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講清真相的一點反思

【明慧網2002年7月7日】快三年了,有一個讓我們當地媒體小組一直覺得很困惑的問題在於,為甚麼法輪功正面的報導很難見諸於當地一家全國性大報,與他們的記者、編輯也很難打上個人的交道;而地區性的報紙就相對容易得多,建立長期的個人關係也顯得容易的多。難道這僅僅是因為大報記者「悟性差」,「難度化」或者是舊勢力的阻擋嗎?

其實修煉中講一個「向內找」,還有就是「凡事要先考慮別人」,常人中也講一個「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或許是因為我們講的真相不到位,不是那家大報所希望登載的?我們仔細的讀一讀這兩份報紙,比較之下過去講真相的單一和片面就一目了然了。

做為全國性,乃至全球性大報而言,它的定位和著眼點應該是強調一個全球性戰略,全球性政治、經濟格局的制衡。從主編、責任編輯到記者,從上到下都是在儘量體現這一定位。一位記者也曾經坦言,「人權迫害每天都發生,世界各地都有,為甚麼法輪功就那麼特殊,我們非要報不可呢?這件事到底對世界整個的格局意味著甚麼?如果單單是迫害的新聞,對不起,我不能報,因為新聞每天鋪天蓋地,如果發掘不出背後的更深層的意義──行話叫新聞眼,我要報就得被編輯認為不合格了。」我知道這一思想在海外很有代表性。

可見我們沒有講清這方面的真相。

其實法中都有。

鎮壓剛開始時,師父在「我的一點感想」中就已經提到了一點:「說心裏話,‘法輪功’的學員,他們也是修煉中的人,還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不知他們還會忍多長時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如果我們都動了真念,說不再發自內心地想繼續救度眾生,這些能量都收回來的話,從常人角度講,如果真的像某些常人建議的那樣,我們不再本著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的原則(當然這不可能),把他們都放棄了的話,那麼,人類社會將會怎樣呢?從在中國目前經濟空殼、政治僵化、文化沙漠、生態崩潰的情況下,法輪功的真善忍的信仰真真正正是這個社會能夠賴以維繫的唯一支柱。

這些的的確確是我們應該講清的真相。那麼我們怎樣能用常人能理解的方式講清對法輪功的鎮壓是「人卻為了私慾破壞宇宙給予人類的這最後的希望」,它對中國的未來意味著甚麼,對世界的格局意味著甚麼,這是至關重要的。如果能講清這點的話,我想就不是記者們報不報導我們的問題了,因為這些真知灼見是非常切合他們的辦報宗旨的,也真的是困擾常人社會的癥結。

還有一點有關係的而且應該引起我們反思的現象在於,除了迫害真相在人類社會的表現必須講清、我們也一直比較重視去講之外,近三年來,發生在中國的鎮壓到底和世界上每個人有甚麼關係,我們沒有講清這方面的真相,使得很多海外的媒體、政府和公眾很難看到千里以外發生的鎮壓與他們有甚麼實質的關係。出於迎合讀者的考慮,他們就會善意地建議我們要「當地化」、「國內化」,比如側重於講在海外發生的迫害和騷擾。從法上講,我個人理解這恰恰是我們沒能從常人角度講出、全面講清真相的結果:為甚麼在中國發生的迫害對全世界都是至關重要的。

由於停留和自我限定在同一層次真相中(人權迫害),我們只能從數量和(這個空間的)區域範圍上拉近這一迫害與人的距離,而不是從深層次上、從人的內心開啟人的覺悟。這就有點像「向外找」, 而不是「向內修」了。是否存在由於這一認識上的不足,導致了邪惡鑽空子的可能?「你不是要‘當地化’,‘國內化’嗎,好,那就在海外也來個迫害。」以至於這種情況越演越烈,從日常化的騷擾,到首惡流竄德國,到東歐,到冰島,到香港,甚至還膽敢來美國了。走到哪,把災禍帶到哪。

我們如何真正儘快全面地、過細過密地講清真相,直接關係到作為大法弟子整體能夠徹底否定邪惡的安排,迫在眉睫。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03.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