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第二勞教所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明慧網2002年9月17日】甘肅省第二勞教所於2001年2月份按照江XX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密令,即所謂的內傳批示政策,由女子大隊(內設一、二中隊)接收法輪功女學員,從此甘肅省第二勞教所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一、對法輪功人員進行24小時跟蹤式的監控

為了達到摧毀法輪功學員對大法的正信的目的,勞教所給每個法輪功學員配備一名"包夾人"(犯人),從生活、思想、行為上進行一對一跟蹤式的監控,不允許法輪功學員隨便說話,更不允許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法輪功學員走路、吃飯、上廁所、睡覺等都被專人跟著,按惡警的說法就是形影不離的進行監控。目的是不讓法輪功學員煉功、交流、洪法。如有煉功、交流、洪法的事出現,就對"包夾人"進行扣分。一次最高29分(延長勞教期限10天),少則10分。勞教所一直利用犯人的自私心理,搞得犯人人心惶惶。勞教所用這樣方法強迫犯人不擇手段地嚴密跟蹤監控法輪功學員的言行;勞教所還實行連坐制,就是監控犯人對應的是號頭(每個號室由警察指定的組長),號頭對應的是包組隊長(警察),警察對應的是中隊長,中隊長對應的是所長等。不管哪個組出現法輪功學員煉功等事時,上述人員層層扣分。犯人"包夾人"為了使自己的切身利益不受到損害,她們千方百計地按管教的「指示」對我們大法弟子從吃飯、上廁所、出工、「軍訓」、走路、睡覺等任何言行進行限制,連正常的說話也不許,沒有任何人權可言。

二、西峰大法弟子范俊草,59歲,從到勞教所的第一天開始(由平安台勞教所轉來)拒絕背"守則",就遭到體罰。當時是3月份,黃河邊晚上寒風刺骨。惡警不讓她睡覺,強迫她在室外從晚上9點半一直站到凌晨3點左右。有次一站就是通宵,這樣連續站了47天。就這樣,第二天她還要照常出工、被迫參加「軍訓」。但她卻顯得精力十分充沛,使全大隊的所有人員,包括管教都十分吃驚和敬佩,她理智地證實了大法,顯示了大法的無比威力,同時震懾了邪惡,後來管教也就不強迫她站了。

還有一次,管教強行給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摧殘,放惡毒謊言的錄像宣傳資料時,她站起來說"法輪大法好……"。她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包夾人"和身邊的犯人扭送到號室內。管教用電棒狠狠地電她的臀部和大腿,她被電得腿青一塊紫一塊。臀部被電得青紫腫痛,上廁所都無法蹲下來。後被雙手吊銬在1.8米高的鐵床架上,她的個頭僅1.4米左右,一銬就是7天7夜。她先後被同樣的方式吊銬過9次之多,有一次被吊了十幾天,銬子吊得勒進手腕的肉裏,血肉模糊。最後一次,惡警將她蹲式背銬8天,也就是把這個老太太的雙手背到身後,再讓她下蹲把雙手向左右兩側拉開比身體還寬一些的距離,將雙手相向扣在底層床架的低檔上,這樣只能非常吃力地蹲或跪在地上,無法站起來,惡警用這種酷刑動搖她對大法的正信,強迫她一蹲就是十幾個小時。

三、大法弟子劉文俞,她一進勞教所就抵制邪惡。為抗議非法關押,她連續幾次進行絕食抗議,有一次長達半月之久。惡警多次指使犯人進行強制灌食。後來用刷皮鞋油的刷子把柄撬開她的嘴,她每次都是滿口流血,喉嚨也被捅破。

四、2001年9月9日,全大隊全部大法弟子為維護大法,在院內進行了集體煉功,她們就立刻被犯人拳打腳踢的抬進號室內,隨之被惡警全部將雙手吊銬在床架上,同時惡警還把認為帶頭的大法弟子張芙蓉一人關進了禁閉室數天。

五、2001年12月31日,惡警在院內全體大隊大會上誹謗大法。此時何慧琴、翟鳳慈等數名大法弟子站起來高呼:"法輪大法好"。她們也被惡警用蹲式背銬數天,在迫害期間:不准她們閉眼,不准坐在地上,不准跪。

六、大法弟子劉小明,她於2001年3月份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她來時比較胖,但一看就是殘疾人,走路時一拐一拐的,或站在窗台前,一手扶住另一隻手才能吃飯。當天氣寒冷時,其他大法弟子被迫參加「軍訓」,她被強迫在室外站著。時間一長,她的手被凍僵了,上廁所連褲帶都解不開、繫不上,均要人幫;連這樣的殘疾人,管教還安排她出工幹活。她抗議非法關押,絕食6天,被惡警吊銬在床架子的最高處2天多。一次她念正法口訣,被罰銬一個星期。有的犯人同情地說:"連她這樣的人都不放過,太過份了。"

七、大法弟子王玉霞,西峰人,一天在院子裏幹活,突然被惡警王永紅命令犯人將她推到號室內,把她雙手背到身後,然後把她高吊掛在1.8米高的床架子上,使腳尖無法挨地,同時管教唆使犯人背地裏打罵她。有時她被打得很疼時大叫:"打人了。"惡警狂叫:"誰打你了,誰看見了,你說了算嗎?"

以上是甘肅省第二勞教所在江XX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密令下,對大法弟子進行的瘋狂迫害,犯下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