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氣的母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9日】我是一名河北大法弟子。2000年底丈夫用各種方式逼迫我放棄大法修煉未能達到目的,便要求離婚。在這個過程中,母親始終站在我這邊支持我,多次回絕了丈夫無理的要求,並向眾多親友講真相。母親對我說:「我知道這幾年經過磨煉,你成熟了。我知道哪個好,哪個壞,這個人沒有福分擁有你,唉!」離婚後,我和母親住在一起,母親幫我整理、保護大法傳單,有時還發真相傳單,粘貼不乾膠。

2001年單位企圖將我騙到洗腦班,母親向單位領導講著真相,幫我離開了家。事後單位領導多次到家裏騷擾,每次母親都跟他們據理力爭,後來單位領導到我們家對我母親總是客客氣氣,說:「我們也沒有辦法,上面壓著我們,我們也知道不是她給我們找麻煩,是我們給你們找麻煩。」為了解決生活問題,我找了個臨時班,可是還沒有上一個月,就被單位、單位上級主管部門、610、派出所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強行將我綁架到洗腦班。母親知道後,打電話質問單位領導為甚麼如此無法無天、膽大妄為。她找到洗腦班,譴責「610」的人說:「我孩子犯了甚麼法,你們這樣對待她,放著壞人不抓,抓好人,我孩子要在這出了甚麼事,我和你們沒完。」並利用看我的機會,給我傳遞經文,並把我們被抓的真相傳遞出去,當地學員得到了消息後,廣泛散發,並在洗腦班附近粘貼不乾膠,有力地震懾了邪惡。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堅決抵制他們的強制洗腦,徹底粉碎了他們的企圖,不法之徒們說我擾亂了甚麼學校的課堂秩序,把我非法關押進了第二看守所(拘留所)。在這期間,母親經常給我們傳送經文和資料,這樣我們都能及時看到師父的講法,都能跟上正法進程。

一個月後,我在所裏因證實大法被帶上了背銬,後又改為前銬。看守所為了讓我承認「錯誤」,不讓我的家屬看望,不給我摘銬。但是看到我們幾個大法弟子給那些短期拘留人員講為甚麼遭受如此對待時,他們只好讓母親接見我並讓她勸我變相地寫幾句就行了,帶著手銬多受罪。母親並沒有說多少勸說的話,只是一見到我就哭了。我一邊勸慰著母親一邊跟母親講著事實真相。母親聽後,面對我和那兩位管教說話時,暗示他們沒有人性,太壞了。她看到我越來越瘦,趕緊跑到所外給我買了吃的。後來我們幾個同修都悟到不能在這裏再消極地承受,我們沒有罪,應無條件釋放。在我們的要求沒有答覆的情況下,我們開始絕食抗議。母親得到消息後早晨起來就把弟弟家的孩子託付給別人照料,從上午八點一直到下午四點多在所裏追著所長要人,並義正詞嚴地說:「我的孩子沒有違法,憑甚麼關押她,你們不能給她灌食。別看我現在怎麼不著你們,如果出了事,你們哪一個也跑不了。……」所長沒有辦法只好光躲著我母親,他們沒有敢過分迫害我,母親又加緊找人說明情況,第二天他們就釋放了我。母親接我那天,所長一見到我母親趕緊給她道歉:他也沒有辦法,他得吃飯等等。後又對我父親說:你家屬真厲害。從這件事中,父親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再給他真相材料時,他也看了。只是說:「小心著點吧!」

在我釋放不長時間,單位、派出所又想把我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因為那天我沒在家,所以不法之徒沒得逞。母親一見派出所、單位又來找我,就急了:「還有完吧?還有完吧?上次差點把孩子弄死,我還沒找你們呢,她身體剛好一點,你們又來迫害她,還讓人活吧!?……」他們一見母親堅決站在門口不讓他們進去,就走了。後來聽說又去了四輛車抓我。我流離失所後,母親多次阻擋單位上門來騷擾,並叮囑我一定要小心,不要讓他們抓住,並不時地整點發正念。今年單位又來騷擾,母親對他們說:「不知道她在哪,出去打工了,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怎麼了?這個功法就是好。」單位上級領導騙我媽說他們是為安排我的工作而來的。母親說:「你把我當三歲的小孩那麼好騙?你們上次像土匪一樣綁架她到洗腦班又送到拘留所迫害,孩子差點被折磨死,我問你們時,你們誰給我解釋了?誰看過她?問過她?你們還不是為了你們的烏紗帽嗎?你們迫害好人,一個個的快遭報了,以後不要到我們家來了,出去!」這時弟弟在另一屋聽到他們嚷嚷也出來了,對那位局長說:「請你們出去,我們家不歡迎你們。」弟媳也出來想說他們,見他們走了就對母親說:「我一聽他們又來了,就趕緊穿衣服要出來和他們說理,以後他們再來,我就對他們不客氣了。」從那以後那幾個當官的再也沒有去過我家,只是換了一個人,偶爾過來問一問我在不在家,母親看他還有些善念有時就給他講講大法怎麼好,善惡有報的事。

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修去辦事,回來時被便衣跟蹤到了妹妹家,便衣叫來了派出所的人,我被困在她家(7樓)呆了一夜,他們要妹妹開門,妹妹對他們進行了堅決的抵制,並對我說:「你放心,我不會給他們開門。」當我決定順7樓排水管道爬下去時,妹妹說:「不行,要是掉下去,會把你摔死的。」我說:「沒事,我不會摔著的。」 她還是怕我摔死就是不讓我下去,在她打電話叫人時,我順著排水管道安全地下來了,並翻過牆頭到了另一家屬院。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事後,妹妹後怕,母親說:「別怕他們,越怕他們,他們會得寸進尺,你做的很好,他們說不讓你丈夫上班了,他們說了不算,……」

有一位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又擺脫叛徒的圍攻,從家中跑出來。母親給她找房子,照顧她。在她又一次被抓後,把她沒有發完的真相資料轉移給了其他同修,並把她的行李妥善保管。就這樣母親用她的浩然正氣保護著我們,還經常給那些認識的人講真相,看到有人不理解時,母親給他們打比方,看到大法真相傳單就給別人看。在她的影響下,我家裏的人也都用他們的方式保護著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