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幫助黑龍江省伊春市大法弟子汪志謙恢復自由

【明慧網2002年8月8日】老汪的故事,雖然已經過去很久了,但如今想起來,仍是那麼令人感動。請善良的人們關心老汪的處境,幫助他恢復自由。

1999年10月份,黑龍江省伊春市勞教所劫持了四名大法弟子,來自金山屯區的站長汪志謙,還有朱成新,秦躍明,陸誠林。他們是因為去政府部門上訪,要求釋放被無理抓走的學員而被勞教的。由於伊春市法輪功學員最多的地方就是金山屯區,所以,邪惡之徒首先就拿金山屯的大法弟子們下手了。由於政府無理抓人,老汪等幾十名大法弟子去政府上訪,政府的人要他們去信訪辦。他們從政府大樓出來的時候,110警車就已經開來了,一批警察拿著警棍對法輪功學員沒頭沒臉地大打出手,當時就血流遍地。但是,老汪等幾十名學員迎著警棍一直走到了信訪辦。信訪辦的人要求他們派幾個代表,老汪等四人作為代表進去,結果一進去就被抓了起來。

他們四個在金山屯看守所被警察毒打,但都沒有屈服。這時,電視台來錄像了,而且他們還被命令不准講話,金山屯公安局長領著一批惡狠狠的警察拿著警棍在一邊惡狠狠地看著。這時,身高一米八十多的陸誠林說話了:「我講兩句吧。」兇惡的局長警棍一指,不許講!陸誠林大聲地說:「死,我也要煉法輪功!」當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最窮凶極惡的警察也震驚得大張著嘴說不出話來。足足有半分鐘,那些邪惡之徒才回過神來,局長氣極敗壞地狂喊,帶走,都給我帶走!陸誠林在2001年春節的大年初五被灌食灌死。

由於當時全國性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剛剛開始不久,那些邪惡之徒對他們四個進行了非法公審。他們都被判一年半到兩年的勞教,被送到了伊春勞教所。後來,金山屯公安局覺得判的太輕,又到伊春勞教所接著毒打他們,編造出一些新的「罪證」,每個人都被加了一年。

邪惡的伊春勞教所是一所人間地獄,這裏面的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毒打,體罰,苦工,最殘忍的是所謂的「扣大棚」,就是把大法弟子反銬在椅子上,用塑料袋把他的頭扣住,幾分鐘也不讓喘氣。但即使這樣,它們也不能使大法弟子屈服,邪惡之徒簡直要發狂了。2000年夏天的時候,伊春勞教所為了達到所謂「轉化率」,越來越不擇手段了,大法弟子被毒打成了家常便飯。經常是管教領著一群犯人如一群惡狼一樣對一個大法弟子群毆,場面慘不忍睹。大法弟子被罰撅牆角經常是一夜又一夜。五十多歲的老汪也經常被犯人和管教毒打、體罰,由於老汪是站長,在大法弟子中比較有威望,因此,邪惡之徒就準備先從他那兒打開突破口。它們看毒打不起作用,就把老汪帶到三樓一個管教玩檯球的檯球室,用手銬子把他吊起來,只有腳尖著地。剛開始老汪把鞋墊在腳尖下,被一個管教發現後,飛起一腳把鞋踢飛。管教們在他身邊打檯球娛樂,而且還告訴他,甚麼時候想通了,甚麼時候放你。被吊起來的滋味很多同修都嘗過,多少人十分鐘就堅持不了了。可邪惡的管教們一直吊了老汪八個小時,一直到它們下班,並且告訴老汪,今天我們下班了,你好好想想,想不通明天接著吊你。

一連三天,每天八個多小時。老汪後來就甚麼也不想了,只是在頭腦中反覆地念真善忍,真善忍。後來奇蹟出現了,痛苦的感覺完全沒有了,好像身子輕飄飄的。有一個管教看他閉上眼睛了,推了他一下,老汪的身子悠盪了一下,睜開了眼睛。你怎麼了?管教問他。他說,我昏過去了。管教們有點害怕了,因為老汪畢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他們怕出人命擔負法律責任,就把他放回去集訓隊了。

剛放回去第二天,它們就又把老汪關進了嚴管。所謂嚴管,就是鐵籠子,站不直,躺不直,每天只有兩碗玉米粥的嚴管飯,本來就稀,而且它們故意做的更稀,跟水似的,能照出人影兒來。一直關了老汪十五天。

伊春勞教所對老汪害怕了,他們沒有別的辦法,就把老汪一直關在集訓隊裏,而且每過一個月就給他加三個月。除了老汪,還有因為不學習分類教材而被罰連站五天五夜不讓吃不讓喝的王新村,剛剛從黑龍江農業大學畢業的王長海,還有伊春市烏馬河區的退休幹部廉濤。他們四個,每過一個月就加三個月期,刑期越來越長,一直到最後被送到綏化勞教所。從此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

我和老汪在一起的時候,總看到犯人們嘲笑他,不許他說話,而且總用非常難聽的話罵他,但老汪讓我最驚嘆的地方在於不管甚麼情況,不管別人怎麼罵他,我從來沒有看到他的表情變過,他一直都是那麼平靜的神態,外在的一切污辱對他似乎沒有一絲觸動。真的,外在的一切似乎對他一點點的影響也沒有,不管甚麼時候,他都是那麼心平氣和。不管是勞教人員,是管教,是所長,還是省裏來的幹部,他對所有人說話態度都是一樣的,心平氣和。他的臉上,從來找不出半點氣恨或是高興的痕跡,別人和他有禮貌時他是那副樣子,別人氣急敗壞地罵他,他還是那副從容平靜的樣子,無喜無怒,更沒有絲毫的窘迫。有時候我看著他就在想,如果一個神到世間,一定就是他這個樣子。

後來,伊春勞教所開始了無休止的苦工,每天幹活到半夜,定額很高,質量要求也很高。大法弟子每天都挨打挨罵,吃不飽,睡不好,日子過的苦不堪言。有時候在去吃飯或出工的時候與集訓隊在走廊上擦肩而過,看到老汪,他依然是那麼平靜、從容的神態。老汪後來被送到綏化。

迫害仍在繼續。請善良的人們關心老汪的處境,幫助他恢復自由。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5/25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