明慧網2002年9月18日】
1999年7月,吳曉華在東京參加全日本首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大會時的留影。2002年8月,第12屆世界精神醫學大會期間,向參加大會的各國代表們的呼籲

驚悉父親已突然去世了,我立即打電話給國內的母親。只聽電話那頭母親悲傷地說:你爸爸已經突然走了,大約三十分鐘的樣子,沒救過來。我問:通知了大姐了嗎?母親說:我怕是送走了你爸爸接下來送你姐啊。電話這邊我流淚了。母親說:你姐現在被關在精神病院,身體很弱,血壓、血糖都很高,她若是身體經不住這個打擊的話,我怎麼能一下送走兩個啊!我說:趁著給爸爸送葬的機會,同大姐的校領導聯繫聯繫,怎麼也該讓大姐回家一趟給爸爸送葬吧。

後來得知家人同我姐的學校安徽省建築工業學院聯繫了。據說學校得知我父親去世的當天立即派人去請示,結果是省610辦公室不同意,理由是吳曉華在勞教期間。

在江氏獨裁政權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這三年多來,我姐多次被抓,經歷了強制洗腦、被打、被罵、被帶鐐、被灌食、被關小號、被用擦廁所的抹布及帶污血的衛生巾堵嘴、被強迫服用精神病治療藥物、被綁在床上電擊等許多毫無人性的殘酷折磨。即便如此,她一直用善心講真相。現在女教所也不想要吳曉華,說我姐不好對付。現在精神病院也改變了過去的迫害態度不想要吳曉華繼續呆在那裏了,說她是個很好的人,沒有精神病,他們已不再想拿吳曉華當精神病人來對付了,並希望她趕快走。他們希望吳曉華家屬接她走。但是吳曉華家屬即我姐夫卻受到610的威脅,不准他將我姐接出來。

現在母親非常不安,她說我父親去世時血糖值是18,突發心肌梗塞。而我姐吳曉華被迫害得現在血糖值是22-28,並且血壓很高,心臟也不好,極其擔心我姐的生命安全,希望我姐能趕快回家。

八月末在日本橫濱召開的第12屆世界精神醫學大會期間,我以我姐為例向參加大會的各國代表們呼籲:敦促中國政府停止濫用精神醫學迫害大法弟子,立即釋放吳曉華。

與此同時我們謹向世界上所有有正義感的媒體、團體、乃至個人呼籲:你們的一個關注的報導、一封信、一個電話、一個簽名,對那些仍在中國受迫害的千千萬萬個為堅持宇宙真理而付出的大法弟子都是一個極大的鼓勵。或許那些在殘酷的迫害下尚有一絲呼吸的他們為的是等待你們的一顆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