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大法弟子被綁架、毒打和勒索的案例

【明慧網2002年7月13日】梁井禮,家住大慶市肇州縣朝陽鄉永強村。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上訪,被惡警抓到省體育館。放出後,我們又去北京上訪,在回來的途中,被天津的警察抓住,把我們帶到天津公安分局審訊幾個小時才把我們放了。99年9月24日我在家中正幹活,被朝陽鄉派出所所長惡警高友騙到朝陽溝公安分局。局長劉丕仁用皮鞋猛踹我的胸部,又踢我的下頦,毒打之後,把我送到肇州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99年10月22日我們再次進京上訪,惡警知道後坐飛機上京抓我們。我們被帶回後,先拘留十五天,又轉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受到惡警及犯人們的兇狠毒打幾個小時,嘴裏的肉都被打爛了。直到12月1日才被放回。他們還迫使我的家人交了1000元的保證金。

2000年6月21日我再次進京上訪,被惡警高友抓回,在車上他瘋狂地罵師父、罵大法、罵我們。他把我們帶到朝陽溝派出所,我們村的支部書記劉丕華兇狠地打了我三十多個耳光,然後我被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在那裏我們被帶上腳鐐。有的同修被惡警用三角皮帶製成的工具打得鮮血淋淋,又被帶上幾十斤重的夾脖、雙手被手銬銬上,再讓犯人打他們。後來又把我們強行送到洗腦班。因我們不屈服,惡警董大平在洗腦班當即宣布給我們勞教,並遊街示眾後將我們送回縣看守所關押,幾天後送到大慶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裏我們更是苦不堪言,九死一生。惡警馮喜(打死大法弟子王斌的兇手)告訴犯人打我們,強迫我們進行超體力勞動。我的腿被折磨得走路一拐一拐的,腳趾甲蓋兒被磨掉了四個,它還強迫我每天挑土。惡警還給我們上繩進行酷刑折磨;還在冬天把我們扒光衣服綁在曬衣服的架子上凍了一個多小時。

7月17日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勞教所將我們釋放,可是朝陽鄉的惡警卻把我送到縣拘留所繼續非法收容。8月18日我們趁幹活之際,逃離拘留所,肇州縣公安局組織上百名惡警到處捉我們。9月24日我在北京車站被抓,高友把我押回後,送到拘留所裏繼續迫害,在我們的強烈要求與家人的共同努力下,12月19日我才被釋放。

王鳳蓮,女,50歲,大慶採油二廠農工商職工,家住採油二廠。2000年4月14日因依法進京上訪被勝利派出所送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0天,並強行扣押金5000元,還有1000元交610辦公室作罰款。等孩子上學沒錢交學費時我找他們要保證金,他們不但不給,惡警於長軍還辱罵。單位也不給開工資(半年)。2000年6月18日參加集體煉功被市公安局和勝利派出所送到肇源縣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天,又轉到大慶市紅崗區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並受到勝利派出所查材森、於長軍的侮辱、體罰和毆打。回來後經常打電話到家裏進行騷擾、監視居住,沒有人身自由。2000年4月被二廠農工商勒索1000元交「610」辦公室作罰款。2000年6月被肇源縣看守所勒索400元;2000年8月被紅崗區拘留所勒索175元。

李秀凡,女,家住大慶市肇州縣小農場。自99年7月20日以後,農場領導朱寶庫三天兩頭就到我家惡狠狠地指責謾罵我,並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有時還動手打,問我們還煉不煉功。因為我們說煉,就把我們關進學校,不讓我們回家吃飯。後來又強行辦洗腦班。由於我兒子不配合他們那些惡人,他們就把我兒子抓到監獄裏非法關押了26天。一個月後,法院又傳我兒子以阻礙公務罪為藉口,逼著我兒子交罰款。過後仍然限制我們自由,不准我們隨便外出走親訪友。做好人還被限制,壞人管好人,這就是當今的世道。被農場的朱寶庫勒索1830元。

張義福,男,32歲,家住大慶市肇州小農場。自99年7月20日以後,農場惡人朱寶庫陰陽怪氣地挨個煉法輪功的人家竄,威逼、恐嚇、謾罵我們,如煉下去,就如何如何。搜書、毀書、監控、限制我們自由來往。接著又把我們關到一個學校裏,不讓回家吃飯。而且被徐志剛拽著頭髮毒打,打得在地上打滾,然後又辦洗腦班,不把我們當人看。不讓我們睡覺,發現睡覺就打,不擇手段地折磨我們。2000年進京證實大法,只因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被延清縣看守所惡警拳打腳踢,打得鼻青臉腫。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2/24368.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