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被電擊和強迫服藥的經歷

【明慧網2002年8月30日】99年7.20後,江澤民集團迫害、誹謗大法,我的家人也深受謊言毒害。

99年7月底8月初,我父親、三爺,還有一個本族的人,開一輛白色麵包車到我暫住的親戚家,騙我說在某市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要我去。我絕沒有想到我的親人們會合伙騙我去精神病院。在大陸媒體謊言的毒害下,他們做出這樣可怕的事。

路上我父親他們三人在一家餐館叫了一個柴魚湯,後來想起來真不知他們當時還怎麼吃得有滋有味?不知為甚麼,我當時無心吃飯。

他們把車開進精神病院,我當時只看到了醫生、護士,認為他們是帶我去見一個住院的有權力的人,好幫我找工作。直到我看見鐵柵門,才猛醒過來,推開想騙我進鐵柵門的護士,往回跑,打開車門,從三爺手中搶過我的皮包(皮包裏有全套的大法書籍),這時父親從後面趕來攔腰抱住我,從鐵柵門後面也出來幾個精神病人,在護士的指揮下,把我抬進去了。

我無法訴說我當時的痛苦,我的父親說我煉功得了精神病,花錢進精神病院是為了挽救我,為了我好,大陸喉舌媒體的謊言使他喪失了理智。

醫生說為了確診而與我談話,我明確地答覆了他的所有提問,思維清晰。最後他卻自欺欺人地說我有輕度精神病。

由於我強烈抗議,在後來的9天中我大約有一半的時間被綁在床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曾昏倒在廁所一次,每天強迫吃藥、輸液。被電擊過一次,當時我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才慢慢恢復,記憶起電擊前的情景。

在精神病院我時時感覺痛不欲生。這種痛苦不是肉體上的痛苦,而是在看到世人在江澤民的欺騙宣傳下靈魂被扭曲到這種可怕的程度,我心裏對這一切近似絕望地痛苦。後來醫院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去了。

我在精神病院被關了9天,我一直都不願意回憶這9天。今天,得知世界精神病學大會將討論要求中國江澤民政府停止濫用精神病學,我將以上經歷寫出來,以供參考。

2001年夏天,在市610的騷擾和株連政策的恐嚇下,父親怕自己的生意受損失,與610合謀把我綁架進了洗腦班。

雖然父親做了這些愚蠢的事,但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才是造成我遭受迫害的根本原因,也是扭曲父親靈魂的根本原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