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是岸──記一次有意味的談話

【明慧網2002年8月8日】我是一名大陸弟子。我們這裏煉功點的建設起步較晚,正當洪法之事日漸起色的時候,邪惡便迫不及待地發動了這場迫害,所以我們這裏的煉功人較周邊縣市都較少。

對於我來說,還有一份在事業機關裏的工作,於是在相關各職能部門的眼中,我就成了「重點目標」。鎮裏的一位重要領導也被迫成了我的相關責任人(這一點我當初並不知情,因為誰也不願意當面明說)。在當初那個邪惡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恐怖環境下,我的存在於是乎也就與這位領導切身利益有直接關係。在後來的日子裏,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不是很順利,儘管我周圍的人都三緘其口裝成不知情的樣子,我總是受到一些莫明其妙的甚至是神經質的壓制,哪怕是工作上的事情有時也不敢用我了。由於我涉世未深,當初也不明白這是常人中的一種暗鬥手段,只是覺得事情有點詭秘,也就不了了之算了。再後來,我很久也沒看到這位領導露面,無意中才聽人說,這位領導到北京看病去了,是食道癌。單位裏有同事去北京看望過他,回來說這位領導花了很多很多的錢,人被折磨得不成樣子等等。我聯想到「報應」二字心有所感,但是心裏又不是很肯定。其實我過去一直很敬重這位領導的,當他病好以後又回來工作了,我們路上見了面卻似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隔膜與陌生感,大家誰也沒有說話便擦肩而過。說到此,這真是一個平淡而又平淡的故事了。

讓這個故事變得有意味起來是在最近。一次因為加班在外面吃工作餐,恰逢這位領導也趕上了。席間有位同事因受其提攜之恩對其自然是恭維一番,作為領導他也自然是謙虛兩句,但是忽然話峰一轉到我頭上了:「……他對我感恩有加,你恐怕對我印象就不太好了吧!」當時我全無準備,正在想如何回答,他又接著說:「我呀,現在盡做好事,有經費就給下面居民區修橋補路,上次……」於是我明白了,這定是北京的同修講清真相工作做得深入,才使他心有所知、身有所行。我想我也不用回答這個問題了,大家心有靈犀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8/25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