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研討會的提問中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一日】墨爾本是一個學術活動非常活躍的城市,經常有關於中國問題的研討會和報告會舉行,學員們發現在這些研討會後聽眾提問的時間講清真相是一個非常好的形式。

9月5日晚,由澳洲ABC電台主辦的亞太地區系列演講之一在墨爾本大學舉行,由來自新加坡國立大學的一名國際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做題為「中國的非常時刻」的演講。演講會由ABC電台的節目主持人主持,到場的聽眾有近500名。主持人一上來便宣布整個演講及演講後的提問和解答的實況錄音,將由ABC電台向全澳及亞太地區播出,同時錄音資料也將上到ABC網站。學員們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極好的講真相的機會。

演講結束以後,提問的聽眾在麥克風前排起了長隊。一名學員也站到了隊伍之中。

讓我們高興的是,由於以前的洪法和講清真相的基礎,在學員提問之前,一位女士(非法輪功學員)便問道,請問在一黨專制的國家,如何能保證法律的作用?比如中國政府對民運人士和法輪功成員的做法,就沒有遵守法律。主講的教授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有些模稜兩可。

輪到一位法輪功學員提問時,他很巧妙地引出了美國國會全票通過的對鎮壓法輪功的譴責議案,然後自然地談到了迫害的整體情況,接著再針對演講人在發言中談到的中國社會的道德危機說,我相信正是由於法輪功所提倡的「真善忍」有助於維護社會的和諧和穩定,美國國會才會支持法輪功。最後學員以幽默輕鬆的口吻提出他的問題:「如果您有機會向中國當權者進一言(whisper in their ears),您將給他們甚麼樣的建議?」

學員的話音剛落,聽眾席中立即爆發出友好的笑聲,演講人受到感染,也不無幽默地說:我看我不會有機會向他們進言──再說他們也不會聽我的。他說完這句話,聽眾席中的笑聲更響了,笑聲中既包含了人們對中國江獨裁政府一意孤行本性的了解和嘲笑,也包含了對提問學員的友好和支持。這時,那位教授終於態度明朗地說,一開始可能他們也沒想到會這樣,後來(這場鎮壓)確實走得太遠了,現在是騎虎難下了吧。

就這樣,不僅演講人、在場的聽眾都獲得了一次很好的了解真相、擺放位置的機會,而且演講會錄音在全國播出後,還會使更多的人受益。

也就是在這天晚上,我們了解到第二天墨爾本中國問題研究組還將舉行另一場研討會,由在中國呆了兩年多剛剛返回澳洲的《時代報》和《悉尼晨鋒報》的一名特約記者做題為「如何拼寫江XX?──再一次為澳洲人講述中國」的報告。

這位記者在報告中主要談到了作為一名外國駐京記者在中國工作的困難和尷尬:外國記者動不動就被視為特務,連在街上隨便採訪一個過路人都要報告,外國記者俱樂部被標為「非法組織」,唯一的新聞來源就是官方的新華社等等。

到了提問時間,因學員不太了解這位記者在中國呆了那麼久以後,受造謠宣傳的影響有多深,會不會對大法有負面的看法等,因此便以這樣的方式提問:「法輪功的問題在中國一直是個很敏感的問題,請問在中國政府對媒體控制那麼嚴密的情況下,你是通過甚麼樣的途徑發現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造謠的?」

這樣一問,所有的聽眾首先得到一個正面的印象:中國[江XX]政府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造謠。研討會上還有兩名來自中國大陸的研究人員,他們一直在饒有興趣地聽著在中國聽不到的這一切。

聽到學員這麼問,這位記者說,我也是一點點才知道的。然後他明確地說,駐京的外國記者們都反對中國[江XX]政府(對法輪功)的做法。不管法輪功成員信仰甚麼,都不應該那樣對待他們。

由於這位記者在澳洲讀者中很有聲望,他的話無疑對在場的聽眾起到了很好的影響作用。

利用這樣的機會講真相,聽眾是現成的,不用我們去找,而且由於是聽了報告以後提問,容易與報告的內容關聯起來,使提問有針對性,同時也使演講人和聽眾感到與學員之間沒有界線和距離,因此是一種很好的講清真相的方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