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快講》有感:我向世人講真相的經歷


【明慧網2002年8月25日】我想向同修們談一下我對講真相的體悟及我講真相的經歷。讀完師父2002年8月21日的新經文《快講》,我想每一位精進的同修都會精神為之一震,一種強烈的緊迫感油然而生。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有這樣一句話:「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亂法爛鬼用謊言毒害了無數眾生,目的就是想毀滅眾生、毀滅人類。大法徒們每向一人講清真相就是挽救了一個人的生命甚至很可能是一個神的生命乃至一個龐大天體無數眾生的生命啊。師父在最近幾次講法中已經講的很明瞭,這一次又用一首詩的形式再一次強調了講真相的緊迫與重要。

剛走出來助師正法不久,我因向單位及上級公安機關寫信講法輪功遭誹謗、受迫害等真相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裏依然堅持打坐煉功,在牆上寫上「真、善、忍」,並向近20位被關在那裏的人講清真相,並把我的一些物品送給他們中一些人。其中一個人後來費盡周折找到我,表示想學《轉法輪》,並講述了一位後被綁架進去的同修因承認牆上的「真、善、忍」是他所寫而被警察指派的流氓毆打。他自己也因為保護這位大法弟子被戴上腳鐐多關了許多天。當時我的《轉法輪》被警方非法搜家時搜走,便送給他其他幾本大法書籍讓他先好好學著。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後,我與原來單位的一些同修用書信的形式向搜集到的地址寄去真相材料,或向自己的親朋、好友、同學等人直接用自己修煉大法以來身心受益的例子、以及僅因為為大法說了幾句公道話就遭到江氏集團迫害的例子講述「法輪大法好」及大法遭惡勢力迫害的真相。記得2001年除夕那天天色已晚,我還在街上忙著把手中的最後幾封真相材料投進郵筒。

後來我算了一筆帳:我幾個月來才發了500封信左右,而中國大陸有那麼多人受江氏集團操縱的新聞媒體散布的謊言毒害,這幾百封信太微不足道了。轉念又一想,假如每個同修每人向100人講清真相,切不說一億同修,100萬同修就能向一億人講清真相;若每人發出1000份真相材料,就會有10億份真相材料在大陸流傳。若每人發出10000份呢?正因為有了想大量救度眾生的一念,才有了以下師尊的安排。

後來我堅決抵制當地公安及單位領導繼續無理迫害與糾纏,被迫離開了家人朋友同事流離失所。原來對上網一竅不通的我在流浪的第一站── 一位不修煉的外地朋友那裏當天就學會了上網,並於當晚在幾個辱罵大法、辱罵師父的官方網站上貼上許多真相材料,迫使那些網頁被迫自行撤消廢除。幾天後那位朋友告訴了我一個網頁的網址。我便開始用英文、用詩歌、用我能搜集到的明慧網上的文章開始了長達近十個月的大幅度講真相。記得有一次在大街上與那位不修煉的朋友在街上走,一抬頭看到一家網吧,便招呼他說:去網吧揭露江澤民!進了網吧隨即在數秒中便把明慧網的那篇揭露江澤民十大罪狀的文章貼在那個網頁上,一個星期後去上網發現還在那裏,這篇文章先後出現在網頁上的總時間長達近一月之久。當時常常夜很晚了我還守在機器前,貼上的真相材料剛被刪除就馬上再次貼上,就像美國作家塞林格筆下的麥田裏的守望者那樣守望著那些真相材料,祈盼著有緣人、有希望得救者、被謊言矇蔽者快快閱讀到這些材料,不要再被邪惡矇蔽。在近300個日子裏幾乎每天都可在那網頁上見到我貼上去的明慧網的文章或其他真相材料。

在長達近十個月的講真相中成千上萬人明白了真相。以至一些壞人或網絡特務想對大法做點污衊誹謗的攻擊都很難得逞,即便是他們也是我要盡力救度的對像,除個別被官方媒體毒害太深者,對大法有敵意者是極少數,不少有正念的常人都在網上打上同情支持的話語,令人感動。不過達到這一步也是不容易的,有時由於自己的層次有限,有常人心在,面對無理的指責與謾罵也曾有生氣的時候,不過經過反覆通讀《轉法輪》,逐漸做的越來越好。

除了在網絡上講真相外,我還向我流浪中所教過的150位中學學生與成人學生直接講真相。記得我在課堂上剛提到法輪功三個字,就有一個學習很好卻受了謊言矇蔽的孩子脫口而出,說了不好的話。經過我給他們講真相,又是這位孩子大聲說:法輪功其實是讓人做好人。明白了真相的孩子們還圍著我說要向我學法輪功。由於我對他們很好,常義務為他們補習功課,當校方知道此事要我離開學校時,很多孩子淚流滿面哭著不讓我走。其中一個班的班主任向全班同學說:「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為我們尊敬的老師送行!」我是在孩子們的哭聲與掌聲中離開了那所學校的。我從這些純真的孩子們的表現中清楚地知道他們因為明白了真相而真正擁有了未來!

有一次向人才市場宿舍裏的同屋人(先後有7人左右)講真相,並給他們看了大法書籍,其中一人讀完了《轉法輪》,自言受益匪淺。臨走時他們與我熱情握手道別。我把一本《轉法輪》送給了一位外邊新認識的有緣人,並請她回去好好一次性讀完並轉告她家人朋友大法受迫害的真相,並讓她轉告她那位當警察的朋友善惡有報的道理,別再迫害大法了。她一定要請我去飯館吃了頓豐盛的晚餐才與我道別。

再後來幫忙一位美國人去醫院看病時用英語講真相,使她很快明白了法輪功是受迫害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天安門自焚的不是法輪功學員,是江氏集團製造的偽案等等。臨分手時她握著我的手連聲感謝我的幫助。

我還利用坐出租車的機會向司機講真相,在朋友與熟人家裏直接講真相,給朋友打電話講真相。這幾個月以來我主要是通過發E-mail的形式向數千人發出真相材料。目前我又給自己規定了每月發真相材料的新計劃。

記得《辛德勒名單》中用自己的財力與智慧救了1100多名猶太人性命的辛德勒很後悔地講過這樣一句話:「我本可以再多救幾個,本可以再多救幾個。」辛德勒畢竟還是一個常人,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呀,我們又怎能不做得更好呢,希望我們不至於有一天也這樣說:我本可以再多救幾個,本可以再多救幾個。

師尊為甚麼寫這首詩?我的理解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一些同修一直沒認識到講真相的重要性,沒有全力去做,現在正法的進程很快,再不用心全力去做恐怕結果不只是常人的後悔與遺憾的問題,也許失去的是永遠都不會再有的。

以上是自己講真相方面的一些經歷與感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