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應該關注香港警方誣告法輪功學員的政治審判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很少有一次當庭對質能讓我們對雙方在具體問題上孰是孰非做出如此明確的判斷,很少有一次當庭對質能讓我們對雙方在道德價值上孰對孰錯做出如此黑白分明的區分。在香港當局誣告16位法輪功學員的政治審判中,雙方的是非對錯是如此一目了然。

也許更值得我們認真思考的是,為甚麼所有居住在香港的人、所有在香港經商的人、所有關懷人類道德前景的人,都應該把目光聚焦在這個政治審判上。

三月間,16位法輪功學員被控所謂的「阻街」和「襲警」,但證人的證詞和現場錄影都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們,是香港警察在阻擋街道並襲擊無辜民眾。這次誣告給當事的12位香港居民和4位瑞士公民以及他們的親友的生活造成困難,給他們的經濟造成負擔。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人單從這一點上都可以做出結論:對16位法輪功學員的起訴早就應該被取消。

但這次審判不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次警察誣告。觀察家都注意到這次審判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這個制度在名義上還應該在香港延續45年,可是來自江澤民集團的壓力卻在侵蝕著香港的自由傳統和司法公正。政治壓力正在加速「一國兩制」的瓦解,法制正在被專制所取代。

這將會造成甚麼後果呢?如果你沒有政治靠山,你將不被法律所保護。你的生意可以被任意罰款,你的財產可以被隨意剝奪,你的個人自由可以被無理侵犯。在這樣的社會,即使你今天覺得自己很安全,但明天你就可能成為專制的受害者。

向獨裁者屈服和獻媚絕不是保持長久繁榮的公式。把江澤民的迫害運動通過這次政治審判邀請到香港,勢必會給香港的歷史留下卑污的一頁,也勢必會損害香港的國際形像。法制的喪失帶來的將是社會的不穩定、投資的轉移、繁榮的消失。如果我們對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切割香港的自由和公正表示沉默,那麼最終受到傷害的將是整個香港社會。

但這次審判還不僅僅是對香港「一國兩制」的傷害,它更是對真、善、忍普世原則的侵犯。這16位人士是義務地在為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和平請願,他們的所為發自他們的良知。他們和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努力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煉自己。他們的行為被這個原則所指引,而這正是獨裁者江澤民極為驚恐並竭力反對的。

看一看江澤民三年來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我們會被他的惡毒所震驚。在大陸,如果一個人把這三個字:真、善、忍,寫在一塊布上並當眾舉起來,那麼如果他是個外國人,他將被驅逐出境;如果他是中國人,他將被毆打、監禁、酷刑折磨、甚至虐殺。世界上還有哪個政治勢力把這三個字:真、善、忍,作為有危險性的標語?世界上還有哪個獨裁者一聽到、看到這三個字就會發抖、發狂?在一個有著13億人口的國家,獨裁者在命令警察對信仰真、善、忍原則的人「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難道這不是對世界上所有人的道德良知的蔑視和侮辱?

當這16位法輪功學員在抗議大陸獨裁者對無辜民眾的虐殺、對真、善、忍普世原則的踐踏時,香港的警察--被納稅人養活的所謂的執法者,卻在獨裁者的壓力下對這16位和平、無私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打壓和誣告,他們是不是在助紂為虐?是不是在幫助虐殺無辜?當香港法庭對這16位無辜法輪功學員進行政治審判並明目張膽地偏袒誣告者的時候,這是不是在和獨裁者一同侵犯真、善、忍的原則?是不是在和獨裁者一同嘲諷文明世界的道德良知?

歷史上有很多政治強權迫害無辜好人的例子,在每一個例子中,隨之而來的是整個地區乃至世界付出巨大的代價。我們希望香港不要成為這樣一個例子。

香港的審判結果將會產生巨大而久遠的迴響。對於任何有良知和理智的人,是非對錯不言自明。對於所有香港公民,保護法輪功學員免於政治迫害就是在保護香港所有人的利益。對於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保護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就是保護人類未來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